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保障供港食物安全

24/1/2007

主席女士,去年─ 2 0 0 6 年,蔬菜被發現所含的重金屬超標,殘餘農藥亦超標,蛋類又被發現含有蘇丹紅蛋,淡水魚則有孔雀石綠。其實,這些事故長期困擾香港市民,令他們關注食物安全的問題,但特區政府就這方面向市民提供的信息卻十分混亂,可謂令政府盡失民心。

香港現正急需一套完整及清晰的食物安全政策。現時,當媒體披露某種食物有問題時,食物安全中心才開始抽驗。在欠缺食物安全政策及法例的規範下,食物安全中心只有見步行步、後知後覺地處理危機,這種手法明顯跟危機管理的預防理念南轅北轍。很多時候,直至事件鬧大了,傳媒已追查到源頭時,食物安全中心的專家仍未能及時回應市民應否進食,可否購買等問題。對於市民大眾來說,他們並非要知道專業化學名詞,或是可以進食多少毫克或千克,市民只希望知道那些食物是否能安全食用而已。食物安全中心可以政府的資源與內地的聯繫,即時追查問題的根源及發出安全指引,理應很快,但往往卻較傳媒更慢,令我們不禁有所懷疑。因此,食物安全中心必須盡快改進其工作方法、提高工作效率,更重要的是盡快為輸港食物制訂一套清晰的食物安全政策及監管法例,為食物安全中心的工作除去一些掣肘。

此外,我要指出的是,政府一向忽略了一點,就是食物安全其實包括了“未來安全”,即長期進食某一種食物後,食物養分及物質經年累月的潛藏在身體的安全水平。然而,每當發現食物含有添加劑等有害物質時,政府官員和專家均指出致癌物含量很低,食用風險很低,除非每天吃數十擔、數十斤、數百隻才會有問題,叫市民不要恐慌,可以食用。這種“風險評估”是不恰當的演繹,錯誤的信息傳達。我們知道每個人每天會進食各種各樣的東西,累積起來可能會產生混合效應,不知何時便會大大提高了引發癌症的風險。人類究竟吸收多少致癌物質才會引發癌症呢?科學家其實仍未有定論,那政府究竟憑甚麼叫市民安心食用各種食物呢?究竟政府有否考慮到食物的未來安全風險呢?我們說的是人為添加劑等致癌物,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食物的未來安全是很重要的,我們相信對人為添加劑、致癌物等,我們應是“零容忍”。

就食物未來安全的風險工作,政府有需要反思,對於含有少量人為有毒殘餘物的食品,當局基於甚麼準則評估其長期可食用的安全水平?當食品及其副產品的食用安全風險不斷在變更時,政府能否就內地及國際食品的安全情況不斷檢討及更新其風險評估計劃,有系統地預測未被察覺的潛在風險呢?

這是食物安全中心長遠要探討的問題。當然,當務之急,食物安全中心應為香港人把守最後的安全防線,當遇到一切涉及人為的食物安全問題時,考慮即時向市民及商戶傳達明確的信息,不要拖拖拉拉地發布一些不清晰的信息,甚至可以禁止銷售某些食品,保障市民的食用安全。此外,當局亦應該盡快為市民提供食物來源的資料,讓市民能作出安全的選擇。

主席女士,要完善食物未來安全的風險管理,政府必須訂立食品風險物質的安全食用標準。現時兩地對食物風險的基準不同,定義也不一,內地對出口食品的?生及安全標準跟本港的要求有明顯落差。

兩地對口今後在食物安全風險的評估和?生證明審批方面,應如何接軌?政府是否應依賴內地提供的?生證明確保入口食品已達致本地要求的安全、品質及長期可食用的水平?這些問題也須思考。

我認為當局應以國際食品檢測標準(即international benchmark)作為評估長期可食用的準則,因此,我會支持制訂立法時間表,訂立蔬果農藥化學物殘餘標準;與此同時,為食品內高風險物質訂立一套安全的食用標準。

本港?福局與國家質檢總局成立了一個專責小組,跟進本港入口食物註冊制度,並且由食物源頭開始監管,希望藉此改善本港的食物安全。我們當然歡迎兩地能緊密合作,然而,源頭管理很多時候也是知易行難。以走私食物為例,我相信在短期內,要進行監管也十分困難。因此,源頭管理的實施情況可能會令人憂慮。我們認為本地應做好內部抽驗的工作,其中,特區政府承諾實施的RFID 科技應用,以識別非法入口的走私食物,我們是歡迎這做法。在打擊走私食物方面,RFID 能在某程度上取代現時需時較長的樣本抽驗等限制的工作。這措施我們是歡迎的,也是令人感到鼓舞的。

中國幅員廣闊,出口食品從養殖、生產、加工、批發、零售、轉售、直至出口,輾轉要經過眾多工序,較難找出源頭和流程。本港把關的角色尤其重要,所以我們覺得政府應增加抽驗的數量,考慮在不同市場的分銷進行抽查,或根據食物的品質、來源等進行不同的抽查,而不要單以抽查數量計算,以保障市民。

最後,我覺得當局必須有效迅速追蹤源頭,為本港食物設立一個完善的資源庫,方便追查紀錄,保障香港本身的食物安全,以防止不法商人隨便把食品走私進口。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