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本地孕婦來港產子

10/1/2007

主席女士,我動議通過印載於議程內的議案。

主席女士,讓我們看看現時的情況是怎樣的。在過去6 年,在港出生的嬰兒每年平均有3 5 0 0 0 名,而由非本地父母來港生產的嬰兒,在2 0 0 1年約有6 2 0名;到了2 0 0 6年1 1月的時候,則約有1 4 20 0名,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數字正在大幅上升。此外,醫院管理局(“醫管局”)亦預測在2 00 7 -2 0 0 8年度,本地父母的嬰兒的出生率的增幅約為2 %,而非本地父母的嬰兒的增幅則約為25 %,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數字其實已經敲響了警號,明顯地,屬非本地居民父母的更有上升的趨勢,難怪在香港電台的“十大健康新聞”選舉中,“內地孕婦湧港產子”這項高踞首位。

在這事情上,讓我們看看政府在過去兩年是如何處理的。很有趣的是,政府只把這事當作是醫療供求失衡的問題來處理,並勒令醫管局推出一連串措施處理這個問題,包括從醫院內部調配人手、增加床位、加開助產士培訓課程、調整助產士的聘用條件,以及邀請已離職的助產士回來協助,甚至重開一些醫院的婦產科部門等。可是,我們可以看到,現時整體香港的護士人手根本不足,這些措施是否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呢?

此外,醫管局亦透過提高非本地孕婦使用公營醫療服務的收費,以解決這個問題,例如有關收費由2 萬元增至3 9, 0 00 元;如果從未接受產前檢查或未有預約而經由急症室入院,收費則為48 ,0 0 0 元。當局是希望藉此阻嚇非本地孕婦在香港的公營醫院產子。

但是,也有報道指出,即使醫管局把收費提高至8 萬元,內地孕婦依然會來港產子。當然,醫管局還表示,如果有人拖欠繳交醫療費用的話,便會延遲向其提供出生證明文件,令其嬰兒無法取得出世紙,但最多也只能拖延4 2 天,因為在4 2 天後,它還是要提供資料的。

我們從以上措施可以看到,醫管局其實也是很無辜的。為甚麼呢?因為它也是被政府要求盡快增加資源,以紓緩現時公營醫院產房的服務。為甚麼呢?最主要的原因是,剛才已經說過,來港產子的內地孕婦大幅增加,致令本地孕婦在香港公營醫院產子的服務受到一定的影響,令她們得不到應有的保障。我們要提出的問題是,我們看回過往的數字,本地孕婦生產的數字其實頗為穩定,只是有大量非本地孕婦來港產子,醫管局才因而要增加其服務。這是否有點矛盾呢?這是否等於我們投放更多公營資源,務求做得更好和加強有關服務,其實是變相補貼非本地人士呢?在這個問題上,我相信其實醫管局也是受害者。

那麼,為何非本地孕婦還會繼續來港產子呢?我們已經增加收費,或是設法令他們無法取得出世紙,又或是令他們延遲取得出世紙等,但誘因實在太大了。第一,當然,香港的醫療服務是我們值得驕傲的一環;第二,居港權也是重要的問題;第三,可能是為了逃避“一孩政策”;第四,香港的福利和教育制度均較內地為佳。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這件事情其實並非單純是醫療事件。

大量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意味?這些孩子日後可能隨時來港定居,這對本港就業、公共房屋、教育、醫療和綜援福利等均構成了很長遠的負擔,所以政府必須正視這個問題。

事實上,一些報道指出,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對我們的醫療、房屋、福利、教育及人口等方面均造成沖擊。以綜援為例,一些報道指出,有非本地孕婦來港產子後,把孩子留在香港交由親友照顧,這樣便即時可以領取約5 , 00 0元的綜援津貼,而在2 00 6 年8 月至1 0 月,類似的個案便有約4 1 宗。一些社工表示擔心這種情況會越來越嚴重,甚至被人濫用。

在房屋方面,房屋委員會亦放寬了在港出生子女的7 年居港期規定。當他們變成香港的合法兒童後,他們的父母便可以申請公屋,甚至可以用白表申請居屋。更有報道指出,雖然政府表示這種做法的影響不大,但正正因為這種情況,便使到一些本來可以用白表申請居屋的單身人士的揀樓機會也被剝奪了。

至於教育方面,香港現時的政策是根據過往的人口政策而訂定的,所以我們便開始殺校,甚至出現學券制。其實,政府可以看到,由於現在有更多非本地孕婦來港產子,而這些孩子日後將會來港接受教育,那麼我們有否預留資源以應付這方面的開支呢?

在人口方面,沒錯,過往香港的出生率持續偏低,但卻相當穩定,每年也有約3 5 0 0 0 人,而本港的適婚婦女則傾向遲婚,人口亦持續老化。當然,有人會說現時的情況不是很好嗎?因為這樣便可以有些新兒童在香港製造沖擊,並帶來一些新的做法,但我認為這種說法存在問題。如果我們是利用非本地嬰兒來港以補足香港出生率不足的情況,藉以減輕人口老化的過程,請不要忘記,這些嬰兒的父母日後也可能會來港,屆時會否出現惡性循環,以致要繼續採取這種做法呢?香港本身是否應該鼓勵適齡夫婦多生育,再加上我們還有優才和專才計劃,在這兩項計劃下,是否已經可以短暫或長遠地解決人口老化問題,而無須倚靠外援呢?

我認為,一個社會是沒有理由單靠外來的新生嬰兒解決其人口老化問題的。此外,我們亦沒有法例是只接收這些初生嬰兒而阻止他們的父母來港的。一旦他們的父母日後也來港,正如我剛才所說,只會令人口老化的情況加劇。以上種種情況,都是我們現時所看到,非本地孕婦來港產子對香港造成的各方面沖擊。

我們決不能眼睜睜的看?政府在這方面毫無明確的立場,任由以上各方面的資源慢慢被蠶食的。香港政府究竟做過些甚麼呢?很明顯,香港政府其實只是一直把這事當作醫療事件來處理。可是,我以上所提出的例子和說法,已證明這個並不止是香港的醫療問題,或是公營或私營醫療機構的婦產科部門被“迫爆”這麼簡單。

其實,政府在這事上從來沒有明確的立場。究竟政府是歡迎還是不歡迎非本地孕婦來港產子呢?政府從未談過這個問題;我們的人口政策會怎樣?政府將如何處理將來的人口政策,以及會否出現人口失衡的問題呢?如果盲目地增加醫療服務資源以應付這個問題,日後又會否出現供過於求及資源錯配的情況呢?其實,香港政府是否不歡迎非本地孕婦濫用公營服務呢?凡此種種,政府皆從沒有表明清晰的立場。

所以,我們認為現在政府絕對有需要收集一些完整的數據,以便瞭解全盤的情況。為何要有完整的數據呢?如果政府只是對孕婦潮的情況不甚了了,並只當作醫療事件處理,我們很擔心會導致藥石亂投,未能訂出更佳的政策。究竟政府是否知道父母屬非本地居民的嬰兒的出生數字是多少,而將來又是多少呢?其中多少會來港居住呢?他們的父母又會在何時來港居住呢?凡此種種,在未來的5 年、10 年,甚至是2 0 年,皆會對香港造成很大的影響,而對於一般政策的制訂亦會有很大影響。那麼,政府可以怎樣做呢?

我相信除了要評估及搜集數據外,很重要的一點是,政府應說出清晰的立場,究竟現時香港政府是歡迎還是不歡迎這些人士來港產子呢?

如果是不歡迎的話,我們可以怎樣做呢?我相信這個不止是香港的問題,而跟中央政府也有關連。所以,我覺得在這個時候,香港政府應該跟中央政府表明立場,尋求協商以阻止他們來港 ─ 如果我們並不希望他們來港的話。我相信中央政府是樂意幫忙的。很不幸的是,我們看到今天有關這事的議案辯論,只有兩位局長在會議廳內,政務司司長卻竟然不在席。我相信政府依然是把它當作醫療或人口問題處理,但我相信這事件已遠遠超越這些範圍。

如果我們歡迎這些內地孕婦來港的話 ─ 當然是必須有理由歡迎她們來港 ─ 究竟我們應該如何處理整個問題呢?是否讓她們無限量的來港呢?可否考慮增設醫療簽證的做法,或所謂的“分娩簽證”,即孕婦必須先做好充分準備。例如,須設定名額或經過諸如家庭背景等審查,令她們可以有規範地來港,而不會再令香港出現“迫爆”醫院,甚至令香港人口出現“迫爆”的危機。凡此種種,都是政府可以做的事情,不幸的是,直至現在卻仍未見到有任何行動。

此外,我亦聽到有聲音提出了一些有趣的做法,便是有些所謂“產子中介公司”在廣州或香港招攬非本地孕婦到香港的公營或私營醫院產子。有關這些服務,政府是否應該以中港合作方式將其取締,或是公布這些公司的名單,讓公眾知道它們的不良做法?我相信這些都是政府要做的工作。

主席女士,我絕對不覺得在這個時候,政府應只是解決當前婦產科服務不足的問題,以為投放資源“搞掂”婦產科便可以解決問題。與此同時,政府亦須認清本港的人口政策為何,這樣才可採取有效的措施。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希望透過這次議案辯論,由立法會提供明確的指引,讓政府知道這個不止是醫療問題,這樣政府便可以具體清晰地告知公眾其立場是甚麼?

它是歡迎和鼓勵非本地孕婦來港產子,還是不歡迎和不鼓勵呢?在不同的原因之下,有甚麼配套政策或配套設施可以有效調配資源以協助處理現時香港的事務?我相信在這情況下,香港在未來3 年、5 年,甚至1 0 年,才可以持續和穩定地發展。如果政府仍把這事件視作一個個別或單一的問題,並只當作是醫療服務事件處理的話,我相信這個問題永遠也只是治標不治本。不論在醫療方面投放多少資源,卻依然解決不了的。

主席女士,我希望透過今天的議案辯論,政府可以深切瞭解這個問題,並會由政務司司長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答案。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