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大學資助學位課程的學額

9/4/2008

代理主席,我認為今天的論題很有意思,為甚麼呢? 因為我本身也是在大學任教, 看出了很多問題。首先, 我想回應一下曾鈺成議員剛才所說, 指現時的私立大學很弱這一點。對此, 我是同意的, 原因是資源少導致它們弱, 但卻並不代表現時的私立大學在學歷等方面弱。以公開大學為例,我們的學生其實一點也不弱,只是資源實在太弱了。以籌建第二期為例,我們是談了很久才能籌建成功。這也是有關係的,為甚麼呢? 我們談到私立大學, 我稍後會提出修正案, 建議增加第一年護士學位課程的學額, 與此也是有關係的。不過,我現在想回應曾鈺成議員,指出“弱”,是在於沒有資源。

如果政府可以扶上一把, 私立大學便會變得不弱, 而會跟其他大學一樣強。讓我說回正題。回顧歷史,在過往的財政預算案中,政府似乎每年對小學、中學甚至大學的研究發展均有增加撥款, 但我亦從文件看到, 自1994-1995 年度至今,政府一直把第一年學士學位學額維持在1 4 5 0 0 個。屈指一算, 似乎十多年也不曾增加學額。雖然每年也有增加研究發展的經費,但卻不曾增加第一年學士學位學額。這是很有趣的。為甚麼會沒有增加呢?政府稍後可能會解釋為甚麼沒有增加。

我今天的修正案,特別是針對第一年護士學位課程的學額資助。為甚麼有這個需要呢? 我稍後會解釋。學額其實是否有所增加呢? 是否因為已經達到飽和, 因此無須增加呢?有同事剛才提到,例如李華明議員、張文光議員、曾鈺成議員均有提到,較諸其他已發展國家,例如新加坡等,香港本身適齡學生入讀大學的比例為18%。我不重複數字, 但如果我們拿這些數字稍作運算, 便可以看到香港適齡學生入讀大學的比例為1 8%, 新加坡則為2 3. 5 %, 相差5 %, 差額似乎不是太大, 但較諸歐美各地, 平均而言, 它們大學生的入學比例超過6 0%, 香港跟他們比較, 相差了4 7%。由此可見, 差額是否很大呢? 請局長稍後解釋一下,為甚麼十多年來,第一年學士學位的學額仍停留在1 4 50 0 個呢? 局長可能有他自己的解釋。

當然,我同意政府在規劃經濟或教育時,是要以每一個地方的經濟發展情況、教育制度、歷史人口背景各項因素為根據, 看看現時專上學院或大學的學生比例會否過多、過少,或有否出現了我們所說的“ 教育八萬五” 泡沫情況? 我想政府其實要在這個時候交代一下,它是用甚麼準則,訂出第一年學士學位的學額呢?政府可提出一些甚麼準則, 告訴我們十多年也無須變,仍是維持在這個水平呢? 我想政府或局長稍後交代一下,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是否我們香港的人才已經足夠, 無須再培訓呢? 政府可能較我們更清楚。政府須交代一下,因為我們也很想清楚知道。

如果純粹從人口角度來看, 本港在1 99 0 年代有5 6 0 萬人, 現在已差不多達70 0 萬人, 人口增加了, 但第一年學士學位的學額卻沒有增加, 為甚麼這麼奇怪呢? 反觀另一個事實,我們看到本地大學的非本地學生的比例,由1 9 9 3 年的2 %, 增至2 0 0 7 年的1 0 %。稍作簡單的運算, 是相差了8 %。這即是說,政府有一個奇怪的做法, 便是在過去十多年, 它增加資助一些非本地學生,但卻沒有增加資助本地學生。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呢? 政府是否希望引進多些人才? 是否香港已經沒有人才,所以便要從外地引進多些人才呢? 是否因為曾特首早前說過香港的出生率不足,香港人要多點生育呢? 我不知道是甚麼原因,希望局長可以考慮多些因素。不過,奇怪的是,政府過去的資助,並沒有資助我們本身第一年學士學位的學生, 反而增加了非本地學生的資助。這是比較奇怪的。

政府經常說二三十年後,香港的人口會嚴重老化,每兩名長者須有5 名適齡的工作人口供養他們,但如果我們一直不增加人才,不讓我們的人才做得好,試問屆時是否真的有足夠人力資源,支持我們老化了的人口呢? 這是值得我們的政府深思的。

我相信本港現時有不少高考考生的成績是達標的,讓我舉出一些簡單的數字為。在2 0 0 6 年,有約1 5 50 0 人考獲預科後的資格,但不幸地,有1 000人不能入大學,因為學額不曾改變,十多年來也是14 50 0 個。因此,有一千多人只能成為我們同事所說的“ 倔頭進士” 、副學士等。當然, 富有的學生可以選擇出國留學,但這樣是否白白浪費了我們的一些人才,浪費了我們一些可以培育的下一代呢? 在這方面, 政府可以想想應該怎樣做。

說回我的老本行, 便是護士學位的問題。18 年前, 即1 99 0 年, 香港開辦了第一個護士學位課程,當時只有4 0 個學額。在1 8 年後,統計一下數字,現在約有六百多個第一年護士學位學額, 相對地是增加了很多,但其實醫院管理局或政府也說, 每年約須有1 000 至1 200 名註冊護士。綜合計算, 3 所獲政府資助的大學和1 所私立大學( 即公開大學), 每年培訓出來的人才只立法會 有七百多人,試問怎樣可以應付現時護士人手短缺的情況呢? 就此,政府是否要增撥資源, 投放於第一年護士學位學額, 以應付未來的需要呢?

現時的安排很簡單,政府說不會特別資助私立大學,但卻對3 所資助大學說會增加第一年護士學位的學額,只是不會有新的撥款,要他們自行作出調動。然而,試問哪個學系會願意削減自己3 個學額撥給護理系呢? 我想這情況是很少的。所以, 最終增加的學額完全不多。我想政府應反思, 究竟是否真的要特別新增撥款,幫助3 所院校和私人院校,增加第一年護士學位學額。最重要的是在增加學額後,我們可以預見將來不會再出現護士嚴重短缺的情況。我們要知道, 一名護士並非一朝一夕可以培訓出來的。

如果政府現在不加大力度進行培訓,我很擔心我們很快又會看到有護士短缺的情況出現。我們也不想看到突然重開一些護士培訓學校,甚至出現像張文光議員所說的新聞,即某些學校開設副學士學位,但學生畢業後卻沒有專業資格, 浪費了他們的讀書時間。因此, 我促請政府未來在規劃公帑的使用,以資助大學學額時, 除了看勞工市場等其他因素外, 也要從整體社會健康的角度看,考慮是否要增撥新資源, 特別是提供新撥款, 增加第一年護士學位的學額,以應付將來香港整體社會的健康需要,確保護理質素得到保證。

代理主席, 我謹此陳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