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設置育嬰間

12/12/2007

代理主席,多謝李永達議員提出今天這項議案辯論。當我看到今天這項議案的題目是“ 立法設置育嬰間” 的時候,我第一個疑問便是:難道現在有大量母親開始餵哺母乳,而現在的育嬰間並不足夠應付,還是其實設施一直不足, 所以, 我們希望強制規定設立多些育嬰間, 以幫助及保障婦女能更方便地進行母乳餵哺呢?

正因為我有上述的疑問,所以我提出修正李永達議員的原議案,希望讓更多商戶、僱主和機構瞭解到婦女進行母乳餵哺時的需要,從而令他們願意增設育嬰間及方便餵哺母乳的設施。同時,母親餵哺母乳的權利和嬰兒享用母乳的權利應得到保障;當然, 亦希望透過宣傳和教育讓更多婦女進行母乳餵哺。

根據愛嬰醫院香港協會的資料指出,由1992 年至2005 年,婦女在剛剛離開婦產科的時候,她們平均餵哺母乳的比率是持續上升的,1 9 92 年是19%,但2 0 0 5 年已上升至6 4 %以上。同時,顯示嬰兒出生的首數天或開始時純以母乳餵哺的比率, 每年均有增加。純以母乳餵哺的比率, 由1 9 9 7 年出生嬰兒的6 %, 已上升至200 4 年的12 %, 李永達議員剛才也提及。種種數據顯示,以母乳餵哺嬰兒的趨勢似乎正逐年上升。但是,很有趣的情況是,整體來說,在母乳餵哺持續性達6 個月或以上的數字方面,卻沒有上升。相比國際的數字來看,根據壎芵p2 0 0 4 年的數字,可以持續6 個月以上餵哺母乳的數字,大約是1 7%,但相比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平均數字的3 6 %,我們是相距甚遠的。為何會這樣呢? 是否單純增加一些公共設施,或是在口岸、海洋公園及公園等地方增加設施, 便可以推廣持續餵哺母乳呢? 我個人認為這是未必足夠的。我為何會有這種看法呢?

我們看到餵哺母乳是每位母親的權利,而享用母乳則是每位小朋友的權利,但有一點很重要的是,當母親進行餵哺母乳的時候,剛才有同事都提到,她們在某程度上、在不同場合堻ㄔi能遭到歧視或一些不公平的對待。

除此之外,我們看到現時很多婦女在產假完結後,便會重新投入工作崗位。在這種情況下, 很多婦女逼不得已在“ 前四後六” 的假期完結後, 便要放棄餵哺母乳或以母乳和奶粉參半來餵哺她們的嬰兒。所以,我同意李永達議員今天提出的這項議案,要求在公共機構、大型商場增設育嬰間以及周梁淑怡的修正案提出, 要求在海洋公園或出入境口岸等, 增設餵哺母乳的空間。但是, 這樣也無法大量增加或鼓勵母親持續地以母乳餵哺嬰兒。所以,我希望還會在工作間設立育嬰間及育嬰設施,以大大鼓勵母親持續性地以母乳餵哺嬰兒, 我所指的持續性是, 以母乳餵哺4 個月至6 個月以上的時間。

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僱傭條例》, 每位女性僱員基本上享有10 星期的產假,即我們俗稱的“ 前四後六”。當嬰兒出生回家後6 個星期, 即大約1 至兩個月後, 母親便要返回工作崗位, 在重新投入工作崗位後, 她可否繼續以母乳餵哺呢? 有些母親可能會用吸奶器把母乳擠出,然後把母乳放進雪櫃後才上班,這樣, 家中的嬰兒仍然可以繼續進食母乳。有些母親在無計可施下, 惟有在上班前先餵哺母乳, 其餘的便以奶粉來代替, 下班回家後再餵哺母乳。這些現象都是因為《僱傭條例》“ 前四後六” 的規定不能好像其他國家或地方般, 可讓母親有半年以上餵哺母乳的時間。

此外,香港亦沒有一項法例可以保障母親在工作的時候,會有一些小休的時間,甚至是有1 小時讓她餵哺嬰兒或擠出母乳等。既然香港沒有這些條例的時候 ─ 當然,我們現在不是鼓勵母親帶嬰兒一起上班,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但一件可以做的事,便是當母親上班後,她可否在工作時間內,運用一些方法令她可以繼續進行母乳餵哺的活動呢?

在這堙A我想讓大家瞭解一下, 在整個餵哺母乳的過程中, 母親生理變化的過程是怎樣的。一般來說, 母親開始餵哺母乳的時候, 她的乳房便會產生人奶。這是一個持續性的過程, 大約每兩三小時, 當母親要餵哺的時候,她乳房所積存的奶便可以擠出來,這是一個正常的生理過程。當母親開始餵哺母乳的時候, 這個過程是會持續下去, 直至完結, 而這可能是6 至8 個月以後的事情。

但是,當母親有需要上班,她不能夠再進行正常的母乳餵哺,而公司亦沒有任何設備或房間讓她進行擠出母乳的活動時,那麼在母親體內的奶便會囤積起來, 這對母親本身的生理並不健康; 日子久了, 除了對母親本身的生理不健康外, 對產奶的過程也會構成一定的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可以在工作間堻]置餵哺母乳的設施,甚至育嬰間, 讓母親可以安心地在某段時間, 到育嬰間或有這些設施的房間堙A 讓她進行擠出母乳的活動, 讓母奶可以持續地產生, 整體來說, 這對母親本身產生母乳, 是有正面作用的。每次擠出母乳的時候, 便等於嬰兒吸食母乳的情況一樣, 這是有助母親產後修身的。有研究指出, 母親餵哺母乳除可消脂及修身外, 亦有助於子宮回復正常, 對於以上的過程是有幫助的。所以, 如果這種情況可以持續,即當母親重投工作崗位後,母乳餵哺的生理情況仍然可以持續的話, 對母親是有正面作用的。當然, 母親擠出來的奶經過雪櫃雪藏, 回家後便可讓嬰兒享用。

我曾經跟一些婦女交談,她們表示現在上班後,不能進行母乳餵哺的最大困難是, 公司堥S有一個較適當的地方, 讓她們可以安心地擠出母乳: 譬如公司沒有空間、雪櫃、甚至沒有洗手盆讓她們洗手,又或是沒有小休時間,這些都是比較基本的要求。

如果我們真的要推廣母乳餵哺,除了希望母親在產假的時候能夠做到之外,我們更希望當母親重投工作崗位後, 仍然能夠延續母乳餵哺的過程, 讓她們的嬰兒可以享受母乳餵哺4 至6 個月, 甚至更長的時間。

據我所瞭解, 在工作間堻]立育嬰間, 對僱主來說, 也有潛在利益的:第一,機構瞭解並能滿足女性員工的需要,因而有助招聘人才及減少人才流失的機會; 第二, 員工在工作上獲得滿足感, 能提高士氣、責任感及生產力等;第三, 母乳育嬰除了令母親的身體健康外, 嬰兒由於有持續性的母乳供應, 亦會更健康, 對二人來說, 這是雙贏的方案; 第四, 僱主設立育嬰間對社會也有正面的影響,有助公司建立正面的形象; 及最後, 在職婦女如果能在家庭及事業上均能獲得滿足感,即她們無須因為上班牽掛嬰兒,或是因為要照護嬰兒而放棄工作, 這樣令她們可以更投入工作, 促進生產力。就這個三贏方案, 我看不到有甚麼原因令各大工作間堣應設立這些育嬰設施。

當然,我不是要求每間公司都要有育嬰間或這些設施。其實,可以讓不同公司共用這些設施,以方便母親進行擠出母乳的活動。因此, 我提出修正案以修正李永達議員的原議案,加入在工作間堻]立育嬰間及方便餵哺母乳的設施, 使她們可以安心地持續進行母乳餵哺的活動。

當然,宣傳餵哺母乳的重要性也同樣重要,希望母親本身也明白它的重要性;再加上外間無論在硬件或其他方面的配合,希望可令母親持續地餵哺母乳, 這對嬰兒的成長是有正面作用的。在這樣的情況下, 我們希望透過... . ..不一定要立即立法,但最少可產生帶頭作用,無論政府或私人機構的工作間都增設育嬰間時,令母親和嬰兒都能更安心地餵哺母乳,對社會也有正面的影響。

謝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