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監警會主動性?

8/11/2014 星島日報

 

過往香港警察的專業性備受讚賞,然而近一個多月的佔領事件,部分警員的行為令公眾感到憂慮,投訴警察的個案大幅上升。現時,處理對警隊的投訴主要是由投訴警察科及監警會負責,但一直被指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其實自監警會成為法定機構後,一直希望加強公眾對監警會的認受性,運用由條例所賦予的權力,作出獨立及公正的監察、處理投訴。不過,一連串的事件不但使公眾對警隊產生質疑,亦引起不少人對監警會權力的關注。

靠等報告 自削權力

監警會除處理投訴外,還有另一重要職能,便是找出警隊工作常規或程序中已經或可能引致投訴的缺失或不足之處,有需要時提供改善建議,以提高服務質素及向公眾問責。以往,監警會亦曾就一些大型遊行示威,如「七. 一」遊行,安排實地視察或與警方會面商討。早在佔領前期,便已有聲音希望監警會能積極關注佔領事宜,可是監警會表示因事情突發、安全問題,以及指實地視察可能會影響獨立判斷等而拒絕,只等候報告,無疑削弱自身權力。若監警會能盡早在一些有機會出現投訴,而未有實際投訴個案的情況下,主動與警方就集會安排及運作交涉或現場視察,定較單單檢閱文件更為全面,這樣既可減少之後可能所引致的投訴,亦有助處理投訴個案時更清晰了解。

最近因監警會委員就佔領的立場亦引發不少爭議,質疑委員在處理投訴個案上會否存有偏見。委任來自不同背景、界別的委員是為了確保監警會在處理個案時更全面及公平公正,作出平衡。而且作為委員主要是監察投訴警察科的調查,確保所有個案均是依法、程序去處理,再者監警會亦是有一套既定制度去檢閱每宗個案,委員可通過對懷疑個案提問、建議,並要求投訴警察科解釋,但決定權仍在投訴警察科,故難免有限制,絕非可由一、兩個委員把持。一套公平、合理的委任制度及監警會的機制,理應能容納各委員的個人背景因素,針對委員的質疑,到底是對委任制度,還是對監警會現有機制的不信任,這最終亦只會削弱監警會的公信力、形象。

建立更完善投訴機制

一直有評論質疑監警會的權力,是否足以監察警隊,平衡投訴人與被投訴警員的利益,作出獨立、公平的處理。上述的事件,不禁令人反思,是否應加強監警會的調查權力,提升處理投訴的主動性,不應再被動地審閱個案,等候報告,而是應建立一套更獨立、更完善的處理投訴機制,在各個層面上,更有效率、具透明度地處理投訴,以強化公眾對監警會及警隊的信心,亦對維持警民關係及減少投訴有直接關係。

 
更新日期: 2014-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