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緊急救護服務

30/10/2019

以下是今日(十月三十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國麟議員的提問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的答覆:

問題:

     本年六月二十一日全日,有大批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警總),令車輛和人員均不能進出。當天晚上,警總內有人報稱不適,並召喚緊急救護服務。警方其後指摘示威者阻塞道路令救援工作受延誤。然而,據報警方曾拒絕為已抵達警總附近的救護車開路,又過了很久才打開警總東面入口閘門讓救護員進入。此外,經救護車送往急症室的部分人士沒有接受診治便離開。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為何警方拒絕為救護車開路;

(二)由救護車抵達警總附近至其接走各報稱不適者分別相隔多久;及

(三)有否評估,上述由救護車送往急症室的人士當中,有多少人真正需要接受緊急診治,以及緊急救護服務有否遭濫用?

答覆:

主席:
  
  六月二十一日早上約十時五十分,有示威者堵塞灣仔夏慤道、軍器廠街、告士打道一帶,再進一步包圍警察總部。示威者的行為嚴重影響警方的工作,包括警方向市民提供的緊急服務。

  警方當日於中午時分通知文職人員可選擇先行離開警察總部,直至下午大約三時三十分,警察總部只剩下東面一個給傷健人士使用的出入口未被示威者堵塞,但其他汽車及行人出入口已被示威者用大量物件堵塞,無法通行。當傷健人士的出入口於下午約四時四十五分亦被堵塞後,仍然身處警察總部的所有員工均無法離開。警方曾多次向示威者要求讓路給警察總部的員工離開,但都不成功。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期間,以鐵馬及雜物堵塞警察總部出入口大閘、向警察總部擲雞蛋、在外牆塗鴉、用膠紙遮蓋設於警察總部外牆的閉路電視,示威者亦向警務人員淋油及以激光射向警務人員的眼睛。

  有被困警察總部的職員,包括孕婦、長期病患者、嚴重病患者及一些年紀較大的員工其後表示感到身體不適而需要緊急救護服務,警方於當晚約九時三十分召喚緊急救護服務。

  消防處當晚共調派五輛救護車、一輛消防處多用途車,以及一輛快速應變急救車前往警察總部處理緊急救護服務召喚。由於告士打道路面有障礙物及附近街道有大量人群,救護車未能駛近位於告士打道的警察總部西面閘口,而需要停泊在謝斐道及分域街交界。期間,在場救護人員嘗試將救護車緩慢駛過示威人群,可惜未能成功。此外,救護人員亦曾經研究移開路上障礙物,但考慮到障礙物的數量及現場情況,認為該做法並不可行。消防處亦曾與警方探討,利用直升機在警察總部的天台將緊急傷病者送往醫院治理的可行性,但經過硏究後認為存在技術及行動安排等限制,不適宜讓直升機降落在警察總部的天台將傷者運離。

  首批救護人員連救護車大約於晚上十時三十分到達分域街,但因道路被示威人士嚴重堵塞,因此救護車無法進入警察總部。救護人員其後大約於晚上十一時十一分,在分域街及謝斐道交界帶同抬床及救援裝備步行前往警察總部西面閘口。由於西面閘口路面上有大量障礙物,救護人員須改為經過人群步行前往警察總部的東面入口,並約於晚上十一時二十七分抵達東面入口樓梯位置。由於警察總部東面入口的電動閘因示威活動而暫停運作,因此需要時間拿取鑰匙以開啟有關入口讓救護人員進入警察總部去接觸傷病者。首批救護人員其後約於晚上十一時五十一分接觸到警察總部內的傷病者,並將他們分批送院。

  六月二十一日晚上警察總部內有13名員工身體不適,他們連同兩位陪同人員共15人登上救護車,分別送往瑪麗醫院及律敦治醫院。 

  市民有和平表達意見的權利但必須守法。堵塞警察總部出入口及惡意阻撓警方員工自由出入,令被困而有需要的警察總部人員延遲獲得診治,嚴重超越和平表達意見的底線。警方於六月二十一日晚上一直與救護人員透過消防通訊中心進行聯繫,以令身體不適的警務處員工可盡快獲得緊急救護服務,這是警務處照顧員工的應有責任,亦是救護車提供緊急服務的目的。

  市民對社會目前情況的不同意見,決非通過違法行為或暴力所能解決。這四個多月不斷升級的暴力事件、縱火及破壞行為更令每一個香港人都感到震驚、焦慮和痛心。我們當前首要的任務就是要遏止暴力、捍衞法治、恢復秩序和恢復社會安寧。我希望社會各界以對話代替對立,讓社會重新前行。

  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9-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