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管局釐清定位 重訂資源分配

21/11/2014 信報

 

去年《施政報告》就有關醫療的政策可謂寥寥可數,完全沒有處理現時香港整體的醫療服務問題。為了應對人口老化、醫療需求日增、醫療開支不斷上漲的問題,當局必須為公私營的醫療服務重新定位,理順醫療服務,使其健康持續發展。

醫管局於1997 年成立,是公營醫療服務的主要提供者,可是因輪候時間長、醫療事故頻生而常常受到批評。為了改善有關情況,當局於2013 年成立醫院管理局檢討督導委員會檢討其管理、聯網運作、資源分配、服務水平、整體成本效益等問題。委員會表示有關工作已經完成,接荓N總結討論及建議,預計檢討工作和有關報告會於明年初完成。

我認為醫管局現時最核心的問題是定位不清,當局在有限的資源下,不停增加醫管局服務,雖然當局一直提出發展私家醫院,以確保本港醫療雙軌制得以均衡及健康發展,但多年來只成功批出黃竹坑用地發展私家醫院,其他更重要的工作如監管問題卻只是紙上談兵,有關的私營醫療機構規管檢討委員會及醫療保障計劃久久未有進展。

面對人口老化,醫療服務需求不斷增加的環境下,當局再拖拖拉拉,只會增加政府的醫療負擔,製造不健康的醫療體制。為了令醫療資源用得其所,公私營的醫療服務必須有清晰定位。首先,當局須建立健康及可靠的私營醫療市場,包括有效的監管制度、改善醫療收費的透明度,讓有能力的市民安心使用這些服務;反之,公營醫療服務的資源應投放在真正需要幫助的市民。例如,我以往曾提及罕見病患者的需要,他們面對的不但是經濟問題,藥物方面亦有相當困難,因為新藥研發成本高昂,製藥商未必願意投資研發;即使有藥物,病人在確診後,需等待醫院管理局專家小組商討及評核,按個別情況決定是否批准用藥及作出經濟支援,病人難以及時獲得所需治療。

還有部分患上癌症而未能負擔昂貴藥物(如標靶藥)的病人,他們在經濟上可能未符合資格獲取政府的資助;現實上,他們因要負擔昂貴藥物,可能要用盡積蓄,嚴重影響日後生活,這些都是我們需要關注的。

此外,醫管局的山頭主義和資源分配機制亦一直為人詬病,就護理服務而言,醫管局現時並沒有訂立獨立的護理預算,個別服務╱病房往往因資源短缺而未能有足夠的護理人手及資源,影響服務質素,服務成效未如理想,甚至不符合市民期望。故此,為了令公營醫療服務真正到位,幫助有需要的市民,當局應重新定位,適當分配資源,理順公私營醫療服務的角色。

除了醫管局外,壎芵p在公營醫療服務亦扮演重要角色,當局應投放資源在第一及第二層壎耵A務層面,做好預防、教育及篩檢的工作,讓市民知道須為自己的健康負責,減輕日後對第三層醫療服務的負擔。然而,現時部分計劃的成效未如理想,有調查發現,逾半數學童沒有接種肺炎球菌疫苗,而流感疫苗亦只有三成接種。因此,當局必須做好教育工作,以免造成浪費。

當局也應不時檢視各項健康推廣及疾病預防措施,關注各年齡層的特別健康情況,以資助形式增加服務,讓基層市民能作出預防性檢查。例如,當局去年因應大腸癌超越肺癌成為全港最常見的癌症問題,而推出大腸癌篩檢先導計劃,並正在研究細節。惟希望當局必須注意篩檢的對象年齡層,並做好各項配套、教育及宣傳方面等工作,不要令這個難得的第二層篩檢變得有形無實。

就長者方面而言,長者醫療券雖然已增至2000 元,但醫療券的目的不只給長者看病,更應使用在保健服務上,例如約見營養師、脊醫,甚至物理治療師,從改善飲食及生活習慣,以保持身體健康,減慢老化和退化的[象,令他們繼續在社區健康地安老。冀望2015 年《施政報告》能為公私營醫療服務重新定位,讓公營醫療服務及資源投放給真正有需要的市民。

 
更新日期: 2014-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