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請政府善用盈餘回饋市民

24/1/2007

主席女士,根據香港金融管理局剛公布的資料,外匯基金去年的投資收入高達1,3 0 0 億元,是自從1 9 9 9 年以來第二高的年份。此外,政府從賣地收益、印花稅及利得稅等方面的收入均有增長。據估計,政府在2006-2007 年度的財政盈餘最低限度達二三百億元,較政府保守估計的50 億元高出數倍。從以上兩點可見本港已脫離早年的財政赤字,而庫房亦步向“水浸”。政府過往面對財政赤字時,要求市民與它共度時艱,但在現時財政儲備如此充裕的情況下,政府卻一直堅持以審慎理財為原則,而我覺得,它是沒有藉口不還富於民的。

社會上有不同的聲音要求政府寬減各項稅收,例如把薪俸稅回復到2002-2003 年的水平,或採用一次過退回薪俸稅等方式。但是,我個人認為,政府應首先增加民生方面的開支,尤其應提出在照顧老人家方面增加撥款。

主席女士,隨?本港人口老化日趨嚴重,縱使由政府資助的安老宿位數目由1997 年的1 6 0 0 0 個,增至2 0 0 6 年的2 6 0 0 0 個,這方面的服務需求仍然有增無減。根據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在2 00 3 年進行的調查顯示,約有24 %

的安老院長者(即在4 位長者中便有1 位)因身體轉弱而要輪候護理安老院宿位。截至2 0 0 6 年1 2 月底,根據社會福利署的統計亦顯示,現時共有二萬二千多人在長期護理服務中央輪候冊內登記輪候入住各政府資助安老院舍的二萬九千多個宿位,換言之,並不是人人可以入住的。至於申請安老院、護理安老院及護養院所需的輪候時間,分別是4 0 個月、2 2 個月及3 8 個月。

故此,政府應在財政有盈餘時,增加護理宿位的數目,以縮短長者長期輪候護理宿位的時間。同時,政府有需要加快分階段把現時沒有長期護理元素的長者宿位及沒有提供持續照顧的津助護理安老院,轉型為提供持續照顧的資助長期護理宿位,以符合社會的需要。

主席女士,安老院舍的長者護理宿位是為那些因個人、社會、健康及其他需要而未能在家中安享晚年的長者提供安老院舍服務。但是,除住宿照顧服務外,社區照顧服務在整體長期護理服務中也扮演?重要的角色。雖然?生署現時的長者健康中心(“健康中心”)是有提供身體檢查及健康評估等服務,但因健康中心的名額不足,要成為健康中心的新會員,平均的預計輪候時間約為3 8 個月,而現時在輪候登記冊上的長者人數便有二萬七千多人。

由此可見,可以享用健康中心的服務的人並不多,所以我希望政府可增加健康中心的會員名額,即增撥資源,讓多些長者可享用健康中心的服務。

在政府財政有盈餘的情況下,有議員建議讓長者半價使用公營醫療服務,但老年人口不斷增加,提供半價使用公營醫療服務只會大大添加政府的財政壓力。權衡輕重後,我認為政府應該投放多些資源於基層健康教育和基層照顧方面,以提高長者對疾病預防和促進健康信息的認識,例如教導長者如何照顧自己,令他們對自己的身體老化過程增加瞭解,並讓他們明白到身體出現功能衰退是一種正常現象,無須動輒便往求診,使他們仍可健康地生活。在這情況下,他們便可有一個正確觀念,不會動輒便前往醫院排隊看醫生,加長現時醫院的輪候名冊,這樣對長者及本港的醫療服務均會有一定的幫助。要有效達致上述目標,政府應增加社區老人評估服務,以及透過護士、藥劑師、物理治療師及營養師等社區服務團隊的專業知識,讓他們在整個社區均可替體弱的長者進行一般的身體檢查,並就長者的健康情況作出全面的評估和建議,這樣便可減低長者的發病機會,從而減少他們入院的機會及對公營醫療系統的依賴。

此外,政府亦應效法現時─正如我們曾建議─的學童保健計劃,在全港推行長者保健計劃,例如針對長者的牙齒、眼睛、口腔等作出全面的評估和建議,減少他們發病的機會。我亦曾提出可否採用學券制的概念,為老人家設立健康醫療券制度,替長者進行牙齒、眼睛、口腔等方面的健康檢查,以減少他們的發病機會,讓他們的生理機能維持在最佳的狀態,更可促進他們的心理健康。

總的來說,我認為政府在審慎理財的原則下,並在財政有相當可觀的盈餘時,政府可在照顧老人家方面提高長期護理服務的撥款、積極推行?生服務團隊和社區老人評估服務,以及向全港長者提供免費的眼睛及牙齒檢查服務,使香港成為對老人家來說也同樣健康的城市。謝謝主席女士。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