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2009年度財政預算案

16/4/2008

主席女士,正如同事指出,政府今年的財政盈餘,創出歷史新高,超過1,150億元,財政儲備達4800億元。我相信普羅大眾均期望政府能夠體恤社會上不同階層,讓他們能分享成果。我看到財政預算案(“ 預算案” )本身尚可回應不同階層市民的訴求。

當然,作為衛生服務界的代表, 我最高興看到的, 莫過於政府在預算案中承諾將會預留5 00 億元推動醫療改革。我相信這顯示政府是有決心就纏繞?香港過去二十多年、尚未解決的問題而推動醫療改革。但是,我看到社會上大部分人都把醫療改革的討論重點集中在醫療融資方面。正如不同的同事也提到,供款應佔月薪的多少個百分比, 才可以令他們在老年時有得用呢? 當然,我理解政府這次提出的報告書,所談到的醫療融資部分,也會令市民覺得似乎是要向他們的“ 荷包” 打主意,而且也改變了一些概念, 例如能者多付, 錢跟病人走等。這是因為政府開始提出, 健康的問題日後由大家共同負責,而不再是完全由政府負責,各位也要負責一下時,令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在醫療融資的供款問題方面。

作為衛生服務界的代表, 我希望大眾不要忽略醫療改革的核心。其實,現時醫療改革的核心是要發展基層健康服務的重要工作。不過,我看到預算案本身有一個很大的弊病,便是沒有?墨或預留較多資金來進行基層健康的預防性工作。大家在辯論醫療融資之餘,預算案現時投放的資源很大部分並沒有投放於社區健康推廣、基層護理等工作。如果政府要發展基層健康服務這些預防性工作,便應在這次的預算案中同樣加大力度,增加資源,投放較多預算在有關範疇,令社區第一層和第二層方面也可以加強預防和健康推廣的工作, 令香港成為真正的健康城市。

另一方面, 剛才已有同事談過,便是兒童的免疫注射計劃。在過去2 0 年, 兒童免疫注射計劃其實沒有甚麼大的改變, 除了分別在1 9 8 6 年和2 0 0 7 年加入乙型肝炎疫苗及更新小兒麻痺和百日咳疫苗外,並沒有作出甚麼重大改變。剛才有同事也指出, 科技發展日新月異, 已經有很多新的疫苗可以發展出來,為甚麼我們的政府在近年來也不太?意在這方面,為我們的下一代更新兒童免疫注射計劃, 以減低他們感染肺炎鏈球菌、流行性感冒、水痘和甲型肝炎等疾病的風險呢?

我期望政府在這次的預算案中真的可以多做點( 正如我所說)預防性的工作,多花點錢,在將來有需要使用醫療服務時,亦會減輕了第三層要做的事。當然, 我知道政府一定會說, 我們要審慎理財, 但在過去2 0 年也沒有大改變的兒童免疫注射計劃,也應在這次的預算案中寬鬆一點,多撥出一些款項, 為我們下一代的健康?想, 這是政府值得考慮的。

此外,政府這時候亦在天水圍北推行公私營合作的購買基層醫療服務試驗計劃。當然, 我覺得這個計劃對天水圍北的朋友來說, 是非常好的, 因為他們暫時未有一個公營的門診診所。我希望這個試驗計劃可以落實政府所提出的“ 錢跟病人走” 概念, 並可以伸延至其他有需要的區份。不過,我的一些業界朋友也提出其他更有效的計劃,例如社區藥劑師同樣扮演重要的角色,不只是家庭醫生或一些私家醫生才能參與計劃。整個計劃最主要的目的,也是要發揮基層醫療在家庭醫學方面的預防概念。在這個情況下,我相信社區藥劑師也可以發揮到醫藥雙方共同分擔推廣健康和基層首站的角色。此外, 如果可以引入護士診所( 即nurse-led clinic) , 也可以更有效地在經濟角度和健康角度推廣健康。政府在推行這個計劃後,應該慎重考慮再加入這些元素。

關於長者醫療券的問題,很多同事也談及過,但就長者醫療券的原意而言,我相信不止是讓長者利用5 張共值2 5 0 元的醫療券求診這麼簡單,而是要帶出一個很重要的信息,令長者知道政府現時補貼他們進行健康推廣,並預防及醫療疾病。所以, 我相信重點不應該集中在25 0 元不足以看醫生。問題是, 這2 5 0 元是否足以向長者推廣健康和預防疾病呢? 這未必是足夠的。多少才是足夠? 我們暫時沒有一個實際的估計,希望政府可以透過今次試驗後, 將來可以告訴我們, 平均而言, 一名長者究竟每年需要使用多少次這類服務, 或長者本身是否覺得足夠。

除此之外, 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這次的計劃只惠及70 歲以上的人,政府可否在今年財政盈餘這麼多的情況下, 把年齡限制放寬至65 歲以上的人。如果不增加金額, 也是2 5 0 元, 雖然在座之中很多人也未能受惠, 但我想在社區之中, 很多6 5 歲以上的長者可以受惠。此外, 由於長者券的概念不只是用來看醫生,並能用作推廣健康和預防疾病,因此可能會令我們在第三層醫療的壓力有所減少。

我也想談談長者的長期護理服務。剛才有同事指出,政府建議增撥6 , 00 0萬元, 提供不同的日間護理或安老的宿位, 也有同事提過, 我們現時約有2 3 00 0 人在輪候,要輪候3 6 個月。這區區6 ,0 0 0 萬元, 只約等同於600至7 0 0 個宿位,是否杯水車薪呢? 這是見仁見智的,但最少也聊勝於無。更重要的是,就長者護理服務來說,增加宿位量並不能解決重要的問題。作為?生服務界的代表,我想指出, 現時除了宿位量之外, 宿位的質素也是我們忽略的重要環節。其實, 現時很多入住安老院舍的長者,健康情況不是太理想。我們過往只把安老院舍當成是福利事項,把入住的長者當成是能夠活動自如,所提供的只是一些基本的生理照顧,忽略了很多不同的健康和疾病需要。在這個情況下, 政府其實應該重新檢討是否應該增撥資源, 以及安老院舍護理服務的質素是否有保證。

過往的法例規定,一名護士可以照顧6 0 名長者,或6 0 名長者須有一名護士,這項條例是否已經過時? 是否應該作出檢討呢? 我們在社區不同的組織也進行過一項調查,基本上,不同社區的安老院舍, 現時共欠缺6 0 0 名護士。在這情況下, 是否應該有較好的規劃,提供足夠的護士,令安老院的長者能有足夠的護理, 保障質素呢? 所以, 只?重宿位量未必能夠解決問題。

當然,談到護士人手不足的問題,這是我的老本行,我也想談談。我對這次的預算案有點失望,因為政府沒有特別提出一個長遠的規劃,令香港不再缺乏護士。我們剛說過,安老院舍可能欠缺6 0 0 名護士,醫院管理局( “ 醫管局”)也表示未來數年可能欠缺600名護士,現在它們各自想辦法培訓護士,這是否一個好的方法呢? 我相信不是。與其如此, 政府應有責任在預算案中比較明確地撥款,讓香港未來5 或10 年內有一個長遠的護理人力資源供應, 令香港的護理質素可得以保證。

我也要談談長者地區中心的問題。政府在預算案中建議每年增撥1,800 萬元,增聘長者地區人手,以增加輔導服務、轉介、處理長期護理服務的申請等。我想指出,這些錢可能多數花了在行政費用方面, 以致不能提供太多的專業服務,而長者地區中心需要的其實是專業服務,例如健康檢查等專業護理服務。政府似遺漏了聘請護士、社區藥劑師或營養師來協助長者, 發揮長者地區中心的最重要目的。我希望政府這次增撥資源能多做點工作。

此外, 我想談談精神科服務。近年有不少慘劇發生,都與精神病有關,亦反映到政府在政策改變時沒有一個足夠的配套。為甚麼我這樣說呢? 政府響應國際趨勢, 將精神病人帶回社會,希望他們在社會中復康, 這原意是好的。可是, 如果精神科的社區服務團隊, 包括精神科的社康護士或社區外展醫生不足夠時, 便根本不可能有足夠的配套, 讓精神病人在社區康復。我們還剛剛知道,由於項政策上的改變,醫管局計劃在2 00 8 - 2 0 0 9 年度減少精神科的病床。在醫管局把這些資源收回後,政府有責任要求醫管局把這些資源投放在社區服務,醫院所節省的錢則應該投放出去,配合社區的精神健康政策, 讓社區增聘更多精神科護士或社康護士, 以至是外展隊的醫生, 才可令這做法更有效。

老人精神科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醫管局在2 00 8 - 2 0 0 9 年度獲政府額外撥款聘請7 名醫生, 加強老人精神科外展服務。不過, 只有7 名醫生, 工作是不會成功的。為甚麼呢? 整體的精神科外展服務除了醫生外,也要靠護士和其他的康復治療師,因此,政府應該加大力度提供資源,不止是聘請醫生,而是應該聘請一個團隊中的重要成員,希望精神科外展服務計劃得到延續和有效, 可以成功發展。

談了醫療、衛生這麼多,我應該談談食物安全的問題。在監察食物的價格方面,我們可以怎樣做呢? 近來,我們的焦點集中在百物騰貴、通脹重臨,出現搶米潮,每種食品也很昂貴。政府當然有責任穩定食物供應, 我相信它對此是責無旁貸, 一定有需要做的。不過, 最重要的是, 在這個情況下, 我想政府 ─ 在這方面, 兩位局長可能也與事情無關, 是關乎海關的工作─ 應該調查是否有人在這時候趁機輸入一些走私、不合法的水貨,因為這些貨物的質素是無法監管的。政府應該進行監管,確保在市面流通的食物是安全的,加強巡查方面的資源, 但我看不到預算案有談及這件事。對於確保食物安全, 不應只是周局長的責任, 海關也要留意這方面, 不要因為通脹或百物騰貴, 而令人有機可乘, 把一些不合標準的食物運來香港, 並在政府監管巡查不足夠的情況下, 令市民受害。

與食物有關的營養標籤法,很快便會展開熱烈討論。就此,我認同政府的做法,切實地把營養標籤在香港落實。當然,有關豁免等方面細節,仍有待討論。整體來說,我覺得營養標籤方面是可以做到的。既然要推行營養標籤法, 預算案也應預留一些款項,協助有關方面落實營養標籤,讓它不要以食品須有營養標籤為藉口而加價,致使惡性循環出現,這是我們不想看到的。

至於加強食物安全監管和化驗工作方面,政府今年增加不少資源和人手,將政府化驗所的食物分析工作做得更好。我當然希望政府可以持續撥款,令化驗所的人手得以延續,在食物安全方面有一定保證。

最後,我想談談長者的住屋問題。長者家居環境的維修 ─ 孫局長剛好不在席 ─ 是很重要的。在改善長者家居方面,政府預留2億元為長者的家庭,特別是獨居長者,安排提供小型家居維修和改善工程, 我們是十分支持的。此外,我亦十分支持政府委託房協為長者物業維修的10億元計劃。不過,這些政策未能使很多貧窮或赤貧的長者直接受惠。我希望政府可以在預算案中增撥款項, 讓一些獨居老人或貧窮老人也可以受惠。

主席女士, 我謹此陳辭, 支持議案。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