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老政策

28/6/2006

 

主席女士,我動議通過印載於議程內的議案。我想請問大家,6 月1 1 日是甚麼日子?如果大家忘記了,我可以告訴大家,是世界關注長者日。大家有否注意到,你身邊的長者其實是在過怎樣的生活呢?政府統計處剛公布的數字顯示, 65 歲以上的長者比例,在現時大約有1 1%,到2 01 8 年會有約1 6 %,到2 0 2 8 年會有2 4 %,而剛公布的數字是到2 0 3 3 年會有約2 7 %。很明顯,香港的長者人口是在持續增加中。

在座各位同事,或旁聽會議的人士,你們有否想過,年老之後,你們想過怎樣的生活?香港中文大學曾經訪問了一些年齡由60 至8 6 歲的長者,有關他們對晚年生活的看法。結果顯示,在生理方面,長者覺得平安是福,希望可以維持最佳的身體機能,能夠自我照顧,不會成為子女的負擔;而在心理方面,希望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對人生持正面的態度,知足是很重要的,而覺得自己有用、老有所為,在自我形象方面,便是有付出及作出貢獻。至

於在家庭關係方面,不要恃老賣老,要尊重子女的自主權,互相體諒,維持良好的關係;在社交生活方面,最重要的是有寄託,對外界保持正面的接觸,以及維持融和的人際關係和網絡。

事實上,這些長者的看法,與一般有關健康晚年的海外研究和著作近似,包括4 個不同的範疇:

第一、維持高度的體力和認知能力,避免疾病和失能,可以妥善照顧自己的身體,減慢身體退化的速度,也可以適應機能衰退所帶來的種種不便及不影響正常的生活。

第二、有正面的心境和自我形象,不要因為退休而覺得自己沒有用及出現厭世的想法。

第三、參與社交生活和有生產力。正常的社交生活是應該也必須維持的,以及透過幫助他人而重拾自信。至於家庭關係則應該融洽,他們希望可以分擔家務,使年輕人可以出外工作,以增加社會的生產力。

第四、維持基本生活需要,長者們均希望自己有經濟能力以維持生活的基本需要,而不過於倚賴別人的供養,使自己覺得有尊嚴和感到滿足。

由此可見,今時今日的長者,已不像昔日長者的形象般,又窮、又慘、又無用。

明顯地,如果我們以健康晚年為本的安老政策可以盡快落實,不單可以減輕醫療福利的壓力,亦可改善社會的經濟、家庭的和諧,還可有助社會融洽,令整個社會更有活力及更有凝聚力。

但是,試問現時有多少長者正在過這樣的晚年生活呢?我們的長者是否真的活得很健康呢?政府在1 9 7 3 年發出首份報告書後,至今已經3 3 年,在1 9 9 7 年又再提出3 個養老服務的政策目標:“老有所養,老有所屬,老有所為”。但是,我們看看政府現時的安老政策,是否真的可以促進本地的長者享有健康的晚年生活呢?

由於老化過程是一個正常的生理過程,而不是一個病態的過程,只不過長者往往未能適應這些生理上的改變,覺得身體產生多了問題。同樣,長者對醫療服務是有一定的需求,尤其是在門診和住院方面。因此,政府應為長者設立醫療安全網,並提供醫療收費的優惠,以減輕長者的負擔。現時政府的?生政策是建基於“無病等於健康”的概念,所以偏重治療,令整個老化過程被視為不健康化、病態化及醫療化等負面效應;即認為一個人年紀大了,自然會生病,便等於沒有健康,沒有生產力,還須用大量的醫療資源,成為社會的負擔,這些負面結果,是非常不理想的。這些政策理念,其實大大忽略了老化是一個正面的信息,出現生理功能退化並不等於不健康,相反,卻可以活得精采。因此,政府應該投放資源,帶出老年化的正面信息,多做一些健康教育、疾病預防、促進健康的基層?生工作、防禦工作。

雖然現時?生署的長者中心是有提供身體檢查及健康評估等服務,但卻由於這些中心名額不足,輪候時間非常長,輪候的中位數常達37 . 5 個月,可享用的人士不多,所以希望政府可加大名額。其次,亦要加大力度推行基層健康教育,因為這不單提倡健康的生活模式,亦包括教導長者如何照顧自己及身邊的老人家,這些也令長者明白自己身體老化過程的改變,而當他生病時,亦不會感到擔憂和無助。最重要的是,當長者明白到身體出現功能衰退是一種正常的現象,他們仍然可以健康地生活,亦明白到他們無須不必要地依賴醫療服務,讓他們有一個正確觀念,不要一有小毛病便前往醫院看醫生,加長輪候的隊伍,這樣,對長者及本港醫療服務均有一定的幫助。所以,我現在建議,增加社區老人評估服務,對長者作出全面的評估和建議,這樣可以預防他們遇到意外及減低病發的機會,從而減少住院人數。此外,政府亦應效法學童保健計劃,在本港推行長者保健計劃,針對性地為長者的眼、牙齒、口腔等服務作出全面的評估和建議,減少他們發病的機會。這樣便可以讓長者維持到最佳的生理機能,更可促進心理健康。

主席女士,根據?生福利及食物局的數字,在2 0 0 2 年患上憂鬱症而前往公立醫院求診的年長病人約有4 5 0 0 人,到了2 0 0 5 年則約有5 5 0 0 人,可見數字一直上升,情況令人憂慮。在社區基層,大部分憂鬱症的高危長者都是獨居老人,而本港的獨居老人約有1 0 萬。所以,這亦是值得關注的情況。

根據社署的虐老中央資料庫顯示,在2 0 0 4 至20 0 5 年,無論是精神、身體或經濟被虐待的長者數字都有增無減,這均會嚴重影響心理健康,我們絕對不容許這些事情發生。但是,現時的長者外展支援服務非常有限,形成不少長者被孤立,無法被接觸,而不能脫離被虐的生活,往往要忍受鄰居、家人、院舍員工等的不合理對待。因此,政府一定要向施虐者加強刑罰,修改法例以保護長者,這方面要透過增設社區老人評估小組服務,來評估長者的心理狀況,發生問題時,所有長者可以及早治理和積極愉快的心理健康生活。

主席女士,住屋也是一個問題,是生活不可缺少的環節。安全的居住環境,也是非常重要,是會直接影響長者的生活的。但是,現時棲身於護理院舍的長者,以我們常常所聽到,他們不是受到交叉感染、居住?生條件惡劣,便是受到良莠不齊的員工在身體上和精神上的虐待,甚至是派錯藥等威脅。

試問在這樣不安全的地方棲身,又怎能安老呢?所以,政府應該正視現時安老院舍護理質素參差不齊的問題,應該修改法例加強監管院舍,以確保長者得到合乎標準的照顧,不會再發生這些受威脅的事件,再配合社區長者健康?生服務團隊的服務,從而減低長者入住醫院的比率。

現時,還有一些舊屋?或唐樓是沒有升降機設備的,長者在出入及上落樓梯時,不單會感到疲乏、無力或吃力,而且跌倒受傷的機會大增。再者,樓宇內的設施未能方便使用輪椅或拐杖的長者居住或出入,這在很大程度上會影響他們的生活,以及向外聯繫和社交健康。

雖然政府曾表示,公共房屋編配政策會特別考慮方便家庭照顧年老的親屬,可是,現時出現錯配的情況卻很普遍。現時本港約有4000名長者仍居住在十多個舊型屋?,當中仍未有升降機服務。政府於2006-07年度的預算案中雖有提出建議,但預算案並未有特別提及要協助這些長者改善居住環境,既沒有特別提及區內有些長者缺乏經濟能力,也沒有提及為仍居住在這些唐樓的長者提供房屋支援。政府雖然在本年6 月完成了在樓宇內為殘疾人士及長者提供設施有關修訂規定的諮詢工作,但這計劃會在何時落實呢?試問我們的長者何時才有機會享用無障礙的居住環境,改善生活,讓他們有安全的棲身之所呢?

主席女士,要鼓勵長者多參與社區活動,向外交往,交通設施是不可忽視。現時,雖然65 歲以上的長者乘搭公共交通有優惠,而巴士公司又引入低地台的巴士,地鐵加建了升降機,但大部分地鐵站仍未有電動扶手電梯與地面直接連接,令一些長者感到不便。再者,地鐵站內的標記繁複,令長者或感無所適從,而且不會視地鐵為一種友善的交通工具。這些優惠又有何用處呢?

此外,現時很多行人天橋,亦未設有自動扶手電梯,令長者要耗費很多氣力才能橫過馬路,這亦是非常危險和有待改善的問題。雖然現時有復康巴士和易達巴士,但在接送上亦有待改善,而在非緊急救護車的安排上,除了要預先訂車外,更要長時間留在車上才可回家。這亦不是一種友善的交通工具。試問在這情況下,長者又怎可以透過有效的交通工具融入社會呢?所以,我們建議政府應考慮設立有系統及以地區為本的穿梭巴士服務,以幫助長者,使他們更容易安排社交活動、融入社會。

主席女士,雖然特區政府在2001年照顧長者施政方針指出,香港已具備世界銀行在提供老年退休保障方面所建議的3個支柱,包括“個人職業強制退休保障”、“自願存款補助”及“政府提供基本生活保障”,但以我們所見,在2000年提出的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有多少長者可以參與呢?政府提出的自願存款保障計劃,也只是空中樓閣,仍未能成事,再加上綜援的標籤效應,令很多長者不願意領取綜援度日。試問,現時二十多萬活在貧窮線以下的長者,只靠自己的“棺材本”和小額高齡津貼度日,又怎可以活得有自尊呢?即使他們想申領綜援,但政府在19 99年又取消了與家人同住長者申領綜援的權利,令長者被迫要過清貧的生活。政府又怎可以說本港已具備世界銀行在提供老年退休保障方面的設備呢?

其實,我在本月初的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上動議並獲通過一項議案,便是促請政府推出全民養老金的計劃,我們期望政府盡快檢討和制訂有效的老年退休保障計劃,讓社會各階層有充分討論,達致較有共識的方案,以消除老年貧窮問題,在經濟上解決長者的基本生活需要。

主席女士,目前香港的安老事務大多數由安老事務委員會作統籌,但其主席及各委員均是兼任,我恐怕他們未能很專注地監察有關長者的政策。我們建議政府設立長者事務專員,負責統籌及協調政府的安老事務,以落實健康晚年為本的安老政策。我們亦建議,政府採取“錢跟老人走”的資助方式,將資助金額直接交給長者,讓他們作為消費者,能自行管理和運用這些金錢,從而在市場中選取適合他們需求的服務。

此外,由於長者人口逐漸增多,他們所需要的商品亦特別多,這方面的市場潛力會頗強大。我們建議政府推動拓展銀髮市場,鼓勵公私營參與,在此情況下,剩餘資金便可以再投放在安老服務上。我們相信,如果有這麼清晰的安老政策理念及施政目標的綱領,本港的長者才可以安享晚年。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