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醫護人手迫在眉睫

28/11/2014 信報

 

去年《施政報告》與醫療有關的政策可謂乏善足陳,所有重要的政策,包括醫療發展、人手規劃、醫保計劃等都交由各委員會研究。回顧當局曾承諾各委員會計劃的工作進度,我們期望今年的《施政報告》應該是交功課的時候。

醫護人手一直是醫療制度的核心問題,2012年成立的醫護人力規劃及專業發展策略檢討委員會,曾承諾於2014年完成檢討,因此今年應該能提出長遠的人手規劃及具體的改善建議,以解決長期人手不足的問題。其實,醫護人手與醫療服務的質素有茪ㄔi或缺的關係,護士及專職醫療人員短缺可大大影響服務質素,同時也會增加不必要的醫療風險。

為何筆者特別關注人手問題,每年也不厭其煩敦促當局增加人手、訂立護士病人比例、規管專職醫療人員?過去多年,公私營(包括社福界)醫療服務不斷擴展,然而培訓醫護專業人員需時,人手供應遠遠落後於服務需求,公私營醫療服務更互相挖角。

加上隨茪悀臛臕撠|及兒童卓越醫療中心將於2016、2017年相繼落成,基督教聯合醫院擴建、廣華醫院及葵涌醫院重建等工程在未來十多年相繼完成,人手規劃及供應實在令人擔心。我們不希望當局只顧推行新服務,便完全忽略人手的供應,須知道前線人員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承受茷雂j的壓力,因此,增加護士及專職醫療人手,訂立護士病人比例方能長遠確保服務質素及成效。

除了整體的人手外,隨茪H口老化及愈趨複雜的護理需求日增,發展護理臨床專科化,為照顧對象提供更有效及高質素的護理服務,亦相當重要。筆者認為當局應訂立一專科至少一位顧問護士,並訂立臨床督導比例,即每更必須有一名深資護士督導,方能提供安全及可靠的護理質素,保障市民的福祉。

除此之外,規管未有法定註冊的專職醫療人員亦是業界一直爭取的工作。過去多年,我們見到市民對專職醫療服務需求與日俱增,特別是有關兒童發展這方面的需要,例如智能評估、言語治療、聽力治療、學習障礙等等,家長均希望把握小朋友的黃金治療時期,給予適當的治療及訓練,讓他們健康成長。

可是,公營醫療服務不足,市民往往須在私營醫療市場尋求這類服務,但因部分專職醫療專業未有法定註冊制度,市民沒有足夠的資訊選擇合資格的專職醫療人員,進行評估及治療。過去便有很多案例便是因錯信「偽冒人士」而延誤治療,甚或影響身體健康。早前便有報道指家長因誤信聲稱為「臨床心理學家」的評估,為小朋友作出不必要的評估及治療,家長除了付出時間及金錢外,更重要的是影響小朋友的治療及發展,這是不可接受的。因此,為了保障市民健康,當局必須訂立妥善有效的制度規管專職醫療人員,為市民大眾提供可靠的渠道尋找合適的服務及治療。

至於精神健康服務人手亦是另一重災區,精神病康復者重投社會,極需社區支援和跟進。然而,在過去一年,當局雖然把「個案管理計劃」增加至18區,增加資源提供新藥物,但人手和資源仍然未能切合社會需求,還多次發生精神病患者傷人及斬人的悲劇事件,令人痛心。

現時,醫管局約有十九萬精神病患者,而負責處理有嚴重暴力傾向或嚴重刑事暴力紀錄的人的精神科社康護士只有131名;跟進情況穩定的嚴重精神病患者,而提供持續和個人化的深入社區支援的個案經理只有248名;平均而言,每名個案經理在同一時段須照顧大約50至60名嚴重精神病患者。面對人力資源嚴重缺乏的情況下,實在難以提供具質量的跟進治療,因此,我冀望《施政報告》會進一步加強精神健康服務,增加資源及人手,並配合精神健康檢討委員會的檢討工作,優化精神健康政策,以免悲劇再生。

筆者冀望今年《施政報告》能配合各檢討委員會的建議,制訂適時的政策,訂立護士病人比例、規管專職醫療人員,作出長遠的人手計劃,解決多年來的問題,保障市民健康。

 
更新日期: 2014-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