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政策須重新定位

5/12/2014 信報

 

過去數周,筆者分別就長者、醫療等政策表達對《施政報告》的建議,今天也湊湊熱鬧,討論有關年輕人的政策。過去兩個月的事件,反映年輕人對政府和香港的現況極之失望,政府該如何回應年輕人的訴求,讓他們對社會重拾希望?

時代轉變,現今的年輕人對非物質的追求遠勝於金錢和實物,他們關注社會的持續發展、政府的管治能力和處事方法;他們明白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因此認為有需要、亦應負起社會責任,確保民主、自由、公義等理念不會減退。近月的政制爭議,年輕人對香港的關注和熱情表露無遺,當中不乏大專學生、剛踏進社會的知識分子,他們對香港的未來抱有期望,亦希望能為香港的將來盡一分力,對理念的追求,絕非從個人的實際利益出發。

過去數年,政府的表現一次又一次令年輕人失望,特首和行政部門的專制蠻橫、立法會由建制派把持,在在令年輕人明白要改變現狀,便須從政治改革出發;他們支持佔領運動,是明白只有勇於表達,未來才有可能改變。

年輕人明白未來是屬於他們的,因此樂意負起責任,勇於爭取,以喚醒大家,香港的將來不應只是經濟的發展,更需要的是保持自主自決、自由參與表達的機會、公平公義的體制,這樣香港的未來才有希望。

年輕人不再乖乖聽話、順從,這正是推動公民社會向前發展的主要動力,政府不應再忽視或抹黑年輕人,把追求理想的熱誠視為無理、妄想的要求,這只會與年輕人愈走愈遠。

早前,有報道指政府有感年輕人成為今次佔領運動的核心,打算重訂青年政策作為來年的施政重點,以理順年輕人的訴求,減低他們對社會的不滿,化解爭議。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必須對年輕人的訴求有清晰的理解才能訂出適切的政策、完善的規劃,絕不是以此作為解決年輕人對政府或政制不滿的手段;以短期的利益誘導年輕人,以為可掩蓋或忽視問題的根本,那只是掩耳盜鈴、極為狹隘的做法。

當然,除了關注年輕人對理想的追求,亦不可忽略他們對其他範疇的需求;他們需要的不單是增加就業、向上流動,更重要的是一個機會,一個實現理想的機會。只有年輕人最了解自身所需,政府應讓他們親身參與制訂因應年輕人的政策,讓他們可把自身的理念付諸實行。

此外,對年輕人的一些新穎構思、天馬行空的創意,政府可研究在不同範疇吸納建議,透過不同渠道把他們的想法加以實踐;同時為年輕人提供相關意見、培訓,協助他們實現理想,這對年輕人來說定是難能可貴的機會。要跟上時代的轉變須靠年輕人,造就他們早早參與的機會,讓他們親身嘗試、累積經驗,這對日後自身及社會發展亦大有裨益。

過去的香港似乎只由旅遊、金融、服務業壟斷,年輕人的發展空間小之又小,在其他範疇如體育、藝術、科技,政府的支援簡直九牛一毛。政府的目光極為功利,只求經濟效益,忽略發展本港其他的獨特優勢,缺乏為年輕人創造更多的機會和選擇。正如台灣的創意行業及農產品、南韓的娛樂文化,均依賴政府的政策支援;可是,我們的政府卻十分短視,只求安於現狀,漠視發展自身優勢產業,這不是年輕人的實力問題,而是政府制訂的政策未能對症下藥,有礙年輕人發展。

年輕,正是年輕人的最大本錢,他們絕對應該擁有追求理想的心,政府應保護年輕人追求理想的動力、創造理想的勇氣,社會發展與年輕人的態度有直接關係,一旦消磨,便再難回頭。故一套完善的年輕人政策應全面檢視現時政策上的缺失,並按最新發展去為未來作好準備。對年輕人的政策不應只視為化解爭議和不滿的手段,長遠有規劃的政策方可真正幫助年輕人發展,這與教育一樣,不應視為政治手段或以實際回報去衡量。希望政府能敞開心胸,細心聆聽年輕人的真正需要。

 
更新日期: 2014-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