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2008財政預算案

28-29/3/2007

主席女士,我會就這份財政預算案(“預算案”)有關?生、房屋、食物安全等方面發言,雖然有關的局長未必坐在這個會議廳內,但我仍希望他們能夠聽到和正視我以下所提出的問題。主席女士,對於今年這份預算案提到增加2007-2008年度醫療?生的撥款,我是表示歡迎的,然而,醫療?生撥款的增加,是否代表醫療護理質素和市民的健康亦同樣得到改善呢? 我則抱有少許疑問。

在推廣精神健康方面,預算案提及今年將增撥2,000萬元加強社區外展服務,推廣精神健康,並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支援。當然,香港人為生活緊張,勞碌奔波,精神壓力很大,如果久而久之得不到抒發,可能會引致精神病,甚至引起家庭暴力。因此,我們非常支持政府投放資源加強社區外展服務,深入社區推廣精神健康,並及早識別有心理困擾的人,給予支援。

在社區精神健康介入計劃中,大部分新增資源會用以協助非政府機構成立約12支社區精神健康介入計劃隊伍,他們最主要的作用是找出一些尚未接受轉介或可能懷疑有精神病的人,經專門社工轉介或初步探討,把他們轉介給有關方面,以便得到適當治療。我們看見,這種做法跟現時我們所說推廣?生服務團隊,在社區內推廣精神健康是有一定相互矛盾的。其實,在?生服務團隊中,精神科社康護士已經有一定的專業健康評估知識、能力及經驗,對於評估及判斷懷疑患有精神病人的情況,已有一定的專業和技巧。可是,礙於現時的《精神健康條例》所限,精神科社康護士未能直接把社區內這些有問題的人直接轉介醫院管理局(“醫管局”),以致可能出現延誤,或須再經社工轉介,令病人在就醫時未得到適當治療。如果政府能夠在這方面適當運用行政手段,接納精神科的社康護士可直接轉介精神健康有問題的人,以便能提供適當治療,便可令這方面的服務更有效,而且可以令病人直接受惠。

有關精神科的病床服務數字顯示,政府將會削減青山醫院和葵涌醫院合共122張病床。政府表示,削減病床的原因是現時須把精神科病人的服務推廣到社區和日間護理,再不是只留在醫院,希望藉此可讓精神病人融入社會。我們當然同意這種做法,雖然這是全球的趨勢,而這項削減又可省回約三千三百多萬元,但我們想問,這筆錢能否悉數投放於治療和跟進精神病患者在社區內康復呢?我為何這樣說呢?因為預算案內有關精神科服務的資料顯示,來年當局只會增聘兩名精神科社康護士。試問省回三千多萬元,卻只增聘兩名社康護士,此舉可否為社區的精神科病人提供適當跟進和康復服務呢?我們擔心當局借精神科住院病床使用率低為名,藉以削減精神科病床,將精神科住院病人強迫由醫院轉向在社區接受診療,進一步削弱精神病患者可得到的服務。

至於護士人力資源問題,主席女士,這是非常頭痛的問題,在過往1年,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事件,凸顯了助產士數目不足。其實,多年來,香港面對的不單是助產士人手不足,護士人手也是非常不足。歸根究柢,是政府在長遠護理人力資源規劃上有失誤的。我自2004年成為立法會議員以來,一直代表業界向政府提出應要訂立一個長遠護理人力資源規劃,希望當局能夠正視這個問題。我們看回在2000年,每年大約有1200名護士畢業生,至2007年卻降至每年只有700 名,但醫院服務卻在不斷上漲,而政府則好像聽不到我們的聲音一樣。我們向政府提出希望能夠加大力度、增加培訓護士、增加大學學額,但多年來,政府也是沒有做過,只是採用以7個蓋蓋8個桶的方法。現在,政府發覺護士不足,於是急急重開護士學校或重辦登記護士訓練課程, 但即使現在重開護士學校,也要待3至4年後才能有護士畢業,到了2010年,會否出現護士過多的情況呢?我相信政府從來也沒有正視護理人力方面的問題,也沒有作出長遠規劃,所以教我們感到非常失望。

此外,我期望政府可以繼續在預算案中預留撥款,增加大學第一年護士學的學位,藉以培訓護士,為香港市民提供穩定的護士人手。除了培訓不足,護士人手、晉陞等方面也有很大問題。現時,在香港的公立醫院中,每名護士大約要照顧8至10名病人,按外國比例,最理想是1 至4個,而在香港,醫管局成立以前,我們看回一些數據,當時,醫務管理委員會建議每名護士應該照顧5名病人,由此可見,比例上有很大參差。我們跟當局談了那麼久,預算案似乎並沒有預留任何撥款用以增加護士人手,或正視護士人手和病人比例的問題。事實上,在此,我想讓大家知道,我們護士業界對這件事已感到十分失望,對於政府會否真的正視我們護士本身的人力資源規劃問題,也感到非常失望。我們會在本星期六,即3月31日舉行大遊行,向政府表示我們的不滿,並希望政府正視這個問題。

說罷護士的問題,我現在想談一談兒童身心發展的問題。我們看到,當局過往一直倡議推行兒童身心全面發展服務計劃。自2005年開始,已分階段在深水?、天水圍、屯門及將軍澳等地區推展兒童身心全面發展服務計劃,我當然表示支持。我希望今次的預算案能撥款把這項計劃擴展至其他社區,甚至不單以兒童為對象,推廣至成人,讓更多不同區域的人,在身心方面能有全面發展。

此外,有關醫療方面,城中現時最熱門的話題當然是醫療融資。當局在今年預算案中提到,研究在香港設立多方面合作的卓越醫療中心的可行性。透過公營及私營醫療界跟大學合作,共同參與有關工作,這項計劃將可促進專業知識的相互交流發展,從而提升專業水平和加強病人護理服務。對於這項建議,我們當然非常支持。這種做法並可為公私營醫療界有潛質的新進醫護人員提供寶貴的培訓機會。對於這項建議,我們其實除了支持外,亦想政府盡早告訴我們,因為醫療是一項影響全港市民福祉的項目,並非撥款建議設立卓越醫療中心便能夠解決。政府應該盡快公布整個醫療融資的制度、改革方面的情況,引起我們有一個好的討論,令香港市民將來可有一個較理想的醫療服務制度。

我也想談談長者方面的問題。今年預算案撥了約9,600萬元,分4年推行試驗計劃,為兩個地區的長者提供離院後的一條龍式服務。這是一件好事,可以增加6 000 個名額,令長者在出院後可獲得一條龍式服務。現時,政府建議的此項服務最主要的目的,是縮短長者不必要的過長住院時間,無須經常返回醫院覆診,促使他們出院後加快康復。其實,醫管局現時已有一?社康護士,這一?社康護士最主要的目的也是做類似的工作,即向出院病人或長者提供跟進,令他們在社區內的康復更完美。這?社康護士是經驗豐富和接受過特別訓練的護士, 最適合擔當這方面的工作。

當局亦承認社康護士可減少病人對醫院服務的依賴,以及減低病人入院及再度入院的機會。現時,全港約有390名社康護士,每年共進行約79萬次家訪,社康護士每次外展服務的成本為300元,遠較一條龍的外展服務成本為低。可是,當局卻在來年只增加8名社康護士。我不禁要問政府,政府說會撥款9,600萬元加強一條龍式服務,社康護士成本又低又有效,但來年只是增聘8名護士,對於減低病人再入院次數,以及在社區康復服務方面,能有多大成效呢?如果我們把9,600萬元用於加強社康護士服務,在病人出院後提供全面支援,在這種情況下,這9,600萬元在合共4年內便可以增加32萬次家訪,社康護士每年便可進行8萬次家訪,那麼,讓病人本身能在社區康復和得到跟進服務,豈非更有效地運用撥款嗎?

此外,預算案亦說會增加1,600萬元,新建一些安老院,增加資助安老院宿位和購買私人安老院宿位,希望分別提供150及450個宿位。既然有資源投放於購買私人安老院宿位,政府可否考慮在這方面試驗“錢跟老人走”的先導計劃,直接將資助給予私人安老院增加宿位,讓老人家決定入住哪間安老院?對於老人家和私人院舍來說,此舉會否是更有效,亦更可鼓勵良性競爭呢?

至於長者眼科及牙齒護理服務,我去年曾提出以保健券的形式,希望政府資助65歲以上長者獲取牙齒及眼睛的保健計劃,每年進行定期的健康檢查。儘管現時不同的長者中心會為長者提供驗眼和驗牙服務,但我們剛看到新聞也知道,很多長者須在政府的牙科診所外通宵排隊輪候牙科服務。由此可見,牙科服務是何等不足。政府亦強調沒有特別計劃將公營和私營牙科或眼科服務轉介,認為現時的服務已經足夠。然而,憑長者的需要,他們要在凌晨2時多起來,在政府的牙科門診外排隊,我們已可知道長者對牙科和眼科的檢查有?多麼迫切的需要。我期望政府可以在今次預算案撥款試行保健券計劃,讓長者可以自行選擇利用保健券的資源,前往他們所選擇的眼科或牙科相應團體或醫務所進行適當檢查。對他們來說,此舉的好處是可以加快健康檢查,確保他們的身體得到保障。

至於房屋方面,政府就長者住屋曾承諾應推動長幼同住的理念,但今次預算案卻提出檢討新界小型屋宇的政策。然而,小型屋宇只適合小家庭居住,對於小家庭與長者一起居住這個理念是互相抵觸的。我們促請政府在研究小型屋宇政策及投放資源時,應以家庭為本,有利發展社區安老,方便護老者照顧長者,不要只是大量興建小型屋?, 與政策互相違背。

當然,政府去年亦有為殘疾人士及長者加建無障礙設施。可是,現時一些私人樓宇和舊的唐樓並沒有特別兼顧長者。我們期望預算案也可以有一些資源幫助這?居住在舊式唐樓的長者,為他們提供無障礙的環境。

最後,我也想談一談反式脂肪的問題。食物標籤制度應該快將推行,我們希望政府立即檢討這方面,將反式脂肪納入第一階段的營養標籤內。政府的有關部門今次如果能辦好這件事,香港無論在?生、老人、房屋等方面,便都可以持續成為健康城市了。

謝謝主席女士。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