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長者政策仍欠全面

7/2/2014 星島日報

 

今次的《施政報告》中安老、扶貧、弱勢社群等佔了很大篇幅,包括增加長者醫療券至二千元及社區照顧服務券的資助名額,這亦是我一直爭取的。

少數族裔長者須照顧

然而,要真正達至政策目標「居家安老」,當局尚有不少地方需要改善。例如長者醫療券並非只在有病時用作看醫生,更可通過一系列的健康服務促進市民的健康,包括牙齒保健、營養護理、物理治療、言語治療、脊醫等,讓他們能為自己的健康做多些「預防性」的工作,長遠而言能有效減少公營醫療服務的負擔。

另一方面,少數族裔長者的健康是我所關注的,少數族裔的人口愈來愈多,他們往往因文化差異及溝通困難,而不懂得合適的方法保障健康,欠缺妥善的照顧。因此,我冀望當局除了在教育上提供支援外,亦應關注少數族裔長者的需要。

再者,要達至「居家安老」,當局應進一步推動「晚晴計畫」,有關計畫是為患有末期癌症、器官機能衰竭及末期腦退化症的長者,提供到診紓緩治療服務,使他們在身、心、社、靈方面均得到全面照顧,並協助他們及家屬訂定臨終照顧計畫,讓長者能在家/院舍/熟悉的環境終老,進一步貫徹「居家安老」的政策。

支援購罕見疾病藥物

還有,我想談談另一弱勢社群-罕見疾病病患者。現時,本港仍然未有就罕見疾病制定政策,對罕見病患者的支援極為不足。在藥物方面,新藥研發成本高昂,製藥商未必願意投資研發;即使有藥物,病人在確診後,須等待醫院管理局專家小組商討及評核,按個別情況決定是否批准用藥及作出經濟支援,病人難以及時獲得所需治療。罕見疾病藥物一般都十分昂貴,醫療費用每年動輒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元,根本不是一般基層市民所能負擔。在嚴重缺乏支援的情況下,罕見病患者孤立無援。因此,他們需要的援助極為急切。現時,世界各地已就「罕見疾病」制定政策,他們在藥物審批、補助、研發藥物等方面都制定了支援政策,令罕見疾病病患者得到更快、更適切的治療。因此,我冀望當局通過關愛基金,又或者行政安排上支援罕見疾病病患者。

總的來說,《施政報告》中雖然就長者及少數族裔提供了不少援助,然而這些政策仍欠全面,因此,我冀望當局繼續改善各項服務,讓長者能在社區中得到妥善的照顧,真正達至「居家安老」。

 
更新日期: 2014-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