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捐贈須從教育入手

23/10/2015 信報

 

近日,一名嚴重肺血壓高的19歲少女因等不到合適的屍肺移植而不幸病逝,筆者對此感到十分婉惜,事件再次引起各界對本港器官捐贈率的關注。據醫院管理局的統計資料顯示,截至2014年年底,等候器官移植的人數達2578人,而每年約有80至120名腦幹死亡的個案為可考慮作器官移植,但因部分家人不願意捐出親人器官,以致當中只有約45至50人成功捐贈。

香港一直採用「願意捐贈為本」(opt-in)制度,局方則呼籲市民主動填寫器官捐贈卡或到壎芵p設立的「中央器官捐贈登記名冊」登記。縱然壎芵p調查指全港約65%市民願意於離世後捐出器官,但據資料所示,香港的器官捐贈數量遠低於多個歐美國家。

各地政府為提高器官捐贈率,轉行實施「不願意捐贈為本」(opt-out)制度,亦即只要市民沒有於生前反對捐出器官,死後其器官便可作移植。早前,食物及壎竻膚蔽灠炙瓣憟蝒磳雱膜閬雪N仿效該項做法,以解決香港長久以來缺乏器官捐贈數量的問題。此話一出,頓時惹來公眾爭議,認為有關做法剝奪人權,猶如要市民強制「捐贈」器官,可見有關概念在香港仍未成熟。

筆者認為,雖然香港乃中西文化擊E之地,但華人傳統思想依然根深柢固,不少市民、特別是年長一輩,仍然對有關做法表現抗拒。某程度上,本港低器官捐贈率已反映大眾對行動的接受能力,倘若政府未能在社會取得共識前便倉卒推行法例,恐怕適得其反,影響市民對器官捐贈運動的支持。實際上,部分實施行opt-out模式的國家如新加坡,其器官捐贈率亦沒有顯著增加,證明兩者並無必然關係;再者,即使有關政策獲得通過,拒絕捐贈器官的市民仍然會主動退出計劃,或其家人依然擁有捐贈與否的決定權,反而令市民對政府反感,衍生更多社會問題。

針對此項問題,從教育入手改變傳統觀念,才是治本之策。筆者曾與多位朋友談及器官捐贈一事,發現他們聽後也耍手擰頭,更有人擔心捐贈會影響遺容。事實上,醫護人員會妥善縫合手術切口,遺體的外觀一般也不會受損,並會保持原狀。

有見及此,政府應透過不同渠道,讓整體社會接觸及了解器官捐贈的意義,乃可為別人帶來重生的機會。現時政府於推動器官捐贈運動的教育和宣傳未見有很大參與,建議有關當局擴大宣傳幅度,向社會各界明確表達器官捐贈的必要性。例如,可多到各大院校和公司機構舉辦講座,以輕鬆及有趣的形式進行生命教育及宣揚訊息;同時亦鼓勵他們積極傳遞捐贈訊息予家人和朋友,以改變更多市民的觀念。除此以外,亦不妨主動接觸長者,詳細解釋捐贈步驟,邀請他們加入捐贈行列。

值得一提的是,現時本港只有9名器官捐贈聯絡主任,負責照顧全港42間醫院器官捐贈的聯絡事宜,實在不勝負荷,當局有必要撥放更多資源及增聘人手,以應付日益增加的需要。

還記得早十多年前,大多市民都不甚接受火葬儀式,可是時至今日,火葬已變得十分普遍,亦愈來愈多人選擇把骨灰撒於大海或紀念花園。

此外,中大醫學院亦表示,過往每年只收到約4至5具遺體捐贈作教學用途,到近年每年收到約80多具,認為是足夠教育及宣傳的成果。筆者深信只要通過長期教育,器官捐贈於不久的將來必能獲得廣泛接受。

 

 

 
更新日期: 2015-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