加強長者牙科服務

4/12/2015 信報

 

最新一份《施政報告》將於下月出爐,筆者將一連四周探討香港壎芶@理服務的發展,並提出相關建議。

政府統計處曾於9月發表最新一套人口推算數字,指現時本港65歲及以上人口為15%,到2044年,比例將大幅增至31%,預計人口老化同時會令長者護理服務的需求持續上升。

今年6月,傳媒揭發有護老院涉嫌虐老,令社會再次關注安老院舍的服務質素。現時,資助式安老院舍求過於供,一般情況下,長者須輪候大約3年才能入住。儘管如此,私人院舍的空置率卻依然偏高,證明大眾確能分辨政府資助院舍與私人院舍的服務質素差異。

誠然,現行的《安老院條例》從1996年實施至今,從未作出任何檢討和修訂,法例內容與時代步伐脫節,例如每名住客的最低人均樓面淨面積只需6.5平方米,如此有限的活動空間,不但影響長者的生活質素,也會有損健康。此外,條例也沒有強制規定院舍須要聘請護士,只列明每60名住客須有一名護士或保健員照顧,因此大部分院舍只會選擇薪金較低的保健員代替護士。事實上,院舍職員不時要為長者提供專業的護理服務,例如插喉或施藥,一般保健員缺乏相關知識和訓練,這無可避免地影響院舍的整體服務質素,意外風險相應增加。

審計署報告曾指社署的監管和執法過於寬鬆,每年平均雖然發出3000多封勸喻信,但提出檢控的個案只有10多宗;社署也沒有適時到風險較高的安老院舍巡查,做法為人詬病。

翻查資料,現時全港只有40間院舍以自願性質參與「香港安老院舍評審計劃」及獲得認證。筆者認為,政府應扮演推動者的角色鼓勵安老院舍接受評核,甚或把認證資歷作為牌照批核的門檻,確保院舍質素與國際標準接軌。

隨蚋敻欓鴔猼熄i步,安老院舍有必要增加專職醫療人員的數目,從而改善復康護理服務,提升長者晚年的生活質素。就此,政府當局必須立即全面審核過時制度,制訂合適的標準,提供優質的住宿環境讓長者安居終老。

筆者亦非常關注長者的口腔健康,由於牙齒健康與人體消化系統息息相關,長遠會直接影響整體健康,若政府在長者牙科服務上撥發更多資源,絕對是一項預防性措施,可以紓緩長期護理服務的需求壓力。

上月筆者與敬老權益關注組會面,該團體認為現時牙科支援服務不足,全港只有11間政府牙科診所,診症名額有限,長者經常須要跨區求診;而門診服務只限於脫牙和止痛,其他全面服務例如定期檢查、洗牙、補牙、鑲牙等一概欠奉。

政府雖然把醫療券金額增至每年2000元,累積總額不超過4000元,但長者年老多病,且私人牙科服務昂貴,只能有限度資助長者接受牙科治療。筆者建議醫療券累積金額不設上限,讓長者可更靈活善用資助,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服務。

老人家年輕時沒有保護牙齒的概念,以致今天備受各種牙患困擾。政府應正視牙齒健康對長者綜合性健康的影響,增撥資源人手,每區最少開設一間牙科診所,方便為當區長者提供適切服務;同時也可考慮增設流動牙科車,為行動不便的長者提供一般牙科服務。面對人口老化的趨勢,政府不能以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方法處理問題,必須倡議一套全面的安老服務措施和機制,同時改變社會對安老服務的觀感,鼓勵年輕人投身行業,以維持長期照顧服務的持續發展。

 
更新日期: 2015-12-04
 

 

2015-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