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謝議案

25-27/10/2006

主席女士,我會就環境及房屋政策方面發言。雖然政府已經意識到解決空氣污染問題刻不容緩,但經過1 年的時間,我們看到空氣質素指標仍然停留在檢討及修訂階段,我完全不能認同這種做法。因為盡快落實更嚴謹的指標,可清晰地讓市民大眾知道我們的空氣究竟有多差。即使我們不能控制大環境的空氣,但最低限度香港市民也應可於空氣質素差的時候,避免外出或到空氣較清新的地方進行戶外活動以求自保。其次,推出更嚴謹指標的好處,便是加強各界的決心,令他們更投入藍天行動,維護空氣質素。

因此,我希望政府加快落實空氣質素指標的檢討修訂程序,確立一個良好指標好讓市民最低限度可多保護自己。

主席女士,我們認為營造優化社區環境,是全人健康政策的核心概念,所謂人傑地靈,社區健康和市民生活質素跟社區環境的優劣息息相關。我建議政府在重新規劃有關社區及新增設施時,可嘗試把綠化基建的概念與區域及家庭活動合併,以建立環境與居民互動的綠色、活躍、健康的社區。當中,我建議採用社區農圃( Community Gardening),這是一個匯合綠化社區、社區共融概念的計劃,並延伸、完善和豐富了施政報告所倡導的綠化屋頂概念。

社區農圃是指一?在同一個社區生活的人,在同一塊地上耕種的活動,並由居民、非牟利團體或地區議會等組織,提供技術支援、協調及管理等服務。種植的地方可在天台、花槽或公園草地,地點總是離不開居住的社區。

社區農圃能綠化社區,提供都市綠洲,令污染減少、降低溫度,讓社區的環境得以改善,從而提升居民生活質素,是綠化屋頂概念的伸延。與此同時,由於是區域活動,區內居民的協作的關係更為頻密,社區農圃可以營造社區?體性,對建立健康社區有很大的附加價值,完善及豐富了政府綠化屋頂的概念。有研究指出,社區農圃的區內居民更願意參與社區及鄰舍的社交活動,更容易打破隔膜,心理可以更健康。社區農圃可以讓鄰舍有共同的話題,令社區關係更為友善。社區農圃計劃其實可令社區與別不同,個人對社區的認同感及投入感亦得以提升。同時,社區農圃更能為家庭及長者提供家庭及社?活動空間,增加了長幼共融和社區共融的機會。由此可見,社區農圃可為友善家庭、友善社區、老有所為等政策提供門路。社區農圃在不少國家堻屬於有機耕種概念的另類延伸。更重要的一點是,社區農圃是一個聚集人的地方,可以發展多元教育、環保、保育等區域文化,非常適用於相對薄弱及多元種族的社區,亦切合了強化公民參與、公民充權及營造健康社區的政策目的。

主席女士,我想談談建築方面的問題。綠色建築是優化環境的重要項目,綠色建築就是以消耗最少的地球資源,製造最少廢物為本的建築概念。

儘管“綠色環保”建築物的成本比一般建築物高出2%,但在2 0 年的使用期內,前者的收益回報比後者高出十倍以上;主要的經濟效益來自能源使用、廢物處置、用水的節約,特別在節能及環境健康方面較佳。有研究指出,前者能提高及改善1%至7 %的生產效率及居住者健康水平。然而,可惜得很,香港的建築法例並不利環保政策,亦不鼓勵創新的環保設計,例如香港的建築法例對於建築物材料有較大的規範性,即使有新的技術亦難以應用。

我認為在推動環保建築方面,政府必須加大力度。我建議先由公營房屋開始推行環保建築計劃,然後再推展甚至私人屋苑,要求私人屋苑加入一定數量的環保設施,同時給予綠色建築多些財務優惠。在發展大規模重建及基建項目方面,應多加入環保設計,把生態及智慧型住宅區的發展概念注入城市建設之中。舉例來說,安裝垃圾處理機,或在廚房加裝?菜殘餘攪拌器,將生活垃圾作出即時處理及化學分解;又可自選沖廁水量,以善用水源沖走不同體積的排泄物;在室內設置灰塵及化學品等測量計,監測四周的空氣污染指數。

主席女士,我期望可透過社區農圃計劃及綠色建築的推廣,讓“環保”融入生活,“綠色”帶入習慣。這方面實在有賴政策的協助,好使市民參與營造健康環保生活,令為自己健康負責的“健康充權觀念”在社區植根,並為營造“綠色社區、健康香港”奠定基礎。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

-------------------------------------------------------------------------------------------------------------

主席女士,我對施政報告未有就長者健康及社區安老政策提出明確的施政方向,深表失望。

長者基層健康及社區安老一向是民生政策的重點所在。私營安老院舍的環境及服務參差,欠缺有效監管及透明度,一向為人詬病。去年,安老院舍更接二連三出現虐老及派錯藥事件。我們的長者及其家人似乎是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長期被迫接受收費高昂但質素令人非常憂慮的服務。其實,長者及幼兒同樣是社會上須予照顧的一?。現時安老服務及幼兒教學同樣面對服務質素參差及欠缺監管的問題,前者更是水深火熱,並已困擾多年,當中還包括護理人手錯誤估計帶來人手短缺問題。可惜,長者並未得到好像今次的施政報告中所建議幼兒教育的待遇。

我早前在答問會上,建議政府把幼兒教育學券的概念應用於長者基層護理上,以醫療券的形式資助6 5 歲以上的長者,以獲取眼睛及牙齒的基本保健服務,原因是政府從未為長者的基層護理作出全面性規劃。儘管長者健康中心定期會為長者驗眼,並提供眼疾治療及專科門診轉介,但長者健康中心的名額不足,輪候時間可能長達4 年。與此同時,雖然公立醫院專科門診也有驗眼的輪候服務,但卻一直為人詬病。例如輪候白內瘴檢查的時間,可能是數以年計。在牙科服務方面,雖然現時?生署轄下共有1 1間牙科診所,但只為長者提供緊急的牙科服務及治療,而不包括專為長者而設的牙科定期檢查等預防保健服務。

我們以上所提到“醫療券制”的資助模式的好處是,政府可以推動長者自行定期參加及輪候有關服務,以達致預防性健康檢查中“及早介入問題”的目的。如果以學券制中“錢跟老人走”的概念或醫療券的形式資助這些計劃,短期內可以加強長者基層健康的意識及提供更多服務選擇,同時亦可開拓優質及較合理的醫療收費,令長者基層健康服務市場可以有競爭,為減輕公營服務提供簡單的解決方法;長遠而言,亦可締造長者、政府及業界的三贏局面。我們可以此作為先導計劃並試行,然後再以“錢跟老人走”的方法,在安老院舍服務方面作出改革,並以此作為借鏡,改變多年來私營院舍的質素問題。

至於詳細是如何利用醫療券這個模式資助長者,我在其他場合其實已經說過,所以在此不再作詳細討論。採用醫療券模式的其中一個好處,在於其“有形優惠券”的部分可推動長者牙齒及健康的保健普及化,亦可令長者基本及必須的健康問題得到關注。及早預防一定勝於治療,同時亦可減輕現時醫療體系的負擔。

然而,政府無須把如此簡單的概念複雜化,把它帶到醫療融資改革這麼大的議題,說醫療券在醫療融資中較難處理,將焦點模糊了,亦偏離了我所提出有關長者基層護理服務的醫療券的原意。我們不希望這個惠及全港65歲或以上長者的基層健康計劃,捲入沒完沒了的醫療改革中,使得融資的討論一拖再拖,最終不了了事。這是離題的做法,亦是有欠理性及實際的做法。

主席女士,有關強化社區安老服務政策,我建議政府推行長者及退休人士的充權計劃,其實是要透過賦予長者自決的權力,組織及籌備一些靈活的活動,讓他們可以主導退休後的社交活動,令他們去除年老時較被動和沒有受惠的角色身份,而發展出集體連繫的長者網絡,建立健康活躍的長者社?。為配合社區安老政策,我認為政府必須強化社區綜合服務團隊的角色和功能,以協助長者及護老者在社區實踐計劃。這些都是建構健康晚年及社區終老的基礎工作,這項議題在去年的議案辯論其實已獲得一致通過,而這個概念本身亦符合我們公民參與社會健康的理念。

我希望政府可多加關注長者健康及安老問題,不要因為施政報告沒有提到便忽略這個問題。

----------------------------------------------------------------------------------------------------------

主席女士,我以下想就家庭友善政策表達我們的關注和建議。

施政報告指出了政府對友善家庭政策的重視,這是我們深表歡迎的。政府亦就這項家庭政策作出了很大的承諾,我們對此有很大的期望。雖然我們並不希望一如張超雄議員所說般,政府在成立家庭事務委員會之餘,卻會將其他有用的委員會一併刪除,但無論如何,我們希望及歡迎政府盡快成立這個家庭事務委員會及正式運作,以支持這項以擴大式家庭為目標的政策,支援核心家庭內部及之間的自我照顧及互相守候的功能。此外,在家庭問題的重災區如天水圍北,政府應重新審視其社區硬件設施的需要,從速增加基建,以支援因社區規劃嚴重失衡而受影響的家庭。

其實,政府的家庭友善政策現時在短期內最主要解決的問題,是弱勢社區的家庭暴力問題。長遠而言,要預防家庭暴力及避免家庭內部矛盾的問題深化,我認為是長遠要做的事。我相信要完善上述家庭友善政策,並令其持之以恆,政府必須擴大基層健康服務,以實踐社區承托及家庭健康的理念。

因此,我建議強化社區精神健康護理服務及發展社康家庭護理服務,以確保個人及核心家庭擁有自我建構健康生活的能力。

社區精神健康護理服務及社康家庭護理服務兩者的好處在於,第一,可以從預防性健康入手,及早介入健康及家庭精神健康問題,以減低複雜性的疾病衍生,從而減輕個人及家庭的照顧重擔;第二,可以支援個人及核心家庭養成健康生活習慣,並注意成員的心理健康,教育他們實踐預防性健康生活的理念。

主席女士,面對日趨複雜的家庭生態健康問題,例如跨境婚姻及老夫少妻所引發的家庭暴力情況,及早介入顯然是具成本效益的解決方法。及早介入是預防性健康概念的一種延伸,亦是施政報告用以紓緩家庭暴力問題的切入方法。社區精神健康護理服務及社康家庭護理服務均是及早介入家庭問題最佳的支援實體;社區精神健康護士和社康家庭護士均擁有專業的健康評估能力及經驗,可以評估、發現及早介入預防家庭性暴力及虐兒虐老問題,並協助進行家庭計劃、社區養老及家庭健康教育等工作。以家庭性暴力為例,這些事件涉及事主及其家人的心理、生理及家庭問題等因素,預防方法是由專業精神科護士作出預防性的介入治療。此外,由於社康家庭護士能夠與社區建立較密切及長遠的關係,對於整個家庭的健康及生活細節方面,便均有更全面的溝通、認識和掌握。相對於家庭醫生,社區精神健康護士和社康家庭護士其實更能就個別家庭及其心理原型作出正確的評估,以及尋找從整體家庭狀況以至成員的個別問題。舉例說,社區精神健康護士可以透過個別個案的追蹤方法,根據患有遺傳病或精神病家庭成員的病歷,對另一家庭成員作出定點性的身體評估及心理評估,以便及早發現有關的風險因數,並作出適切的護理介入,甚至提供適當的轉介,以減低其他成員的患病風險,縱向性地深入家庭問題,協助他們預防及解決健康、情緒及因精神壓力所引致的家庭暴力和虐待問題。

社康家庭護士的優點在於可以在發現家庭成員健康及心理出現問題時,能夠作出即時性、及時性及透徹的掌握。社康家庭護士的介入,便是要提供專業意見,協助家庭的個體解決每個階段的矛盾及沖擊,以及成功過渡每個轉型期,守望?整個家庭長期的心理發展、成長與變遷,也可賦予及提升家庭內部自我照顧及健康發展的能力。其實,家庭護理服務亦包括為家庭提供過渡期危機及迷思的處理、兒童長期患病的處理、對失去孩子的家庭的支援、對有學習障礙的兒童的家庭的支援、前往弱勢家庭進行健康家訪,以及長者家庭護理,橫向性地涵蓋每個人生階段皆有可能發生的家庭問題的處理方法。

簡單而言,社康家庭護士和社區精神科護士的設立,其實正是要配合家庭醫學在社區的重要性,而社區精神健康護理服務和社康家庭護理服務可以做到在社區基層全人健康及心理健康的相應發展,讓大家能守望、照顧和及早介入,而精神科護士及家庭護士亦可評估和預防任何家庭危機,以及教育家中各人健康成長,擔當一個營造健康社區的角色。

主席女士,我以下嘗試從其他?生範疇,表達我的關注。健康家庭其實應由提升新生嬰兒家庭健康開始。所以,全面推動母乳餵哺及落實男士產假,是健康充權政策協助準父母營造健康家庭的第一步。

大部分歐洲國家均已推行父親產假,而最長的法定休假可達1個月。至於亞洲,菲律賓的男性僱員和馬來西亞及台灣的男性公務員都享有男士產假的社會福利。男士享有侍產假能有效減低孕婦出現產前及產後抑鬱症的機會,是社會各界對支持本地生育及家庭發展父母方面,給僱員健康生活的回饋。如果落實男士侍產假,將使家長為營造健康家庭作好準備,以及解決母嬰及家庭早期的健康需要。

主席女士,嬰兒從出生至步入不同階段,健康飲食文化對他們的成長及長遠的保健進程均有決定性的影響。對於嬰兒來說,最有益健康的,莫過於母乳,因為母乳含有豐富的免疫及營養素。研究亦指出,母乳餵哺可減低兒童及初生嬰兒的死亡率,而嬰兒吸吮母乳的行為,更可令母嬰關係變得更為密切。母乳餵哺的推廣及普及,是營造嬰兒及其後期健康發展的重要和最早出現的契機。推廣普及母乳餵哺,可將健康飲食文化推前至嬰兒階段,亦能強化母親的職能,讓她們為嬰兒的健康作出最佳的決定。在20 04 年,本港個別醫院的母親在出院後以母乳餵哺的平均比率由42 %至9 7 %不等,而每年平均的增長率只有0 . 7 %。最近的報道亦指出,?生署及一些商場內的母乳餵哺設施不足,而且推廣亦不夠。因此,我建議政府應該制訂一套全面的母乳育嬰政策,培育有關的醫護人員推廣,以及教授母親及父親母乳餵哺的知識和技巧,令在職母親明白母乳餵哺是一個親子過程及良機,而非負擔,並作出支援,以加強她們持續餵哺嬰兒直至兩歲的決心及信心。

主席女士,我建議的健康政策藍圖主要是建構全人健康,並透過基層護理服務及教育,協助社區及個人把健康養生的概念引進自我實踐,並以幼兒時代為起點,以晚年階段為終結。基層護理服務的配合尤為重要,因此,我期望行政長官以市民健康福祉為本,關注護理及社康服務人員長期短缺的問題。

最後,我懇請政府盡快在這段期間推出醫療融資的諮詢文件讓公眾討論,以期引發出較適當且理想的醫療融資困難解決辦法。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