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支援天水圍

7/11/2007

主席女士,天水圍接二連三發生種種家庭暴力慘劇,有人認為是本港的貧窮問題所導致,亦有人歸咎於社區的城市規劃問題,例如交通不便、區內欠缺就業機會等。一個社會問題的衍生,其實涉及多方面的因素,同樣地,要解決一個社會問題,政府也要從多方面入手。要扭轉天水圍“ 悲情城市”的厄運,社會上不同人士提出了多項積極性的建議,包括增加社區設施、加強鄰里互助,以及增加就業機會等。所以,我們今天便看到兩位局長在席。不過, 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我們在思考這問題時,要想到並非只改善了貧窮、就業機會等情況,一個社區便再沒有問題,其實,居民的健康也是很重要的,只可惜周局長今天並不在席。我認為很多家庭暴力慘劇也跟精神健康問題有關,因此,政府有責任增撥資源,改善現時本港精神科人手不足的問題,並應促進港人的精神健康。

以剛剛發生的天水圍慘劇為例,女事主患有精神病,她的丈夫則患癌症住院,面對種種壓力,我們不難估計女事主是在精神狀態不穩定的情況下,因一念之差而釀成這次悲劇的。女事主有精神病的患病紀錄,理論上應有醫護人員及社工跟進,但為何還會發生這個悲劇呢?顯然這是因為現時的壎肮F策未能顧及精神健康出現問題的人,以致他們得不到適當的幫助。

醫管局現時雖然設有精神科門診服務,但提供的服務嚴重不足,舊症病人只能安排數個月才覆診一次,新症的病人更要輪候1 年以上。可想而知,醫生、護士和社工每天也要處理大量個案。我建議政府現時可以天水圍為試點 ─ 正如施政報告所言,將天水圍作為公私營合作的試點 ─把情緒病病人分流,以便他們可以向私家醫生購買基層醫療服務。我相信這個概念可以幫助天水圍的朋友,一旦他們出現精神問題時,便可以盡快獲得治療, 從而減低發生嚴重事故的機會。

此外,雖然醫管局現時也有提供精神科社康護理服務,透過精神科社康護士的家訪及外展服務,協助精神病康復者適應重回社區的生活,但礙於現時資源有限,所提供的服務實在供不應求。我在不同場合也說過,全港現時只有110 名精神科社康護士,以天水圍附近的新界西為例, 也只有25 名,要他們照顧這麼多人,是很難提供很好的服務的。事實上,社區上大多數抑鬱症患者是不會主動救助的,在這個情況下,他們很希望有人會幫助他們,而在提供協助後, 他們的自殺率也會減低。我們希望當局可以增加精神科社康護理服務的資源,因為這項服務對他們是非常重要的。

精神科社康護士的另一項職能, 便是協助病者與家人、照顧者解決溝通上遇到的障礙。有報道指, 近七成的精神病患者家屬有不同程度的抑鬱, 其中與精神病患者同住的家屬會因擔心患病家人的病情, 或與患病者溝通出現問題而感到不愉快。這批精神病患者家屬是抑鬱症或精神病的高危人士。精神科社康護士可以利用其專業知識, 向精神病患者及家屬解釋有關病症和病徵, 聆聽他們的心聲和所遇到的問題, 從而提供適當的指引, 有助減低這些高危人士所面對的壓力。

因此,我促請當局增撥資源予醫管局,以協助醫管局積極推廣社康護理服務,並加強社康護士的角色,減低同類悲劇發生的機會。

此外, 根據現時的《精神健康條例》( 即香港法例第136 章) 第35A條及第71A 條, 精神科社康護士無權申請手令進入精神病病人的家居、或申請我們所謂的Form I & II 以將病人移往醫院接受治療。因此在應付或處理精神狀態極不穩定的病人時, 他們也須向社工或其他人士求助, 大大減低了精神科社康護士即場處理危機的能力。我建議當局盡快修改這些過時的條例, 讓他們可進入精神病人家居, 直接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檢查及評估, 甚至盡快將病人轉介醫院作適當治療。這樣既能貫徹政府在本年度財政預算案內提出的社區精神健康介入計劃隊伍的概念, 亦能夠避免懷疑患病的病人被延遲治理。

長遠而言,我建議政府盡快組成精神健康社區壎耵A務團隊,當中應包括精神科醫生、精神科社康護士、臨床心理學家、職業治療師,以及社工等專業。藉蚨諯城楛d社區服務團隊擁有的專業知識,在社區推廣精神健康的預防工作,為有需要的人進行健康評估,及早識別有精神健康問題的潛在病人,提早介入,幫助他們回復精神健康。

最後, 我希望當局可以盡快落實預防勝於治療的壎肮F策。其實,我已多次提出, 香港現時的精神健康政策顯然過於偏重治療方面,忽略了預防層面上,而投放的資源也較少。我希望當局不論是在資源調配或新增資源方面也應重視精神健康的預防服務和教育工作。惟有提高市民對精神健康的認知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才能令香港市民的精神狀況維持良好,減少未來對精神科治療服務的需求。市民有了健康的身體 ─ 我相信天水圍的市民是一樣的 ─ 再配合社區內增加的就業機會, 便能提升整體的生產力, 這對促進天水圍社區的發展也有一定的幫助。

主席女士, 我謹此陳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