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本地大學學額

2/5/2007

代理主席,今天的議題是“ 增加本地大學學額”,我要先申報利益,我是香港公開大學的護理學系系主任。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是有責任為本地適齡及具備適合升讀大學資格的青少年,爭取更多機會入讀大學。另一方面,我們也有需要促請政府增加不同的學額,以適應本港及配合現時香港的社會發展需求和需要。

政府在2000年的教育政策強調,要逐步增加專上教育的參與,並希望在2010年可達到60%。當然,政府現在宣布只用了5年時間,便已差不多達標。但是,正如張文光議員所說,政府只是大幅增加了副學士學位,而由於副學士只有數年的歷史,副學士畢業生的資歷未必得到社會人士真正認識和認同,以致他們在升學和就業上均遇到很大的困難。由於社會轉型,我們亦越來越要求知識型經濟,現時的僱主對僱員的學歷要求越來越高,副學士已不可以再適應這個社會或僱主的期望,香港不少行業的僱主也期望他們的員工擁有學士學位,而並非只是具有一些技術訓練便可。我們可以看到,政府現時仍堅持第一年的學額為14500個, 是完全不合時宜的做法。

剛才張文光議員提及教育統籌局所說過的話,要釐定大學教育的資助學額指標時,有很多考慮因素,包括適齡兒童的數目、學生入學的質素、公帑資助及自資高等教育的發展、政府財政狀況、香港的人力需求,以及經濟發展等。我們現時很明顯看到,除了有不同學童的入學年齡的要求外,香港的經濟發展相當不錯之餘,香港政府現時的財政狀況其實是非常穩健的,有五百多億元盈餘。我們看到在此情況下,政府絕對有能力增加大學學額的撥款。

過去,政府的做法並沒有增加第一年大學學額的撥款,只要求大學本身把該14500個學額自行分配。其實,這做法遠遠不能達致目的,因為很多時候,不同的大學、不同的教學部門不可能自行讓出3個學位給哲學系、5個學位給音樂系,而護理系則減少學生。這做法完全會令大學內部產生不良競爭,引起很多不同的衝突和矛盾;而政府這樣做,其實是坐視不理,只是死守底線, 超過14500個便不會增加,這做法是非常不好的。

此外,我看到香港社會發展如此蓬勃,須大量投資在人力資源上,政府為甚麼不直接增加第一年的大學學位,或甚至增加第二年可配合容納副學士的學位,令香港的長遠人才投資較為穩定,卻選擇輸入外勞或專才的做法呢?這做法是相當不智的。

此外,梁君彥議員剛才也提過,政府除了要增加本身的大學學額,也應考慮增加私營或自資大學的學額,這也是一個可令香港人力資源的培訓更有效和更長遠的方法。當然,這做法也可令大學與大學之間引入競爭,令學生的質素、教學模式和質素可以提高。

其實,我們回看香港本身,無論在金融、貿易、物流、旅遊和其他專業文化方面,香港也是一個非常好的地方,也須有不同的人才、專才做這些工作。正因如此,我們須有不同的人力資源進行這些長遠的培訓計劃,而增加大學學額,便可以相應地做到這些環節。

舉例來說,以我的老本行護理行業為例,政府在2000年關閉本身的護士學校,但同一時間,卻沒有增加大專內護士培訓的學額,導致現時由於人口老化,以致護士嚴重短缺。簡單來說,在2000年,香港的畢業護士,除了護士學校和各大專院校的學額外,有1200人。但是,當護士學校關閉後,又沒有同時把第一年的學額增加, 到了2003年、2004年時,每年的護士畢業生不足600人。在這情況下,很明顯是規劃上的錯配,又怎能有足夠的護士應付現時不斷老化的香港人口呢?這只是一個例子,讓我們看到14500這個死線應要突破和改變,不應不改變,因為很多時候,社會的需求是不斷變更的。

本港現時有18%的適齡青少年入大學,這比例遠低於歐美國家,亦低於我們鄰近的東南亞地區,例如南韓、菲律賓等。由此可見,我們仍有很大空間提升香港大學的學額。

總括而言,為了維持和提高香港的競爭力,我們必須增加資助及自資或私立大學的學額。政府當局應密切留意高等教育界的發展,以確保有足夠學額,滿足學生學習的需求之餘,也為香港長遠人力資源的需求帶來新的生機。
多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