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捐贈

26/4/2006

 

代理主席,目前有近2 000 名病人等候器官移植,當中以輪候移植腎臟的需求最大,約佔整體七成。然而,去年只有50 個屍腎移植,活體捐贈只有8 個,病人平均要輪候5.5 年才能換腎,最長的要等25 年,他們的生命質素沒法維持,寶貴的生命也難以延續。本港的器官捐贈比率偏低,在2000 年平均每100 萬港人中,只有4.1 名死者捐出器官,與澳洲(10人)、英國(12 人)、美國(22 人)及西班牙(34 人)比較,港人的器官捐贈比率嚴重偏低。

願意或拒絕捐贈過世親人器官的決定是建基於各種的考慮因素,是非常個人化的選擇。調查發現,過去5 年,接近四成拒絕捐贈過世親人器官的個案,是由於死者的捐贈意願不明確或家屬未能達成共識;另有四成拒絕個案是由於希望死者遺體得以保持完整。上述調查結果強差人意,反映市民及其親屬對於器官捐贈的概念及認知仍然相當含糊。

代理主席,目前,香港醫學會器官捐贈冊上登記願意捐贈器官的人數約為4 萬人。然而,在器官移植聯絡主任曾接觸有意捐贈器官的人當中,只有2%至7%的人有攜帶器官捐贈證。器官捐贈運動長期得不到市民的廣泛支持,港人的器官捐贈比率嚴重偏低,我認為是歸咎於目前器官捐贈政策的定位徹底錯誤。器官捐贈是一個尊重生命的決定。很可惜,現時有關器官捐贈的教育、宣傳及背後整個政策概念,均未能有效協助捐贈者及其家人對器官捐贈理念有詳細的理解。現時,捐贈者均未必清楚整個器官捐贈的過程,以致忽略了捐贈者須履行的責任,包括未有隨身攜帶器官捐贈證或在簽署捐贈證後未有與家人作詳細溝通。

事實上,本港從未制訂過一套全面的器官捐贈政策。這與本港至今仍未落實- 我們一直想推行的 - 健康城市、健康人生和健康晚年的政策有莫大關係。主席女士,本港現時的器官捐贈政策應如何實行呢?我們認為政府有必要透過實施公共及教育政策,向青年及市民灌輸正面的老年及死亡概念,以協助大眾盡早瞭解及面對死亡,甚至談論死亡。經過這個過程,我們希望透過教育,解除大眾認為器官捐贈及死亡即為人生一大忌諱的負面思想,並正面地鼓勵大眾為人生預早作好最後的安排,把器官捐贈視為人生計劃的一部分,也是自我及他人生命延續的一部分,讓大眾釐清器官捐贈的概念及深層意義,並長遠地期望“器官捐贈”不單是市民的“自由選擇”,而且能夠漸漸轉化為一種“公民意識”,從而使器官捐贈的文化得以普及。

此外,在改善行政效率方面,其實也可做得好一點,令器官捐贈比率得以提升。根據英國的經驗,醫院內的器官捐贈聯絡主任在器官捐贈計劃所擔當的角色非常重要,他們必須找到最適當的時機,向處於傷痛之中的家人或病者預先或及時提供器官捐贈的資料,疏導他們的情緒和提供適當的心理輔導,務求令他們在短時間內作出適當和理性的抉擇及決定。此外,器官捐贈聯絡主任亦要協助家屬解決及面對一些技術問題,例如安排家屬見證醫生用儀器向病者作出兩次腦幹死亡測試的過程。因此,我認為政府必須給予器官捐贈聯絡主任特別的培訓和資源,加強他們在這一方面的專業技巧,從而加強捐贈者和親屬的信心。

此外,有調查顯示,85%的受訪者表示,如果他們知道家人生前的意願,大部分均會同意履行家人對社會的承諾,即他們也願意捐出離世家人的器官。但是,為何當局在行政措施方面久久未能作出配合?例如,為何不能修訂法例,把器官捐贈資料加入智能身份證內呢?早前我亦曾提出這項建議,其實,立法會於1999 年已曾討論這項建議,但政府卻就此研究了7 年,亦即拖延了7 年,還未有任何具體承諾。今天,政府還繼續聲稱要時間研究措施對在社會推動器官捐贈的成效,然後才能有任何動作。代理主席,我希望政府不要再拖延我們7 年,他們應該知道,7 年時間可以透過器官捐贈挽回多少條寶貴的生命。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支持原議案。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