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暴力

8/3/2006

 

主席女士,家庭暴力問題無時無刻都在發生,每天翻開報章,總是會看到有關不同形式的家庭暴力的報道,剛才也有多位同事提及不同種類和形式。暴力行為可以以不同形式對人構成傷害,包括身體虐待、性暴力、精神虐待等。其實,除此之外,對人的身心傷害亦影響深遠。故此,對於虐待配偶、虐兒和虐老等家庭暴力問題,我們實在不容忽視。不論任何人,使用暴力侵犯他人都是不對的,這些行為既影響整個社會的健康,亦令社會及經濟付出沉重的代價。政府必須從政策、執法、司法及教育方面?手,動員社會正視家庭暴力問題。

施政報告提到政府對家庭暴力是“零度容忍”。在這情況下,政府必須立即制訂清晰而正式的政策,列明政府對社會上家庭暴力問題的立場、價值觀、策略方向及具體工作指標等。

健康人生不單指身體上沒有病痛,其實心靈和社交方面的健康亦同等重要。以虐打兒童為例,被虐打的兒童會經常失眠、發惡夢、自我形象低落、感到自尊受損、常常孤立自己,甚至抗拒與成年人接觸。剛才楊森議員也提到,他們長大後亦會有虐待別人的傾向。這樣的成長對兒童具有非常深遠的影響。其實,兒童長大後未必可以正常地融入社會。從公共健康角度來看,預防及處理家庭暴力問題並不僅是個人或福利責任,而是整個社會及跨界別的共同責任,包括社會整體架構、立法、執法、司法、教育、福利、醫療界別的共同承擔。政府必須在多方面採取積極措施,避免家庭暴力進一步惡化。

故此,政府應考慮設立一個跨部門小組,積極推動不同的政策局和跨界別合作,共同預防、跟進及打擊家庭暴力罪行。處理家庭暴力問題不能單靠政府其中一個部門的努力,而必須以跨部門的方式處理,例如提高警務處、醫院管理局、法律援助署、社會福利署(“社署”)及社會服務機構之間的互相協作,對有懷疑的個案提供及時和即時的轉介,這樣才能有效解決問題,防止悲劇發生。舉例而言,警方應繼續簡化家庭暴力個案的報案程序,並提高前線警務人員對家庭暴力問題的敏感度及對有關問題的認識。房屋署人員亦應放寬有關租務條例的限制,並透過體恤安置,加快編配單位予有需要人士。

此外,政府應定期為相關專業人員,特別是警務人員、社工、醫護人員等前線人員,提供有關家庭暴力的培訓課程及舉辦經驗交流會,提高他們對判斷及評估家庭暴力個案的敏感度。

其實,預防勝於治療。主席女士,要徹底解決家庭暴力問題,必須從預防工作?手,透過瞭解家庭暴力行為的成因及施虐者背後的動機,才能對症下藥。香港的社會服務機構早於6 年前開始推行社區層面的志願性輔導計劃,當中七成完成輔導的參加者,在6 個月內沒有重犯身體虐待的行為。在司法介入要求施虐者參與強制性施虐者輔導計劃前,社署及社會服務機構應增辦類似的施虐者輔導計劃,鼓勵施虐者透過在地區自願參與支援及輔導計劃,協助他們停止暴力行為。

其實,上述各項都只是治標的方法,惟有加強社會大眾對家庭觀念的認識,才是治本的良方。在地區層面,政府應加強與民政事務總署及區議會的合作,推動及舉辦更多以家庭生活教育為題的活動,並透過這些活動傳達孝敬父母、愛護子女、夫婦互相尊重等重要的價值觀。在學校和社區廣泛傳達防止家庭暴力的信息,協助市民建立不以暴力解決家庭問題的正確觀念。最後,我想帶出一點,大家談了很多有關婦女被虐待、兒童被虐待或性暴力等情況,而這些情況均獲得社署資助,唯獨是被虐待的長者不受政府資助。其實,本港亦沒有可以幫助被虐待長者的條例。長者應享有健康及受尊重的晚年,所以我們建議政府不應漠視長者的需要,應增加對虐老問題的研究和探討,讓他們享有均等的權益,而不會遭受虐待。即使被虐待也能獲得適當的援助。

最後,我想回應剛才余若薇議員談到的“風雨蘭”問題。我在此邀請局長參加我們於3月19 日(星期日)舉行的步行籌款,這是為資助風雨蘭而舉行的。我希望局長屆時可以參加。

我謹此陳辭。謝謝。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