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訂機制規管各類美容服務

20/3/2015 信報

 

近年,醫學美容服務在香港以至世界各地日趨普及,醫療集團冒起,提供形形色色涉及醫療程序的美容服務,奈何現行法例卻又似乎未能有效監管該類服務,投訴亦不少,2012 年還發生多宗醫學美容事故,包括DR 毒針事件、注射美容針後出現敗血症、抽脂療程後昏迷終告不治等不幸事件。

根據消費者委員會的數字,2013 年接獲195 宗有關入侵性美容程序和涉及使用高能量光學儀器的美容程序的投訴,較2012年的178宗為多。在2013年接獲的投訴當中,39% 與服務質素有關、18%與安全事宜有關、16%則與服務提供者的銷售手法有關,以上問題引發公眾對收緊美容作業規管架構的訴求。

隨茯鴔牏曋s月異,美容服務及技術的發展十分迅速,無論是高風險的醫學美容服務或傳統式較低風險的美容服務,均須不同程度的監管,筆者認為可從服務地點、人員、儀器及有關程序制訂完善的規管制度。

從上述事故的肇事地點可見,現時並無清晰條文監管醫療程序的進行地點,醫療集團或診所只以商業註冊登記方式便可營運,有關服務只依賴醫生的職業操守,萬一出現突發事故,有關處所是否有足夠的醫療急救設備、合資格人員為消費者施行急救程序,實在「冇王管」,情況不能接受。

直至去年年底,我們樂見當局就有關私營醫療架構規管進行諮詢,當中建議按美容程序的風險,規定高風險醫療程序的日間醫療中心應受法定註冊制度規管,這無疑大大增加了對消費者的保障,應予以支持。至於傳統式較低風險的美容服務場所,當局亦應研究除了以商業註冊登記方式營運,是否須要制訂合適的監管措施,確保有關的地點及美容程序能符合標準,保障消費者的安全。

至於有關人員的培訓和執業水平,從上述事故中,據聞有關醫學美容服務是由醫生進行,但在目前的制度下,壎芵p只提醒美容業及醫療專業注意某些美容程序只應由註冊醫生及牙醫施行,至於醫生與其他服務提供者是否必須擁有相關專業資格以執行特定的美容程序,則沒有嚴格規定。因此,當局應從市民健康及安全的大前提下,檢討有關問題。

至於傳統式較低風險的美容服務場所,我們得悉美容業界一直支持從業員持續進修,確保服務質素。而美容及美髮業已在資歷架構下成立行業培訓諮詢委員會,鼓勵從業員終身學習。然而,資歷架構僅屬自願參與性質,當局應協助業界制訂特設的規管架構,為從業員設立強制性的資歷認可架構,讓他們的能力得到承認,確保他們符合認可資格,提供專業的美容程序。

提供美容服務時,無可避免會使用儀器,有關規管醫療儀器的訴求已討論多時;壎芵p於2004年設立自願醫療儀器行政管理制度,藉以為長遠的立法規管鋪路,但立法規管醫療儀器的進度極為緩慢。日前,當局報告壎芵p正茪漭~聘顧問,進行研究,計劃在本年應礸痕G及立法建議。

我們明白規管醫療儀器問題複雜,應充分諮詢各相關持份者,然而,我們絕不希望上述事故再次發生,當局有必要盡快推行按安全程度及風險訂立規管制度,保障市民健康。

儘管現時有不同法例可以保障美容服務消費者,但當中存在不少漏洞,亦未能有效監管美容服務的質素問題。因此,當局實在有必要盡快制訂完善的機制規管不同類型,特別是對市民健康構成風險的美容服務,保障大眾利益。

 
更新日期: 2015-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