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檢討資助置業計劃

5/12/2007

主席女士, 在今天討論重新檢討政府各項資助置業計劃時,我認為有一點很重要,是必須先作討論,才可以有效地重新檢討各項資助置業計劃, 這點就是先討論及釐清政府在房屋政策方面的定位和角色。不少評論曾指出, 香港在上一個世紀之所以能夠在短短2 0 年間, 由小漁港成功躍踞世界知名的國際大都市,其中一個很重要因素,就是當時提供了大量的公共房屋予普羅市民, 讓他們有安居之所, 使社會能夠穩定發展,從而加快經濟的發展。時至今天,現時全港仍約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居住在公共房屋。由此可見,政府在提供租住公共房屋政策方面,對香港人非常重要。

我相信市民大眾會認同政府有責任提供出租的公共房屋,以滿足無法負擔私營租住樓宇人士的住屋需要。政府在提供安居之所,解決市民基本的需要時,究竟現時政府是否仍有相當責任協助市民置業? 這是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的社會課題。

政府在20 0 2 年全面檢討房屋政策後, 重新訂明政府的角色是為低收入家庭提供租住公屋,並退出作為發展商的角色,停止興建和出售資助公營房屋。當時的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在2002 年11 月13 日的立法會上指出,市民置業與否應以個人的意願和負擔能力為依歸,政府當年制訂的長遠置業指標已無須保留, 即是政府協助達到當時1 0 年內全港七成家庭置業的政策目標已不存在。曾特首在立法會今年7 月舉行的行政長官答問會中,亦已明確地表示:“ 政府對於中、下階層,特別在公屋需求方面的承擔會繼續維持,令所有香港人也有居所” 。

因此,在檢討政府資助市民置業計劃時,應先檢視政府整體房屋政策的發展方向及角色。事實上, 我認為政府的房屋政策應主要維持集中資源, 為沒有能力租住或購買私人樓宇的低收入家庭提供公營的出租公屋單位。房屋委員會( “ 房委會” )應維持平均輪候約3 年為目標, 讓這些人士能夠“ 上樓” , 安居樂業。現時, 公屋輪候冊上有超過1 1 萬申請人, 平均輪候時間約為兩年, 而平均每月新增的申請約有2 0 0 0 至3 0 0 0 個。政府仍先繼續確保房委會有充足及穩定的土地供應,以滿足社會對公屋的需求。根據目前房委會的建屋計劃,於2 0 0 7 - 2 0 0 8 至2 0 1 1 - 2 0 1 2 的5 個年度,房委會將須興建7 7 5 0 0 個公屋單位,平均每年供應約1 1 5 0 0 個,相信這樣才能夠滿足社會對公屋的需求。

除興建公屋外,過去政府曾透過一些資助置業計劃,包括居者有其屋計劃( “ 居屋計劃” )、租者置其屋計劃( “ 租置計劃” )及置業資助貸款計劃( “ 置貸計劃” ), 以提供經濟誘因, 鼓勵收入較好的公屋租戶置業, 以縮短輪候冊申請人的輪候時間。

我們先談談居屋計劃,房委會自19 7 8 年首次推出居屋計劃,到2 0 00 - 2 0 0 1年度高峰期出售約3 2 00 0 個居屋單位, 至20 02 年宣布停售和停建居屋, 其中的發展和轉變與本港的地產市場及整體經濟息息相關。因此,當我們今天要重新檢討資助置業計劃的時候,尤其復建居屋政策,我們必須連帶考慮對經濟及私人物業市場的影響。我同意政府先進行審慎的研究, 才作出決定。

復建居屋的主要考慮應顧及樓價、市場供應會否明顯失衡及中下價私人樓的供應量。一個理想的公共政策不應間接或直接打擊私人物業市場。同時, 我們須密切留意還有一萬多個剩餘居屋單位預備出售,我們也須留意市場如何消化這些單位。

至於租置計劃方面, 房委會於1 9 9 8 年年初推出租置計劃, 目的是讓公屋租戶以可負擔的價格購買他們所租用的單位, 以協助達到當時1 0 年內全港七成家庭置業的政策目標。大前提是由於這個置業指標已不存在,因此我懷疑是否有需要再推行此計劃。再者,這個計劃與公屋流動性的政策背道而馳, 實在沒有必要再推行。事實上, 除了每年新興建的公屋外, 回收的公屋單位一直是房委會最重要的公屋供應來源,平均約佔房委會每年編配公屋單位數目的一半, 即約一萬六千多個單位。根據目前的預測, 未來5 年平均每年的公屋新落成量只有約1 5 0 0 0 個單位。因此,我認為房委會更須善用現有的公屋單位作重新編配用途。如果將公屋單位售予租戶,有關單位便從此不會再交還房委會以供再編配之用。同時,房委會亦應積極檢討“ 回收空置公屋政策” 及“ 富戶政策” , 讓更多這些單位騰出予有需要的人“ 上樓” 。

雖然近數年經濟復甦, 地價上升,但私人物業市場亦似乎暢旺,樓價有上升的壓力。我絕對同意現在是重新檢討政府各項資助置業計劃的時候,但究竟現時政府的房屋政策是否仍認為有責任協助市民置業,是值得我們深思的課題。當然, 政府亦不能抵賴, 它有責任確保沒有經濟能力的市民可以盡快租住公屋, 讓市民可以安居樂業, 繼續維持社會的穩定發展。

多謝主席女士。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