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詢文件真的可創建健康未來?

 7/11/2005 信報

 

壎芮盓Q及食物局於七月份發表了《創設健康未來》諮詢文件,諮詢期已於十月底結束。諮詢文件所引發的公眾輿論似乎偏向細節性的技術探討,而忽略了政策制定的背後理念。過去三個月堙A公眾是否深切了解當中理念,並認為建基於該種理念的醫護改革能為香港創設健康未來?

偏重醫療工作發展

以「創設健康未來」為題的醫護改革報告書假定甚至肯定人口老化及身體功能慢性失常普及化,將導致未來醫療需求及治療資源成本大增,否定或忽略醫療需求可由及早加強預防和保健工作而被降低,再進一步否定了長者擁有健康晚年的可能性。在這個理念下,我們不難看出報告書所提出的方向,為什麼嚴重地偏重了治療工作的發展。

報告書還隱藏了第二個理念。由於治療工作將涉及永遠沒法解決的、龐大的資金來源問題,社會過往一直奉行的醫療壎芮盓Q主義(Socialized Health Care)無力承接未來需求,意味茪蝗褅敻躠擉t全盤承擔全民醫療需求的政策理念將有所改變。

醫療模式將必須透過革新,把社會負責維持市民健康的概念和全盤依賴政府提供服務的習慣,通過新的醫療收費方法,轉化為個人應付的責任及全民性的公民義務。 報告書試圖透過強調本港未來醫療壎耵A務需求及成本的遞增,為社會塑造一套全新的「健康乃個人責任」的價值觀,並把「能者多付」概念滲透社會,以改變醫療壎耵A務即社會福利的固有群眾意識形態。對此,公眾是否能接受及有足夠準備以迎接社會意識形態的徹底改變?

究竟當醫療服務由社會福利主義變成能者多付的個人責任時,香港市民是否能看到更健康的未來?

只為醫療融資鋪路

報告書雖以「創設健康未來」為題,但忽略了健康城市的原型建構是以預防性健康行為模式(Preventive Behavioral Model)為基礎,輔以全面性基層健康照顧(Primary Health Care)及正面健康服務概念(Positive Health Care Concept)而運作的。報告書只集中以治療性醫療服務模式(Treatment Oriented Biomedical Model)研究未來發展,其實是源自一種負面的健康服務概念(Negative Health Care Concept)的思維策略。

報告書又提出改善基層服務(Primary Care),以家庭醫生作為「社區健康監護人」。這個政策的「盲點」是把「治療疾病」視作「建構健康」,把基層服務及社區健康推向「醫療化」的模式(medicalization);將基層服務(Primary Care)變成基層醫療服務(Primary Medical Care),進一步忽略及扭曲了預防性健康行為模式及基層健康照顧的深層及正面意義。

試問這份只重「治病」而忽略「預防」的報告書又怎可建立有效的醫療壎耵A務系統,並為香港創設健康的未來?難免令人聯想到報告書只為醫療融資鋪路。

再者,這份報告書實在難以說服受是此改革影響最深和最長遠的中產人士支持;此批在社會經濟及勞動市場最活躍、付出最多,但受惠最少的階層,絕對有選擇權拒絕這種被動和消極的政策。

我們認為在以有限資源應付無限需求的大前提下,只有推行正面的健康服務模式—「全方位基層健康照顧」才可達致報告書提及所謂「社區健康監護人」的作用,以有效降低未來醫療需求,同時令市民自我創建健康未來。這服務模式亦可避免現時由政府倡議涉及的醫生單一壟斷和負擔過多醫療責任的欠平衡情況。

香港醫療體系必須以此基層健康照顧模式為中心,第二層及第三層醫療服務則圍繞此「社區健康監護人」運作,才能達致全面創建健康未來的理想。

違反世嶺痁頃狾

事實上,世界壎芠梒揭h年前已指出側重治療工作的健康服務模式已沒法解決現代社會所面臨的健康問題及疾病危機。

同時,該組織又大力倡議基層健康照顧模式為最有效及具可持續發展性的方法。

很可惜,「創設健康未來」醫護改革報告書的大方向均與世界壎芠梒揭h年前倡議的健康服務模式背道而馳,令我們感到非常失望。究竟諮詢文件是否真的為香港可創設健康未來?公眾必須對報告書的政策理念作出深思熟慮的探討。

 
更新日期: 2008-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