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討資源分配 落實居家安老

7/11/2014 信報

 

筆者上周重點指出,政府缺乏一套照顧及支援患有認知障礙症長者的完善政策;今周我會繼續討論現時的安老政策其他須要關注及改善的地方。政府近年以「居家安老為本,院舍照顧為後援」為政策方針,但現時的推行方法與資源分配似乎不足以落實這個目標。

隨茼~齡增長,長者的身體可能有不同程度的缺損,部分或因自理能力下降可能需要入住安老院舍。然而,我們不要忘記,大部分長者雖然「年紀大、機器壞」,少不免出現一些小毛病,但他們身體的整體功能和精神狀態一般都仍然良好,有足夠的自理能力,仍然適合在家中居住,在社區自由活動,他們所需要的是一些社區層面的保健服務或日常生活的支援,讓他們可以健康、舒適地居家安老。

去年政府推出「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讓合資格長者因應個人需要,使用服務券選擇合適的社區照顧服務。可惜現行計劃只有經社署「安老服務統一評估機制」評定為身體機能中度或以上程度缺損,而且必須居於指定地區的長者,方可參與試驗計劃。由此可見,有關計劃的普及性不高,政府應擴闊計劃的服務對象和服務範圍,除集中於起居照顧外,亦應包括更多健康護理服務,如健康評估、家居復康護理、服用藥物指導等,讓更多長者可按個人需要,選擇合適的服務。

與此同時,保健對長者亦相當重要,健康的身體可以讓他們活得自在,過一個有質素的晚年。可惜,現時為長者提供基層社區健康服務,包括健康評估、健康輔導和健康教育等服務的長者健康中心名額不足;根據去年數字,輪候時間的平均中位數為17.5 個月,最長的輪候時間為28.6 個月,如此漫長的輪候時間,實在不能接受。故此,政府應增撥資源,增加有關服務名額,縮短輪候時間。

另一個與長者健康息息相關的環節是牙齒和口腔護理。筆者曾多次建議政府改善現時的公營牙科服務,以為長者提供較全面的服務,可惜至今有關服務仍只限於止痛和脫牙,名額亦極為不足。雖然政府有為安老院舍及日間護理中心的長者提供免費基礎牙科服務,包括牙齒檢查、洗牙、止痛、補牙、脫牙和鑲牙,但這個計劃只能令少數長者受惠。

私家牙科服務的收費對一般長者而言實在相當高昂,像看似簡單普通的鑲牙為例,動輒也需數千元,相信不是每位長者都能負擔的。所以,政府須改善現時公營牙科服務,增加名額,以及擴闊服務範圍至牙齒和口腔檢查、洗牙、補牙及鑲牙服務。

此外,經常有人談論如何開拓「銀髮市場」。過往普遍視長者為消費者,但其實現時很多已屆退休年齡的「年輕長者」仍然頭腦清晰、精力充沛,他們絕對有一定的生產力,而且具備無價的經驗,我們應該好好將其轉化為生產力,讓他們按自己能力繼續貢獻社會。

政府可牽頭以兼職或半職形式聘請合適的長者,同時為社企提供資助,鼓勵他們聘請「年輕長者」,從事陪診、探訪或其他起居服務,又或者聘請他們作托兒服務,從而釋放婦女勞動力,甚至讓他們擔任功課輔導或師友計劃的導師,與年輕人分享學術知識和人生經驗。此舉不但可以讓「年輕長者」與社會保持接觸,不致脫節,同時也可減輕社會服務人手緊絀的情況。

除此之外,走到人生盡頭時,相信每位長者都希望臨終時不受病痛折騰,可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有親人陪伴在側,安詳離去。然而,現時的「晚晴計劃」、「居家晚晴計劃」並不普及,負責有關計劃的人亦指現時資源根本不足夠。

計劃的主要目的是讓長者可在在熟悉的環境及親人陪伴下離世,以及臨終時免卻不必要的急救或離世後可能需要的解剖程序。如果要貫徹做到「居家安老」,善終這一環亦不容忽視,政府應增撥資源發展有關計劃,讓長者有尊嚴地活到生命的終結。

要讓長者真正可以「居家安老」,各種保健服務、社區照顧和支援,如何讓他們老有所為,甚至如何善終均同等重要。希望有關當局能夠做好每個環節,好讓長者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安老生活,頤養天年。

 
更新日期: 2014-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