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管殘疾院舍刻不容緩

29/12/2010 星島日報

 

現時,私營殘疾人士院舍良莠不齊的情況極之嚴重,主要因無法制訂架構監管院舍的運作,亦因缺乏監管,部分私營院舍對附近居民造成困擾,因而不時與鄰居發生衝突,致使私營院舍的形象頗為負面。今年中,就曾有一名居住於私營院舍的精神病患者在房內自殺,至翌日早上才被到訪的家人發現,發生逾十二小時竟沒有職員巡房,因而未能及時制止悲劇發生。當社會各界正爭論私營安老院舍質素參差不齊時,原來私營殘疾人士院舍的問題更為嚴重。

降低標準監管存疑

現時,社署只以《實務守則》作為所有殘疾人士院舍服務標準的指引,但守則沒有法律基礎,亦非強制性,令質素參差。所以立法規管殘疾人士院舍是必須而急切的,於今年中,政府向立法會提交《殘疾人士院舍條例草案》,打算以發牌制度規管殘疾人士院舍運作。明白到立法規管會對現時私營院舍造成困難,但政府決不能捨難取易,以至今未有一間私營院舍能夠符合○二年制訂的《實務守則》為由,改設較低標準,包括對深入及高度照顧院舍要求較低的人手比例及降低其人均樓面面積要求至與中度及低度相同。訂定標準的原意是要確保院舍的環境、人手、設施等都能夠提供適切的服務於院友,而院友所需的服務水平,亦不應因任何理由而降低。再者,以過時的安老院發牌規定及實務守則作為藍本,更使條例實施後能否有效監管存疑。政府經常指要加強對殘疾人士住宿的支援,但是在計算人手、營運成本時,往往是以最低標準來計算,根本不能反映私營院舍營運時的實際需要,亦未能就此提供相應的支援,讓私營院舍進行改善、提升。

另外,要院舍為樓宇及消防安全設備進行改善工程,除了資金問題,更須得到附近鄰居的首肯,因有不少院舍處於住宅樓宇或民居附近。一般而言,單由院舍進行協商可能十分困難或需時甚久,故政府應為院舍提供協助,與樓宇各持份者商討,希望從中取得共識,共同改善樓宇及消防的安全設備。倘若,有需要另覓地點,政府亦應在選址上盡量提供支援,畢竟部分院友可能需要特別設施,以方便乘坐輪椅等,而且整潔?生、光明的居住環境亦有利院友復康,若政府能提供幫助,相信私營院舍能盡快另覓合適地點。

衡量資助作出調整

在條例落實前,政府應在資源上、配套上加緊協助私營院舍在規格、人手、設施等進行改善,以讓他們能合乎將來條例的標準。既然,院舍改善工程是有需要的,希望政府能盡快資助院舍加快進行,以逐步改善院舍的環境。此外,完善的人手規劃亦是必須的,由於將來私營院舍受監管後,人手的需求會相應增加,故政府應仔細評估未來所需的人手,並盡快安排培訓,以免他日條例實施後,缺乏足夠的人手。

除此之外,條例實施後可能會有部分私營院舍關閉結業,政府應準備足夠的殘疾人士宿位以供不時之需,讓屆時須遷出的院友能獲得合適的調遷或安置,以讓院友不致流離失所、無家可歸。同時,亦可能有私營院舍因營運成本上升而增加收費,政府必須小心監察,因許多私營院舍院友均是依賴政府資助,故政府亦應衡量資助能否足以支援殘疾人士,否則便須作出調整。

現時,社會對殘疾人士住宿服務的需求不斷增加,中央輪候名冊上有六千多名殘疾人士輪候資助院舍宿位,平均需等候六至八年,發展私營院舍有助紓緩服務的需求,但大前提是私營院舍的質素必須受到監管,提供合乎標準的服務。殘疾人士與我們同樣應受到政府的保障,不應因居住於私營院舍而受到較差的對待,而作為負責任的政府更應主動做好監管及協調工作,製造共融的社會環境。

 

 
更新日期: 2010-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