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 安老政策

24-26/10/2007

主席女士, 我現在就福利事務中有關安老政策發言。

我相信即使“ 年紀大” ,也不等於“ 機器壞”。特首表示要優化人口,除了“ 老有所依” 外,我們希望優化老年人的生活, 促進健康老年, 也應該是施政的重點之一。

如何優化在院舍生活的長者? 改善安老院舍服務及維持高質素的護理服務是必須的。純粹從改善個人?生及生理需要出發是不足夠的,我認為,政府應該在是次施政報告內,全面提升安老院舍的護理照顧服務,包括身、心、社、靈等全面的照顧。同時,在現時的條例下, 有關安老院舍每6 0 個長者對1 個護士的比例的政策已過時。這條例令很多安老院舍可“ 走法律罅” , 不安排足夠的護理同工予這些在院舍住宿的長者, 使護理水準下降。所以, 政府應盡快檢討這項過時的政策。當然, 政府亦應增撥資源, 讓這些安老院舍聘請更多護士。

我希望醫療券是政府實踐“ 錢跟老人走” 的第一步,日後,希望政府把有關的概念應用在資助老人院及長者方面, 使老人家可以用醫療券的概念,實行自己選擇他所需要的老人院。這樣,“ 錢跟老人走” 的概念便可進一步落實,亦可有助減少現在輪候老人院院舍服務的人數,還可令院舍的服務質素提升。當然,這個服務概念,或“ 錢跟老人走” 的概念可運用自由市場來監控其服務質素,藉此使私營安老院舍的環境及服務有所改善,收費及營運更具透明度, 使在院舍生活的長者更具保障。

如何優化在社區生活的長者?政府應盡快協助隱閉長者重投社會、發展社交生活,但維持身心健康亦很重要,除了要增加長者日間護理中心的名額外,我認為政府亦應擴大長者中心的外展工作範圍,加入社區健康服務外展團隊,以提供社康護理、精神健康及復康護理等支援服務。政府表示會推出各項試驗計劃,例如在3 個地區提供護老培訓及陪老服務、為出院後難以自我照顧的長者及其護老者提供綜合支援服務。其實,這些計劃已不是新事物, 是無須試驗的。現時, 已有社區老人評估小組、社區綜合服務團隊在社區為長者提供不同的服務,他們由老人科醫生、老人科社康護士、各專業治療師等組成, 對長者作出全面的評估及建議,以預防意外及減低發病的機會,也可教導長者如何自我照顧,以及教導有長期病患的長者及護老者有關的知識,使他們可得到護理。

此外,現時,醫院管理局會安排曾受過特別訓練的社康護士,為出院的長者提供跟進服務, 把醫院提供的護理服務帶到病者家中。透過探訪,給予長者適當的護理、康復服務,甚至向長者及其家人灌輸正確預防疾病及治療的知識;在有需要時,更會主動向主診醫生報告病情進展,以及把這些長者轉介至醫院接受治療。但是,當局似乎沒有看到現時這些服務團隊的重要性,抹煞了這些服務團隊及社康護士的貢獻,只管提出新的試驗計劃。其實,政府只須提高現時投放在這些服務團隊及社康護士的資源,強化他們的角色和功能,便不用投放那麼多資源在那些要試驗的計劃上,也可達到其目的了。

政府除了善用我們現在的專業人員及資源,以優化居於社區的長者生活外,我亦建議政府推行長者及退休人士的充權計劃。其實,此舉是要透過賦予長者自決的權力,組織及籌備活動,讓他們可以主導退休後的社交活動,令他們去除晚年時較被動和沒有受惠的角色身份,而發展出集體連繫的長者網絡,建立健康活躍的長者社群。

最後,我想談一談如何協助長者過優質的健康生活。首先,是要落實以“ 健康晚年” 為本的安老政策,即協助長者維持高度的體能和認知能力,預防疾病和失能、有正面的心境及自我形像、參與社交及生產活動,以及維持基本的生活所需。如果以“ 健康晚年” 為本的安老政策能盡快落實,不單可減輕醫療福利的壓力,還可有助改善社會經濟及家庭和諧, 亦有助社會融合,讓整個社會更有活力和更具凝聚力。

因此,我建議政府盡快設立全職的長者事務專員,使他更能專注統籌及協調政府的安老事務,以全面落實“ 健康晚年” 為本的安老政策。然後, 政府應盡快重新檢討及制訂有效的老年退休保障政策, 讓社會各階層進行討論, 以達致較有共識的方案, 從而解決長者在晚年時經濟上基本的生活需要,消除老無所依的問題。

最後,我建議政府積極推動及拓展“ 銀髮市場” ,隨著長者人口漸多,所需的服務及消費能力亦會相繼增加, 這是強大的市場潛力, 實在不容忽視。政府可鼓勵私營機構參與, 在公私營機構合作之下尋找商機, 還可開拓新資源, 投放在其他安老服務上。

我謹此陳辭。多謝主席女士。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