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刻改善本港醫療服務

28/5/2008

主席女士,我們今天的議題是“ 立刻改善本港醫療服務”,當中包括很多範疇,而多位同事剛才已先後就著不同的層面發言。

我主要想談談今天提出修正案的原因。首先是關於精神科服務的問題,我們看到現時的精神科服務主要是偏重於治療方面,這正正跟醫院管理局 ( “ 醫管局” )想把大部分住院精神病人帶回社區康復的做法,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因為如果我們仍然把精神科服務集中在治療,即診症方面,並仍然只在醫院進行的話,那便違背了世界現行的趨勢,而政府亦曾說希望把大部分精神科病人帶回社區,讓他們慢慢康復,這其實是非常好的理念。

但是,反觀現時的情況,我們看到現在的情況是,如果1 名精神科病人要在社區內康復,很大程度上須有精神科的社康護士及一些精神科的治療團隊來配合。

就精神科社康護士來說,現時全港只有1 1 8 位,即不足1 2 0 人,雖然可能會增加 ─ 我希望會增加,但全港有7 個醫院聯網,每個聯網約有1 7名社康護士,即不足2 0 人。換言之,如果當局真的想要在社區進行精神康復的工作,每個聯網的精神科社康護士只有不足20人,卻要照顧聯網內非常多的精神科病人。康復工作除了要有護士外,還要有醫生、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及臨床心理學家等。可是,這些人士均沒有被列入這個範圍內。我想請問政府,在這情況下,這樣的精神科服務,如何能夠貫徹到一如政府所說般,把精神科病人帶回社區,讓他們康復呢? 沒有這樣的配套,根本是一項空談的政策,要落實的時候,是行不通的。

當然,政府表示我們現時在社區上已設有精神科小組,而這個精神科小組的確很有用。但是,我看到它的職能仍未能夠全面發揮,而我們已說過很多次,精神科小組不是一位醫生加一位護士前往探訪病人,進行評估便可以。這個精神科小組的功能其實應全面提升,成為我們倡議很久的精神科社區健康衛生服務團隊。當中當然包括我剛才提及的醫生、護士、藥劑師、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臨床心理學家及社工等人士,讓他們發揮功能,真正幫助這?精神科病人,讓這些病人回到社區,與家人及社區結合起來,提供較好的復康工作。

我希望政府不單是說,我們已有社區的精神科小組,而是希望這個小組的層次能夠提升和增加資源,令工作可以發揮得更好,真正幫助政府落實把精神科病人帶回社區康復的做法。我希望政府能在這方面加大力度。

另一方面,我想談談重開護士學校的問題。當然,護士人手不足,要增加護士供應,我想這是每個香港人都覺得有需要,是絕對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就這個問題,我作為業界代表,為何會刪除郭家麒議員議案內有關重開
護士學校,增加護士人手的要求呢? 就這方面,我想稍作解釋。最主要的問題是,政府在2 0 年前已回應了國際趨勢,以及業界和市民的訴求,提升了護理質素,而最可行的辦法是把護士培訓納入大學課程。在2 0 年後,香港
今時今日在4 所大學,包括香港大學、中文大學、公開大學和理工大學均設有培訓註冊護士的課程。

不過,現在護士人手不足的最主要問題,並非是否納入大學課程的問題,而是在過往20 年內,政府在護理人力資源規劃上往往出現失誤,每每在財政欠佳的情況下,醫管局便聲稱已有足夠的護士,這是在20 0 0 年發生的問題。所以,政府是浪費了護士的人才。一旦護士人手不足時,便馬上“ 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要求重開護士學校。我相信這種不是真正可增加護士人手的做法。我們作為業界,絕對期望政府可加大力度,提供充足的護理人力資源為本港市民服務。

但是,我認為如果要以重開護士學校這手段來進行的話,是一個短視的手段。不過,現在已別無他法了,因為如果不重開護士學校,以最快的方法來提供護士,我們便看不到有甚麼其他可行的方法。對於這種權宜之計,我們認為在短暫的情況下是可以接受的。但是,重開護士學校絕對並非提供更多護士的方法,因為這種做法正正跟政府本身的政策是背道而馳的。

此外,我們看到問題根本並非是否重開護士學校,或把護士培訓納入大學課程的問題,歸根究柢,護士短缺是政府在過去十多二十年,沒有將護士人力資源妥善規劃。這方面,我期望政府不要以為匆匆重開護士學校,便解決了這個問題,希望政府可以在這方面加大力度及立定決心,做好未來5至10年的一套全港護理人力資源規劃,令香港不會再出現護士人手突然不足或太多,以致出現要重開護士學校或大學培訓是浪費護士學校的說法。這種情況只反映出政府在管治和行政上的無能,我希望政府能三思。

在這情況下,我們絕對不支持郭家麒議員有關重開護士學校便可以增加護士人手的說法。除了護士人手外,護士的質素也很重要,所以,我在我的修正案中也提到應因應現時護理界的訴求,盡快立法成立護理專科學院。當然,我知道局長與他的同事也正在加把勁進行這件事。我在修正案中提出這點,是希望再次提醒政府加快步伐,協助成立護理專科學院。這做法的好處是可以加快落實護理臨床專科化,令護理的臨床實務無論在社區或醫院等不同場合也可以更專科化。當然,病人的福祉最後也可有所提升,所以希望能做到這點。

最後,我想談社區衛生服務團隊。就局長提出的醫療改革方案,多位同事剛才也談到錢的問題。其實,就局長所提出的最基本問題,我昨天就營養標籤發言時也提過,基層護理服務其實非常倚重社區的護理工作。如果社區的護理工作做得好,市民的健康改善,要住院的人也自然會減少。在這情況下,我便在修正案中提出應加快成立社區衛生服務團隊,以改善基層醫療。

在過去4 年,我其實已在不同場合重複提出這件事。衛生服務團隊包括醫生、護士、藥劑師、營養師和不同的治療師。這一隊人正正可在社區內發揮基層健康護理的最主要作用,令社區可以得到不同的好處。我先以藥劑師為例 ─ 不要偏心地經常只談護士,在社區內很多藥房其實也有社區藥劑師,他們的好處並非只是按照藥單為病人配藥,他們可以教導病人及其家屬如何使用藥物和照顧自己,告訴病人服藥後的反應,並告訴病人在服藥後如果有不良反應,便應向醫生求診等,這是社區藥房最重要的工作。香港兩大藥房( 即屈臣氏或萬寧)也有社區藥劑師,我每次到那媮坁垣氶A也看到店內的社區藥劑師非常忙碌地與客人親切地談話,這正正是社區藥劑師最主要的作用,也是基層健康服務護理中的重要環節。

我剛才所說的只是一個例子,我期望局長或政府在改善醫療方面,真的要盡快下定決心加強整體衛生服務團隊的角色,這樣便能真正幫助香港建造一個較健康的社區、社會。在這情況下,香港對醫院的醫療服務需要自然相對會減少,這才是較好的方法。

所以,我這次提出修正案,是希望再次提醒和促請政府面對剛才提出的數項問題,便是正視精神科本身的資源配套和康復情況,真正進行全面性的護理人力資源檢討,光是談開辦或關閉護士學校,是不能解決護士人手短缺問題的。

最後,要做好基層健康,發揮社區基層服務團隊或社區健康服務團隊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