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施政報告》的期望———房屋

13/10/2010 星島日報

 

最近,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調查顯示,兩成半的市民期望《施政報告》先處理房屋及規劃問題,較經濟發展、民生福利、醫療、教育更為優先。要解決房屋問題,政府首先須清楚定義其在房屋政策的角色,市民置業與否則應視乎個人意願和負擔能力。長期動用公共資源去資助「特定人士」置業,恐怕造成不公平。相反,認真解決現時中低下階層的住屋問題,效果可能更好。

首先,政府除早前的活化居屋計畫,亦可考慮放寬居屋第二市場讓租置屋業主或符合白表申請資格人士可免補地價,增加誘因,加快流轉量。現時,居屋第二市場只開放予公屋租戶及符合綠表申請資格人士,其他人士須先補地價,才可在自由市場買賣。然而,居屋對公屋住戶和綠表人士來說,負擔稍為重,故吸引力較弱;而居屋業主在補大筆地價後,根本缺乏資金投入自由市場,故亦無意出售,使居屋第二市場未能熾熱。現時約有四十萬個租置屋、夾屋和居屋尚未補地價,放寬讓居屋業主免補地價售予租置屋及符合白表申請資格人士,能加快推動全港房屋流轉量。屆時,公屋住戶可流轉至租置屋及居屋,而租置屋及合資格白表人士亦可流轉至居屋,而居屋業主亦因而可流轉至私人住宅。而居屋計畫的受惠者亦不再限於單一居屋業主,而是可擴展至其他合資格的人士,大大提升居屋對整體房屋的價值。

積極規管土地發展

政府亦應規管土地的發展,如限制地產商必須在特定地皮上興建中小型住宅,提供一定數量的單位及指定價錢,並以實用為主。現時,私人地產商瘋狂地推出一系列豪宅式樓宇,不論面積大小、地理位置,使樓價飆升,一般市民望而生畏,同時牽連二手市場,令人難以「上車」。政府應從土地發展來確保樓宇市場的健康,把本港樓宇的目標業主重新集中於欲置業的香港市民。

近日有指政府打算提倡「先租後買」計畫,讓夾心階層以市價租住,若他日遷出,在自購物業時便可把租金差額取回作首期。但又是否能真正解決住屋問題?若按市價釐定租金,中低下階層又是否能夠負擔呢?另外,政府應否設期限,待期限到時必須遷出,但萬一期限屆滿時正是樓市高峰期,豈不是逼租客買貴樓;若不設期限,又如何確保租客會離開,騰出單位予有需要人士。倘若租客最終仍不願自置物業,是否須遷出,過往的租金又如何處理。若一些中低下階層人士不欲置業,又是否可以租住?

調高公屋入息限額

既然「先租後買」仍有不少疑問,何不合理調高申請公屋的入息限額,以立即紓緩中低下階層的住屋問題。近年,樓價暴漲,租金大升,剛超出公屋入息限額人士的負擔便更重,早前更有報道指籠屋及板間房的呎租竟超過同區私樓。故此,政府應考慮調高公屋的入息限額,以讓更多中低下階層能入住。只要做好入息審查,縮短免申報入息期,或為入息較高的人士設立入住年期,如列明合約為短期資助等,相信能紓緩中低下階層承受貴租的煎熬,才自行決定適合的時機在私人市場租住或置業。與此同時,亦應推動公屋的流轉量,改善現時富戶和濫用的情況,把更多公屋留給有需要人士。

另外,自○四年通過《業主與租客(綜合)(修訂)條例》,放寬對業主的限制,帶來不少加租、逼遷等問題。政府應檢討現時「租管條例」對租客的保障,特別是籠屋、板間租客,考慮修訂發展商在收樓時亦應向租客作出適當的賠償,以幫助租客搬遷所需費用或延長業主向租客的搬遷通知期等,以紓緩租客的壓力。

 

 
更新日期: 2010-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