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人手政策

20/6/2007

主席女士,我動議通過印載於議程內的議案。

主席女士,我從事護理工作已27年。我記得在1978年,我還未當護士,我在電視上看見一個由護士發起的社會運動,我還記得當時主題稱為“野貓式行動”,是替病人不值。因為當時病人所穿的褲子可能要穿上1星期;床單1星期未換;睡的可能是帆布床;而睡大床的可能突然因某些情況要轉睡帆布床。因此,當時的護士上街表示不滿。

1988年,在同樣的情況下,護士又再前往當時的政府總部請願,對類似情況表示不滿和憂慮。1993年,再有一個“碎心行動”,適值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剛剛成立,出現路向不清晰、工作量又大的情況,令同事非常憂慮,尤其是對病人的護理及服務質素更為擔心。

至2007年,護士再上街發聲,我們最重要想表達的,是現時在護士人手完全短缺下,看不清護理服務所走的方向,不論是在私營還是公營醫療服務,護士人手似乎仍不足夠。在這情況下,護士的工作量越來越大,病人的需求也越來越高,我們擔心護理服務質素下降。我回顧過去,我從事護理工作27 年,主席女士, 我真的看不見護士短缺的問題有一刻曾獲解決。

香港護理員協會在今年年初做了一項調查,發現由10年前至今,一般公立醫院的病床整體增加量約為3.5%,似乎不多。病人的流量,由10年前至今,也增加了18.6%,也並非太多。相反,根據調查,執業護士人數在數年前的四萬多人,下降至現時約36000人,更凸顯了護士人手短缺的問題,不單是公營醫院,私家醫院,甚至是非政府機構也有類似情況。這項調查也指出,現時在公營醫院的急性病房中,在早更,1 名護士須照顧10名病人;在一些康復性,甚至是精神科病房,情況仍惡劣;在夜更的急症病房,1名護士或須照顧18名病人或以上,而精神科或康復病房可能多達28至36名不等。可見護士對病人的比例較差。此時, 局長可能會問,情況究竟惡劣至甚麼程度?

我想舉一個例子,根據一些國際認可的文獻,以及一些已立法的國家,例如美國某些州份、澳洲某些州份、新加坡及國內,他們均認同最理想的是1名護士照顧4 名病人。當然,這是最理想的,而某些州份在立法後,也按這個指標或基準審視情況。文件調查也指出,1名護士對4名病人較為理想,而每增加兩名病人, 病人的康復率便會減少30 %,正所謂“三分醫療,七分護理”。

在這情況下,香港現時1名護士基本上要照顧8至10名病人,我們的病人是否較為危險呢?雖然我絕對相信,我們的前線同事會盡最大努力照顧病人,不要說一雙手所做有限,而工作壓力又大,在這項調查中同時指出,前線護士的壓力 ─如果0分是沒有壓力,10分是最大壓力─ 一般獲9分,可見壓力很大。他們的開心指數 ─即在工作上是否開心的指數,基本上0 分是最不開心,10分是最開心─ 平均是3分。根據這項最新的調查可見, 現時護士面對頗大壓力, 而人手短缺情況亦很惡劣。

當然,醫管局發表的數字顯示,一般公營醫院現時約只有2.2%護士流失。然而,醫管局剛發表的文件頗有趣,該文件指出,他們預計未來10年,每年流失的護士約有500名,但額外的護士需求約有550 名,換言之,醫管局的正式文件也指出未來10年內,單單醫管局這個公營機構每年也約須有1000名護士。

私家醫院的情況又怎樣呢?私家醫院聯會也剛發表一些數字,當中指出在未來5年內,共須有1000名護士,換言之每年要有200名護士,還未計算正常的流失率。

不要忘記,我們還有非政府機構,例如安老院、日間院舍、其他的中途宿舍等。不論是普通科護士、精神科護士、註冊護士或登記護士,流失率是多少?需求量是多少?沒有人知道。我們以醫管局數字粗略計算,以每年流失率約2.2%計算,可粗略看見所需數字,如果是這樣,他們每年對護士的需求也不少,約有1 萬名護士在這些非資助機構內工作,張超雄議員稍後會就社福界發言。其實,社福界的護士並非新的工種,社福界的護士也屬於註冊護士或登記護士, 只是他們的工作處所及環境有點不同而已。

在這情況下,可見我剛才所指出的現象,反映現時香港護士真的非常短缺。為甚麼會有此現象呢?很簡單的一個總結:在過去27年來,我看不見一個有系統的、全面的護理人力資源規劃。3年前,當我就任立法會議員,我第一件跟局長說的事,便是希望有全面的人力資源檢討,可以看見香港的護理在未來5至10年間的長遠發展會如何。然而,還有1年,我的任期便完結,但我卻看不見有任何進展,當然,局長比我好一點,他的任期還有5年,可能在兩星期後開始。局長可否給我們一些協助,做點工夫呢?

如果我們缺乏一個良好的、長遠的和有系統的人力資源規劃,究竟我們每年要培訓多少名護士呢?沒有人知道。我們沒有任何基準,我們是否要有護士與病人的比例呢? 沒有這項基準、沒有這項指標時,醫院內不同的病房、不同的處所,又須有多少護士呢?無人能回答這個問題。

政府以往政策是,鼓勵病人不要留在醫院,而是回歸社區護理,這點我們是絕對贊同的。但是,由於這個政策的出現,從事社區護理服務的護士多了,在護士人數不增加的情況下,相對而言,只不過是某些醫院的護士到社區服務,以致醫院護士人手及社區人手均吃緊。除欠缺規劃外,令護士人手短缺問題變得嚴重的第三個原因是甚麼呢?

以往,基本上,公營醫院是護士的主要僱主,但過去兩年來,由於經濟環境較佳,私家醫院也開始擴展服務,在這情況下,護士真的多了很多機會,公立醫院的護士可轉投私營機構工作。總的來說, 現時的護士是“塘水滾塘魚”,只有三萬多人,但在服務需求增加,欠缺整體規劃、訓練數目又不明朗的情況下,護理方面的人力資源非常有問題。

現時真的須有全面的護理人力資源規劃,才可應付需求。我期望政府能界定,現時不同的處所,對不同種類的護理需求,究竟是甚麼?有了這項資料之後,絕對便應定出病人與護士的比例,對不同的處所、不同的護理活動,都有一個適當的比例和基準後,自然會有規劃。作好了規劃,將來自然有足夠的護理人手, 而質素也會有保證。

當然,局長聽到我這樣說,可能會認為自己已有答案。為甚麼呢?答案就在醫管局所提供的回應。醫管局已加強對前線小組的檢討,很快便會提高聘用條件及提供較佳的晉陞機會。但是,問題在於是否真的可以做得到呢?

醫管局表示今年會招聘600名護士,它是否真的可以招聘到呢?現時每年香港畢業的護士大約650人,醫管局是否真的能令新一輩的護士投身醫管局轄下醫院,而不加入私家醫院或社會機構呢?我不知道。所以,局長在答覆內所說的措施,是否真的做得到呢?希望局長稍後再三思。

此外,局長或會表示,過去數年,醫管局已增聘123名資深護士。但是,不要忘記,一項調查顯示,由2001年至2006年的期間,醫管局共刪去100個高級職位, 護士在這堣u作,看不見前景,又沒有陞職機會,他們會否加入私家醫院工作呢?怎樣紓緩人手短缺呢?

另一方面,醫管局表示,為了吸引護士,會提供各種假期安排、豁免安排等,令他們會留任醫管局。但是,現實是,現時私家醫院提供的薪酬往往較醫管局更高,護士會否留任呢?在這情況下,醫管局本身的競爭力如此低,我真的憂慮醫管局是否真的能聘請到這麼多護士?

此外,醫管局也指出,為了減輕現時在醫管局19000名護士的工作壓力, 會聘請一些文書工作支援或?生服務助理等非技術人員,以協助護士。

當然,對於這個權宜之計,在護士欠缺的時候,大家不得不接受。但是,如果這些人員真的不能勝任專業工作,護理質素會否下降呢?將來,如果有足夠的護士時,醫管局會否將擔任這些工作的人員職位刪除,改而聘請足夠的護士呢?這是很難說的,因為這些人員的薪酬偏低,如果從經濟效益的角度來說,成本可能很便宜,對此,我們也有一定的憂慮。

簡單來說,我今天的議案辯論最主要的是希望政府在未來須有一個全面的護理人手規劃指標,讓全港知道:第一,未來須有多少名護士,即5至10年間須有多少名護士?更須有一個基準,就這個基準而言,當局或許不同意1名護士照顧4名病人的比例,但也不應愚弄市民和我們這個專業。以不同處所有不同需求為理由,並不要緊,最低限度給我們一個基準,有基準才可幫助我們真的作出整體規劃,否則,我們永不知道,護士足夠或不足夠是甚麼意思。

政府在17年前把護理培訓納入大學的課程,但在17年後,由於護士人手真的很緊絀,政府的方法很狼狽,甚至藥石亂投,重開了不同的處所訓練。17年前,護士在大學內是取得學位資格或在護士學校取得高級文憑,但現時醫管局竟然跟一些副學士課程合作,訓練註冊護士。這是否真的藥石亂投,以致全部護士學校突然間重開,三五年後會增加很多護士,屆時會否又突然間關閉所有護士學校呢?顯然,這反映政府在規劃上欠缺一套全盤計劃,只是“頭痛醫頭, 腳痛醫腳”,非常要不得的。

如果要在公營醫院維持服務,在欠缺護士的情況下,無奈便要聘請非技術人員以協助護士,但當有足夠護士時,醫管局會否絕對保證聘請護士擔任這些工作,而並非以非技術人員擔任護理工作呢?醫管局如希望吸引更多有經驗及年青的護士留下來工作時,是否應該彈性地改動晉陞計劃和聘用條件,令更多護士留下來呢?

我簡單地重申,我相信有關護理人力資源或護理人手政策,是多年來首次在立法會進行議案辯論的。我只希望政府正視這個問題,現時的護理人手非常短缺, 不可再用一些“頭痛醫頭, 腳痛醫腳”的方法解決。今天早上,有不同護士在門外請願;我今天也是第一次在議事堂內穿?這樣的裝束,白色是代表現時護士已很fed up、很悽慘,紅色是代表我們很不高興,希望政府正視這問題。多謝代理主席。

李國麟議員動議的議案如下:
“ 近年本港醫療?生服務需求不斷上升,但政府並未就護理人力資源作出長遠規劃,以致多年來整體護士人手嚴重不足;在公營醫院方面,護士缺乏晉陞機會,令護士士氣持續低落及人才不斷流失,醫院管理局日前更預計護士數目於未來數年仍求過於供;鑒於以上因素,本會擔心公營醫院的護理服務質素將會下降,因此促請政府盡快落實以下措施, 以維持本港護理服務質素:
(一) 就本港普通科及精神科護理人力資源作出全面及長遠的規劃;
(二) 制訂適當的護士與護理對象人手比例;
(三) 投放更多資源培訓護士, 增加護理學士學額;
(四) 改善公營醫院護士待遇及提高晉陞機會,以防止人才流失;及
(五) 正視“ 去護士化” 問題, 確保護理工作由護士向護理對象提供。”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