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為精神病患者提供新藥

10/10/2010 星島日報

 

本年度的《施政報告》發表在即,筆者其中一個關注的範疇是精神健康政策。現時本港有超過十五萬名精神病患者,精神病康復者自殘或傷人的個案時有發生。究竟現時的精神健康政策有甚麼不足?我們應怎樣調整及改善有關政策,讓精神病患者、康復者獲得適切的治療與照顧。

近年香港跟隨國際趨勢把治療精神病重點,由住院護理轉移到社區及日間護理服務,但在配套非常不足下,使病人在治療、重返社區後的跟進治療及社區支援上,均得不到最適切的治療,筆者認為政府應循這幾方面著手改善。首先,藥物治療方面,政府應增加資源為精神病患者提供精神科新藥。舊式藥物的副作用,令患者身體出現各種不適,影響他們工作和日常生活,更有可能因而減服藥的依從性,導致病情惡化或復發。政府應為患者提供副作用較少的新藥,令患者增加服藥的依從性,減低復發機會。長遠而言,可減少醫療成本,對醫療制度有正面影響。

引入「社區治療令」強制覆診

除藥物外,康復者重回社區的跟進治療亦十分重要,現時在精神病康復者重返社區後,均會安排到醫管局的精神科專科門診診所覆診,並由精神科外展服務的精神科社康護士進行家訪。政府應加強有關服務,例如在康復者出院初期或病情轉壞時,加密康復者的覆診及探訪次數,避免康復者得不到適時的治療,阻礙康復進度。不過,現時平均每名精神科醫生要照顧五百多名精神病患者;精神科門診覆診的諮詢時間往往只有五至七分鐘,遠低於國際標準的十五至三十分鐘,至於精神科社康護士,每人平均需處理六十至九十宗個案。在這缺乏人力資源的情況下,實在難以提供具質量的跟進治療,政府應增加這方面人手。

在社區跟進治療期間,康復者有可能沒有依時覆診或拒絕社康護士探訪,而影響康復進度。政府可考慮引入「社區治療令」,強制精神病人重返社區後定時覆診,違令者必須住院,相信這能讓醫護人員以最少干預來限制不合作的精神病康復者回院覆診。雖然有關措施涉及病人私隱和標籤化等問題,但考慮到病人福祉及公眾安全,我們應積極研究實施的可能性。同時,政府應考慮賦予精神科社康護士轉介個案往醫院就診的權力,他們具有專業知識,又與精神病康復者有較長及最直接的接觸,較容易察覺其病情的變化。

要讓康復者重投社會,社區內的其他支援服務亦相當重要,政府應增加為精神病康復者而設的日間訓練及職業康復服務、中途宿舍及輔助宿舍的服務名額,加強他們的社交技巧、生活及職業技能。另外,政府亦應為康復者的家屬或照顧者提供情緒支援及輔導服務,並通過教育或培訓,加強他們在照顧有精神健康問題家屬方面的能力,以及減低發生衝突的機會。

精神健康的公眾教育同樣重要,政府可通過宣傳和社區活動加強市民對精神健康問題的認識和了解,推動社區接納精神病康復者。另外,政府亦可考慮將精神健康這課題納入學校課程,向大、中、小學生傳遞有關精神病的資訊,避免他們因缺乏認知而延緩治療,同時從小教導他們接納精神病康復者,消除歧視。

希望政府今年的《施政報告》能回應上述精神健康政策各個範疇所需,令精神病患者、康復者、其家人或照顧者,以至全港市民都能獲得裨益。

 

 
更新日期: 2010-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