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兒童及長者的傳染病預防工作

7/5/2008

代理主席,我相信今天這項議題非常適切,因為大家都知道,近期在社區方面,不論在安老院舍或學校,均有不同程度或不同種類的傳染病爆發,例如有同事剛剛提及的腸病毒,或在學校或老人院內爆發流感。

我們可以看見一個特色,便是這兩種地方均是人口特別稠密,有很多人聚集在一起,而這些人是長時間地最低限度有6 至8 小時以上聚集在一起,可見這些是屬於高危區。當然,同事想指出的是,如果要加強他們的免疫能
力,為他們接種疫苗是一個方法,但我今天想從傳染病的角度看,我們如何可令政府真的有好措施,來幫助這些社區安老院和學校,以減低它們爆發傳染病的風險。

回顧過去,兩位同事剛才也指出了,在接種疫苗方面,政府似乎有不足之處。例如在小朋友方面,二十多年來的疫苗種類沒有多大改變,可以說是由小接種到大,我們的下一代現在也是在接種那些疫苗,但是否有效呢? 很
多事物其實已經改變,但政府在資源和措施上並沒有跟隨,沒有將它改變為有效的措施。這點令人感到可惜。

另一點是關於長者的。雖然長者現時在流感高峰期可以打流感針,但我們看見,只有70 歲以上的長者才可免費打流感針,65 歲以上的長者要獲得免費打流感針的機會很微。因此,不論在社區或老人院,他們患流感的風險
便會增加。當然,我在這塈き甈F府(正如鄭家富議員剛才也指出了,既然所耗費的資源不多,)可以增加資源,保護他們。

然而,我想從另一角度考慮這件事。光靠為他們打流感針或改善小朋友接種的疫苗,其實未必一定可以解決整個問題,問題在於我們如何應付,這才是有效的措施。我想周局長應該清楚。他身為醫生,應知道如何截斷傳染
鍊。傳染鍊在社區是很重要的,尤其在人煙稠密的地方。在這樣高危的地方,如果光是為他們接種疫苗,只不過是在他們個人身上加上一些被動式的保護而已,最重要的其實是政府應加強一些在社區上的健康工作。

局長正在討論醫療融資改革,提及基層護理,如何加強這方面,才是一個很重要的環節。我們可見,學校現時在預防感染方面做得非常不足。在衛生措施方面,除了在SARS 期間有些相關人士站出來說要勤洗手、戴口罩外,學校內是缺少了感染控制和預防傳染的意識。我們很明顯看見,要截斷傳染鍊,除了要注重個人健康外,對於一些傳染形式,以腸病毒為例,糞口傳染、飛沫傳染,甚至接觸傳染等,我們也要知道怎樣可以截斷。然而,學校在這方面的意識卻較為薄弱。

就此,我建議與?生署加強合作,向衛生署加撥資源,落實一校一護士的方案,令每所學校可以定期有護士到校內宣傳如何打斷傳染鍊:如果有我們剛才所說的糞口傳染,便應勤洗手;如果是飛沫傳染,便應戴口罩。如果
可以隔離,便不會受到傳染,可以直接截斷傳染鍊,為學童多做一點工作。當然,這些護士對社區也有幫助,尤其在學校方面,可加強個人健康保護及預防疾病的意識,涉及的資源不會太多,但政府似乎就忽略了這項工作,令
學校繼續成為高危區。當然,一旦出現了傳染病,當局會匆忙地宣布停課、 隔離。這是一些消極的方法,我認為最重要的方法,是要基本上做到上述措施。

在老人院方面,我們看見現時的老人院,尤其一些私人老人院,在控制感染方面的工作做得非常差。我之前曾提出質詢,詢問政府曾就此做了些甚麼工作?政府答覆說有派人到老人院或安老院舍,訓練一些人負責從事控制傳染的工作,或訓練一些感染控制主任,令他們可加強控制感染的工作。可是,這些人通常也不是專業人士,儘管接受了一些基本訓練,仍未必有足夠知識可以做到這一點。

所以,我認為在安老院方面也可加強一下,硬性規定每間註冊安老院舍應開設感染控制主任的職位,由護士或有關人士擔任,不應由普通人擔任,因為前者的意識較強,可以在老人院舍內進行監察,協助長者,除了教導他們個人健康?生的知識外,也可就不同的傳染形式提供不同的指引和做法,保障長者,令他們不致處於過於高危的情況,受到感染。我相信如果政府能在這方面加撥資源,也是一件好事。

此外,安老院和學校的監察工作也是很重要的,我們不能光說一校一護士,或開設感染控制主任便可解決問題。政府有責任確保這些高危地方,例如社區安老院和學校,切實執行這些感染控制措施,截斷傳染鍊,這才是較有效的方法。

最後,如果我們採用不同的方法,加上加強和改良疫苗接種或為長者提 供防疫注射,便會是更有效。我相信配合以上種種方法,安老院和學校做好感染控制,風險便可減少了。多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