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病人及其家屬提供經濟援助

17/5/2006

 

主席,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下稱“ SARS”)爆發後至今已3 年。在過去3 年,醫學界致力把SARS 後遺症患者治癒,但至今仍未能充分掌握,所以這?SARS 病患者何時康復,可說是遙遙無期,他們每天都與SARS 後遺症搏鬥,在心理上和經濟上均承受十分沉重的壓力。

雖然政府成立SARS 信託基金,原意是幫助這?SARS 病患者,當他們有任何機能失調,便可以申請特別恩恤,並為他們提供經濟援助,彌補他們收入上的損失,或應付因患上SARS 而導致的額外開支。

但是,根據政府資料顯示,基金現時只剩餘2 ,3 0 0 萬元,有9 人已領取援助上限5 0 萬元, 5 人已領取4 0 萬元,而大部分人所領取的,亦已接近上限邊緣。其實,鑒於現時用作診治後遺症的藥費開支高昂,加上未能預計康復者康復的年期,對他們來說,是有一定壓力的。加上這基金快將耗盡,這些病患者十分擔心自己既未能投入工作,又擔心日後無錢醫病,對他們的心理自然造成很大影響。因此,當局應該盡快作出檢討,假定許多病人已逐漸康復而不再需要金錢援助這理據已是不適合。政府應該同時放寬每名SARS病患者只可向基金申請5 0 萬元特別恩恤以作經濟援助的上限,盡快幫助他們解決經濟上的困難。

此外,政府亦曾表示會盡量向SARS 病患者提供免費終身治療,正如張超雄議員所指出,政府只列出醫院管理局公認的後遺症,例如肺功能衰退、骨枯等,而那些對類固醇所產生的副作用、心律失調、高血壓,甚至精神不佳及性功能障礙等均不獲承認為後遺症,患者須自付醫療費用,但這些費用均十分昂貴。此外,SARS 為他們所帶來的陰影,是無法估計的。政府應該考慮對SARS 病患者提供較全面服務,顧及他們心理和生理的失調作全面支持。

再者,信託基金審批申請個案過程,正如同事所指出,是非常嚴苛,申請人必須得到醫生證明其身體或心理出現的機能失調問題,還要視乎機能失調的類別、嚴重程度及持續時間作醫療上的考慮因素,才可作出審批;而這是可以幫助病患者,還是加添康復者的心理壓力呢?

其實,當局應在釐定資格時,放寬要求,讓病患者更容易獲得援助,讓基金可以真的為他們提供援助。政府有責任和義務為他們無條件提供醫療上的援助,使他們的生活得以改善。康復者從SARS 基金所得的金錢援助,應該是讓他們的生活更有保障和用作解決他們在其他方面,例如社交方面的困難。政府應鼓勵及協助康復者善用基金來維持正常的社交生活,令他們投入社會。

SARS 信託基金雖承諾會協助在SARS 期間曾有“疑似”SARS 的病人被誤診為SARS 並服用類固醇等藥物的康復者,但對於被誤診而死亡的病人卻未有包括在受助範圍內。病故者固然是不幸的一?,因誤診而賠上性命的死者也是疫症中遭遇不幸及無辜的一?,他們的家庭同樣失去至親,當局亦應體諒他們的家庭狀況,提供適當的照顧及幫助,擴大信託基金的涵蓋範圍,將已故SARS“疑似”患者的家屬納入發放特別恩恤經濟援助金額之列。

根據現行SARS 信託基金的規定,SARS 已故者家屬若申請SARS 信託基金,必須證明SARS 已故者在家中必須為家庭的經濟支柱,即他們要供養子女、配偶、父母,才能獲基金批出款項。明顯地,觀點是不對的。例如病故者生前雖然沒有向家庭提供金錢上的支持,但病故者生前一直幫助照顧家中的小孩,間接減輕了聘請家庭傭工照顧小孩的支出。這例子不能看得出有金錢上的支持,但在這情況下,已故者親屬未能申請基金的援助,以致未能幫助該家庭更有效地照顧小孩。在近30 0 名的SARS 病故者當中,長者及長期病患者佔了大部分,故此,在決定是否向已故SARS 病人家屬發放特別恩恤金時,家屬經濟上是否依賴已故者不應是唯一的決定因素,政府應考慮其他因素更為重要。所以,我支持向已故年長SARS 病人的家屬提供特別恩恤金。

SARS 對我們帶來的影響相信大家都不會忘記,對於康復者的醫療承擔,政府更是責無旁貸。我們相信現時醫療費用對康復者而言是沉重的負擔。所以,我們希望政府能夠盡量放寬SARS 恩恤金的上限,讓真正有需要的人得到幫助。因此,我們同意財務委員會向SARS 恩恤金注入額外款項,讓康復者改善生活,使他們在身心及社交各方面能夠全面康復。

我謹此陳辭,支持張超雄議員的議案。謝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