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九龍東公立醫院服務

12/3/2008

主席女士,就梁家傑議員今天提出這項有關改善九龍東醫院服務的議案,正如主席女士剛才所說,列出了不同的修正案組合的文件也有九百多頁。郭家麒議員剛才亦指出,這似乎打破了我們自1 9 9 8 年以來的紀錄。由此可見,這個議會其實是何等關注香港的醫療服務的。當然,局長稍後可能會說,明天便會公布有關醫療改革的諮詢文件,可能會有少許幫助。不過,我相信梁家傑今天提出這項議案,不止是關乎東九龍聯網資源分配不均,更是關係到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在整體劃分聯網的機制、醫院運作服務,以至前線醫護人員人力資源規劃方面的問題。當然,我除了關注以上的議題外,也會特別關注未來長者人口上升,對醫療服務造成的需求,以及其他醫護人員、規劃方面的問題。所以,我特此提出修正案,希望醫管局和局長可以好好規劃一下,迎接未來的新挑戰。現時,根據聯網的基礎,醫管局為公營醫療服務提供不同的資源、提供醫療服務,這個原意是好的,但我們看到,到了真正把資源分配到不同的聯網時,正如我們數位同事指出,卻出現了一種比較奇怪的現象,便是有些地方會少,有些地方會多。正如李華明議員剛才指出,不同的報告的數字顯示,現時,觀塘區內65歲或以上的長者人數,在18區之中是最多的,但醫管局分配給這個聯網的資源卻似乎是最少。我們看到紀錄,在2006-2007年度,九龍東的病床只有2235張,而在2004-2005年度,病床數目是2165張。當然,我們看到病床數目有所增加,但相對有趣的地方是,在2006-2007 年度,撥款只有2. 696億元,但2004-2005 年度的撥款卻較多,有超過2 . 8 億元。為甚麼是這麼有趣的?為甚麼病床增加了,撥款卻減少了呢?在這種情況下,人力資源等是否也可以配合呢?因此,各同事均指出,如果一名長者不幸中風,或是不幸患上癌症,他只可以在九龍東的醫院進行上集的治療,下集卻要被分配到其他的聯網進行。這種安排是否理想呢?

我們再看看我所屬業界即護士的人數。過往,在多個聯網中,九龍東的護士人數只有一千九百多人,是7 個聯網中最少的。當然,病床和護士比例也是有關係的,但是否資源分配令護士人手相對較少?最主要的是,如此不公平的分配,是否真正可以切合社區的需要呢?我們要知道,在現時聯網的資源分配機制下,醫管局是按社區的結構特色、人口特色和病例特色來分配資源。為甚麼我們看到九龍東的情況會是這樣呢?放大來看,在資源分配上,醫管局是否可以不要只看九龍東的聯網,而是看看各個聯網,真正做到按區內的人口、社區結構等來分配資源,以改善區內服務呢?這很明顯是一個疑問。正因如此,我希望政府鑒於這個情況會正視這個問題。

此外,我們現時看到的,並非只是九龍東的情況。正如梁家傑議員所說,我昨天早上7 時坐在聯合醫院的餐廳,不是為了吃早餐,而是要跟下了班的夜更護士,以及在吃早餐後準備上班的早更護士見面。我不是見了很多人,只有二三十人,我問他們的第一個問題是,病房的情況怎樣呢?九龍醫院......聯合醫院病房的情況如何?他們在哪堣u作呢?他們首先是對荍痧滿A我感到很奇怪。在過去3 個星期,我到過不同的地方,同樣是7 時半坐在醫院的餐廳等待跟同事見面,但他們一見到我,首先便是破口大罵,幸好沒有使用粗俗的語句。他們不是罵我,而是抱怨人手不夠、很辛苦、夜更太頻密等。

然而,在聯合醫院,他們卻是對荍痧滿C十多年前,我也曾在聯合醫院工作一段時間,我明白他們有一個很有趣的文化,便是逆來順受。他們笑蚖′O這樣的了,沒辦法,但感到很累、辛苦。這其實是否一個好的現象呢?作為負責任的醫護人員,他們當然是很專業的,無論夜班工作得多麼辛苦,也會盡量做好日更的工作。香港護士協會剛剛進行了一項調查。現時,各公立醫院急症病房的人手比例,高峰期除外,是1 名護士要照顧1 0 至14 名病人,遠遠高於國際標準的4 至6 名病人。有一間醫院,我上星期剛到過那堙A因為是流感高峰期,護士也是人,也有機會患病的。他們說早上上班,1 名護士要照顧2 2 名病人。我看了一看,病房中約有60 張病床, 1 名護士要照顧2 2 名病人,但當時只有3 名護士上班,如何足夠照顧病人呢?以上例子只是簡單說出,現時在公營醫療系統中,護士人手其實是非常緊張的。我剛剛說過,在九龍東,雖然在早餐的時間,我看到同事是笑的,但他們的笑卻是苦笑。他們沒有辦法,惟有是照樣做,同樣地要服侍病人,同樣地要照顧病人。不過,在這個情況下,我擔心一旦彈弓越拉越長,斷了怎麼辦呢?現在是流感高峰期,各醫院也應該有最好的準備。我想不單是九龍東聯網,例如新界西,即何俊仁議員所屬的那一區,可能已經密鑼緊鼓進行了不同的工作,但人手那麼短缺,資源調配又不均勻,會否出現橡皮圈斷了的現象呢?這一區的橡皮圈斷了,便會產生連鎖效應,其他的聯網也可能有機會出現問題。所以,我在此希望局長看看,如何適當地制訂長遠的醫護人手指標和人手計劃。

除了我聽到或看到聯合醫院的同業苦笑外,香港護士協會其實也剛進行了一項調查,發現現時在每一間急症醫院,如果我們用0 至1 0 分對工作壓力進行評分, 0 分為最低, 1 0 分為最高,平均來說,大家也有8 分,即表示壓力非常高,特別是老人科,壓力更達9 分。如果問一問他們對護士工作是否有滿足感, 0 分為滿足感最低, 1 0 分為滿足感最高,平均只有3 分。有趣的是,老人科病房的護士的滿足感平均只有2 分,即較平均分還要低。問他們是否開心?除了看到他們苦笑外,如果讓他們以0 至1 0 分評分, 10 分為最開心, 0 分為最不開心,一般來說也只會給3 分而已。

在這個情況下,我們真的會擔心,現時前線醫護人手那麼緊張,醫管局或局長會做甚麼來協助呢?當然,局長可能會說醫管局採取了一連串措施挽留人手,我希望會盡快加大力度做這件事。我們不知道是否有效,但我們希望看到醫護人手長遠不會再短缺。我希望局長有一個長遠的護士人力資源規劃,不要胡亂說重開護士學校,錄取很多學生,然後三五年後出現護士過剩的現象。這是一個很大問題,也浪費了公營資源。

至於長者服務,我們看到既然觀塘區內6 5 歲長者的人口最多,資源調配是否要做得好一點呢?正如有議員剛才指出,長者服務原來是較差的。聯合醫院希望興建一個日間醫療中心,英文是Ambulatory Day Care Centre,會包括提供老人服務的。我希望局長─我想日後立法會同事也不會反對─盡快撥款興建那個中心,增加人手。至於老人科門診,每天也有病人輪候。我相信梁議員上一次到聯合醫院時,也見到老人科的一位姓梁的顧問醫生。我不知道每次見到他,他有否苦笑?我稱呼他為“福哥”。他見到我時,樣子經常是很慘似的,為甚麼呢?他在聯合醫院老人科工作多年,情況沒有好轉,病人也是要輪候,繼續沒有改善。既然聯合醫院是一個這樣的例子,我們希望在各個聯網中不會出現類似的例子。我希望局長督促醫管局在資源調配方面,能更有效地運用資源。我相信只是增加撥款未必再有用,但經過局長的督促,我希望各聯網的資源分配可以比較友善。

最後,我希望透過今天這項有關改善東九龍醫院醫療服務的議案,可以令當局很針對性地關心本港不同聯網的醫療服務的資源分配和人力資源規劃。最後,不同的聯網也有服務長者的需要。長者是我們其中一項重要資產,希望我們的醫療服務能夠照顧他們。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