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訂治理認知障礙症政策與措施

31/10/2014 信報

 

政府現正就2015 年《施政報告》、2015/16 年度《財政預算案》進行諮詢。在眾多範疇中,安老政策是筆者特別關注的項目之一。現時安老政策蚢磞釩雃h不足之處,本周讓我先集中討論認知障礙症的政策與措施。

隨茪H口持續老化,本港的認知障礙症患者數量將不斷飆升,估計到2036年,患者數目將高達28萬人,約佔全港人口4%。認知障礙症,就是腦部細胞退化導致腦部功能衰退的疾病,患者的記憶力及其他認知功能會逐漸失去,以致影響患者的日常生活和自理能力,嚴重的更,會出現行為及情緒問題。

政府就認知障礙症曾推出一些措施,例如「照顧老人癡呆症患者補助金」、研究在長者日間護理中心和安老院舍設立癡呆症護理單位運作模式等,可惜這些只屬一些零碎的措施。

現時政府對認知障礙症仍然欠缺一套長遠、全面及持續的政策,所給予的支援和資源遠遠追不上患者及照顧者的實際需要;加上長者及其家人對此病的認知不足,以致未能及早發現,尋求適切的治療與支援。故此,政府應就認知障礙症的早期檢測、治療、社區照顧、家屬和照顧者支援、公眾教育等各方面制訂長遠及全面的政策和措施。

現時的早期檢測並不普及,雖有部分社會服務機構的記憶診所或早期檢測計劃可以提供評估,但是公立醫院轄下的老人科、老齡精神科接受評估則須經醫生轉介。認知障礙症的病情惡化速度可以非常迅速,若能及早發現,接受治療,有助延緩甚至保留原有的認知能力。故此,政府應加強現有的早期檢測服務,例如在各區長者健康中心、長者日間護理中心增設有關檢測服務,方便長者可在就近地區接受評估,同時推動或規定院舍定期為長者進行評估。

此外,為方便私家醫生或醫護人員能有效檢測老年癡呆症個案,當局應採用一套清晰及簡易的評估工具供醫護人員使用,從而識別不同年齡及不同階段的患者,以便有效作出適當轉介;也要協助推廣認知障礙症的識別。

至於治療方面,有研究顯示,患者接受持續的非藥物治療,包括記憶訓練、健腦活動、多感觀治療、懷緬治療、生活技巧訓練等,均有助減慢衰退的速度。雖有現時有部分社會服務機構提供上述非藥物治療,但有服務單位的業內人士指出,由於這類服務項目主要依靠慈善基金資助,並以先導計劃形式試行,若得不到撥款,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只能被迫停止;即使有資源重開服務,原先接受治療的患者,由於治療曾經中斷,情況已大不如前,一旦腦部受損更是無法逆轉。

故此,政府應增撥資源或擴闊現時「照顧老人癡呆症患者補助金」的資助範圍,除資助安老院舍及參與「改善買位計劃」的私營安老院舍外,同時為提供認知障礙症非藥物治療的服務單位提供常設資助,讓患者可獲得持續的治療。

與此同時,社區和照顧者的支援同樣重要,例如發展家居照顧支援服務,為居家的患者提供專業的到戶支援服務、認知訓練服務等;為照顧者提供培訓,學習如何照顧患者及進行認知訓練。

照顧者的支援方面,可考慮增設夜間暫宿服務及緊急支援服務,讓有需要的照顧者因工作或其他突發事情而未能提供照顧時,確保患者得到適切的照顧服務。此外,亦可開展護老者支援到戶服務,以提供心理及情緒支援。這些都有助患者繼續居家,而又可獲得適切的照顧,讓他們可「居家安老」。

除此之外,公眾教育亦相當重要,很多人都會視長者患上認知障礙症是自然不過的事,缺乏關注。雖然患病率會隨茼~齡而遞增,但不等於是正常及必經的衰老過程,及早作預防檢測及接受治療,可有助減慢病情惡化,以及減輕醫療系統和社會的負擔。故此,政府應透過不同的公眾教育活動,制訂簡易的檢測清單,讓市民認識不同階段的老人癡呆症症狀,讓有需要人士及其家人能及早識別,並盡早尋求協助,以免延誤病情。

筆者希望政府積極考慮上述建議,為認知障礙症的早期檢測、治療、社區照顧、家屬及照顧者支援和公眾教育等,制訂長遠及全面的政策和措施,讓患者獲得適切的治療與照顧,為照顧者提供協助與支援,好讓他們的生活質素得以提升。

 
更新日期: 2014-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