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早完善長期護理服務

24/4/2015 信報

 

面對人口老化,我們須要訂立一套完善及可持續的長遠護理服務政策,讓長者可按情況獲得適當的照顧,以達致「居家安老」的目標。然而,住宿照顧服務多年來都是供不應求。根據當局的資料顯示,資助長者長期護理服務中央輪候冊上約有3萬名申請人, 輪候時間一般約為20至30個月,情況極不理想。

為了紓緩這個情況,政府在2014年度《施政報告》提出由安老服務委員會研究住宿照顧服務券,並預留約8億元,作為支付未來3年的費用。服務券是由政府直接資助服務使用者而非服務提供者,以「錢跟人走」這項新的資助模式,讓合資格長者自行選擇切合個人需要的服務提供者、服務種類和服務組合。

最近,研究報告初步建議,服務券將按甲一買位院舍服務為標準,長者每月可兌現11685元甲一宿位的服務,並按能者自付原則,以「共同付款安排」分擔費用,入息及資產限額劃分為八級,付款金額按級數逐層遞增,全無入息及符合綜援資產上限的長者,將獲全額資助;較富有長者最多亦只須付七成半費用,這個模式無疑能確保公帑能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

然而,有關計劃是否能有效推行,還有很多地方須要改善及配合。首先,院舍質素是其中一個關鍵,我們知道雖然資助安老院舍輪候人數眾多,但私營安老院舍入住率僅約為70至80%,這是由於私營院舍質素參差的問題。

根據現時的條例,以不同形式津貼的院舍,包括「改善買位計劃」的私營安老院都必須符合《安老院條例》及相關的條款和規定。

問題是,多年來《安老院條例》的規定如人手編制、護理程序、院舍環境等一直過於寬鬆,未能妥善照顧居住安老院的長者;而且我們又常常聽到有個別院舍發生虐老、甚至因疏忽照顧而死亡等不幸事件,當中私營安老院舍的情況尤其嚴重。為了有效遏止院舍以惡劣手法經營,政府實應在推行住宿照顧服務券的同時,修改不合時宜的《安老院條例》,提高對人手編制、護理程序、起居照顧,以及監管的規定,從而提升院舍的護理質素和安全,增加長者入住這類院舍的信心。

此外,在質素保證及監管方面,研究報告初步建議引入監管機制,例如巡查、突擊檢查、審核紀錄和就投訴作出調查。不過,這些所謂監管措施,其實與現時一直沿用的方法無異,巡查監管制度形同虛設,檢控個案與真實情況南轅北轍,根本未能有效發揮監管作用。

筆者認為上述措施不但須要加強,同時亦應引入院舍評審計劃,有關計劃的評審標準涵蓋多方面的範疇,如院舍管治、風險管理、食物及安全環境、設施,再加上院舍的照顧流程,包括皮膚護理╱褥瘡預防、餵食、活動能力評估╱處理、藥物管理、感染控制、心理支援,甚至臨終及哀傷處理等,以較全面及客觀的方式審視院舍的質素。我知道有關計劃現時只屬自願性質,因此,希望當局能進一步推動全港院舍參與評審計劃,以改善院舍質素。

最後,有指住宿照顧服務券可能會令長者過早或不必要地入住院舍。其實,我們相信大部分長者都希望在自己熟悉的環境安享晚年,當局除了要為真正有住宿需要的長者提供更多宿位,同時也必須提供足夠的社區照顧服務予有能力在社區生活的長者。筆者建議當局應進一步擴闊社區照顧服務券的範疇,加強護理服務,如復康護理、健康諮詢、服用藥物指導等,以大大減慢長者身體機能下降的速度,讓他們繼續在熟悉的環境生活。

面對人口老化,完善的長期護理服務實政策實在十分重要,當局應確保各項措施互相配合、互補不足,方可對症下藥,避免資源錯配,達致「居家安老為本、院舍照顧為後援」的政策目的。

 
更新日期: 2015-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