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房屋政策

9/4/2008

代理主席,大部分有關長者住屋的議題均甚受我們關注,而所涉及的談論及意見亦很多。政府近年在這方面其實亦做了不少工夫,包括為長者提供家居維修服務。但是, 時至今天, 整體來說, 卻仍未看到政府就長者房屋訂立一些長遠的政策,這叫我們頗為失望,特別是對於這一?大半生為香港付出了很多並令香港經濟可以起飛的長者來說,他們現時大多數都只是領取諸如“ 生果金” 這類少量的回報。

代理主席,談到訂立長遠房屋政策,我想進一步提出一點, 便是我相信每位市民皆期望政府為長者制訂全面而長遠的安老政策藍圖。這不僅是關乎房屋方面, 而是更應配合社會福利、長期護理、醫療照顧、社交康樂等各方面的政策措施,好讓我們每位香港市民在年老時,也大致知道自己晚年會是怎麼樣及政府會為我們提供甚麼環境和福利, 這才是較實際的做法。所以,我提倡應制訂全面綜合性的安老政策, 方為上策。

關於劉秀成議員提出的議案的第(一)和第(二)點,當中提到審視各類長者不同的房屋需要及各區的土地規劃, 我是十分同意的。目前, 在政府的支持和撥地下, 正如其他同事所說, 房委會推出了多項長者安居樂的住屋計劃。這些計劃都非常受歡迎, 而市場的反應亦十分理想。現時應有百多名長者在輪候, 反映這類優質房屋其實是有一定的市場需求的。

政府一向對中產,特別是並非真正中產的中產的照顧不多,他們一般都未能享受普遍的社會福利, 因此這類中產長者房屋對他們來說是不錯的選擇。未來, 由於這?有能力負擔較好生活質素的長者的人數會不斷增加, 政府確有需要檢討興建這類中層長者房屋及讓非牟利團體參與興建長者房屋的政策。

在規劃長者房屋的位置時,我認為應嘗試選擇空氣較好的新界地方,讓長者可選擇在環境開揚的地方居住。當然,我並非提倡把所有老人家遷往新界,而是應同時在市區另覓地方讓老人家有機會在私人屋苑附近居住,讓他們與在附近居住的家人保持聯繫。

對於數位同事就原議案提出的修正案,例如加入醫療的元素,我是十分支持的。有關為長者提供所需的社區設施方面,我認為居住環境的綠化和社區?生隊的設立兩者皆不可以缺少。其實,我一直也向當局提倡推廣社區農圃的概念。這個社區農圃概念的好處, 我想在此不擬重複了。對長者來說,這是可供他們消磨時間的地方,既可以聚在一起,亦可以實踐社會學的一種活動理論,令長者的活動增加,使得他們的社交生活和身心均更健康。所以,我希望在規劃長者住屋時,政府可以考慮進一步伸延社會農圃的概念,令長者獲得更大裨益。

第二,在長者生活方面,長期護理也是不可或缺的部分。在發展長者房屋方面,其實應推廣更多健康元素。我認為現時政府發展長者房屋, 只是認為長者房屋是一項福利, 這個概念其實已經落伍。現時, 我們應該從健康方面出發,發展長者房屋, 充分利用社區現有的基層服務, 例如正在談論的家庭醫生、護士和藥劑師等專業服務人士, 並組成社會?生團隊, 以照顧這一?老人家。所以, 在社區方面, 如果規劃房屋或房屋政策, 不應還是只談福利的事宜, 而是應從?生事宜出發。

此外,有關在完善現時安老院的規管方面,我也是十分贊同的。我想今天的報章也提到一些安老院,特別是私營安老院的質素良莠不齊,政府的監管相當不完善,以致出現很多虐老或綜援金被騙的情況,對老人家是非常重大的打擊。我相信在這方面, 正如我剛才所說, 政府不應只從福利方面規管安老院的政策, 亦應從健康的角度出發。

為何現時安老院一般在長期護理的環節上較弱? 這是因為政府現時對一些資助安老院院舍作出的撥款都是一筆過的。由於現時安老院的撥款都是一筆過, 加上往往是由社工擔任管理的人, 變成了只把資源集中在福利事宜,以致在護理方面只能以有限的資金聘請護士。有些院舍甚至因資金出現問題而只可以根據法律, 聘請1 名護士照顧60 個長者。當人數超出這數目時,便可能會以健康服務助理取代護士, 令長者在安老院內獲得的服務和護理的質素均有所下降, 而且沒有保障。我相信政府應盡快就這方面進行檢討,研究如何在撥款方面幫助院舍確保其護理質素得以提升。我相信作為老人家或當我們日後成為老人家時,無論在長者住屋或長期護理服務方面均可以更安心。

多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