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醫護改革及醫療融資

8/3/2006

 

主席女士,健康城市的原型是以預防性健康行為模式作為基礎,由基層健康照顧服務及正面的健康服務概念建構而成的。很可惜,一直以來,政府只是銳意發展治療性醫療服務,從來絕少把資源大量投放發展基層健康服務等預防性工作。醫療改革報告書“創設健康未來”提出以家庭醫生作為社區健康監護人,進一步把服務推向醫療模式化,沒有做到以健康為本,把治療疾病視作建構健康。本港的醫療政策走不出偏重治療工作的發展框架,反映了本地醫生護士的心態是結構性問題。嚴重傾斜的政策令資源分配本身也不健康,非但欠缺為市民建構健康的遠景,亦由於治療工作涉及龐大開支,令公私營醫療嚴重失衡,無法承受治療工作所帶來的沉重負擔。本港醫療服務的質與量將難以維持。

現時,公營醫療系統承擔了約90%的住院服務及接近100%的復康服務。醫院管理局的前線員工,為了兼顧服務的質與量,所面對的工作量及壓力已經非常沉重,合約護士更須承受同工不同酬的不平等待遇,士氣難免低落,近年來更多次觸發公營醫院醫護人員離職及經驗人手外流的事件。與此同時,私營醫療系統不論是在技術層面或公眾認受性方面,也沒有多大能力及市場條件可以直接承接由公營醫療體系撥出來的工作。

主席女士,在公營醫療服務方面,“醫療化”的醫療衛生政策及醫護體系是誘發各種不平衡情況的根源,是導致本港醫療體制陷入長期困局的核心。任何一個醫療融資方案,其實也未必可以解決目前由醫護體制所引發的複雜問題。因此,我支持原議案,認為現時首要任務是盡快就醫護改革發展制訂明確方向,明確界定公營醫療第二層及第三層服務的目標、服務性質及範圍,確立收費機制、公布成本計算方法及提高決策透明度,以及在新制度下為低收入基層提供安全網,以及為中產人士提供邊際安全網。與此同時,現時公營系統“醫療化”的政策必須進一步革新,加強第一層(即基層)的健康服務的資源,制訂以社區為本預防性基層健康服務計劃,推廣基層健康,為社區提供全方位健康服務,例如開設更多中醫門診、推行社區牙科保健,以及加強社區復康照顧服務及醫護設備及配套,以求把病情穩定的病人轉移到社區復康。“社區復康監護人”的角色,除了應由家庭醫生擔任外,也應由社區健康團隊(如護士、營養師、物理治療師及藥劑師等)擔任,分擔以社區為本的預防、初步治療及復康工作,有效降低未來第二層及第三層醫療服務的需求,在健康社區發展中,亦可提升市民的基本健康及生活質素。

主席女士,局方曾強調醫護系統堙A人力資源最為重要。然而,局方一直對我們的前線醫護人員有所虧欠。除了同工不同酬的歷史問題未得到適當的解決和處理外,局方亦欠缺一套完善的規劃和系統,以正確地規定或規範現時前線人手的編制。舉例來說,護士對病人人手比例的承諾,是從來沒有提出過。以往,我們聽到很多假設的聲音,訴說20 年後香港長者人口約有20%將會如何加重治療性工作的負擔,但卻未曾聽見局方為未來的服務需求作詳細的預測及規劃,也未有聽到加強預防性健康服務或長遠計劃醫護人手、制訂人手比例的消息。我深切期待即將推出的醫療融資計劃,可以在現實方面令醫護人手規劃更清楚。

在私營醫護服務方面,長期以來,政府均未有給予明確的政策及服務定位,令私營醫院前線醫護人員因此對公私營醫護系統失衡表達強烈的不滿。因此,我們認為有必要在政策層面,明確界定私營醫護體系在香港整體醫療政策的角色、發展目標及服務範圍,並提高其收費的透明度,確保私營服務的收費及質素能達至合理及優質的水平,從而消除了公私營合作的根本障礙。政府亦必須加強家庭醫學的培訓、統籌及監管工作,務求社區醫生及衛生服務團隊能把基層健康照顧模式植根於社區。

隨著醫學發展不斷推陳出新,要維持目前醫療質素的優勢及確保市民繼續享有平等醫療服務的權利,我們認為,透過醫護改革新的醫療收費機制及方法,把社會負責市民健康的概念和市民全盤依賴政府提供服務的習慣,轉化為個人責任及社會公義,為社會塑造“健康乃個人責任”的價值觀,是有需要的。在防止濫用及確保病者不會因經濟能力而未能適時獲得應有服務的原則下,增加公營醫療收費,拉近公私營服務收費的距離,以及透過鼓勵市民使用私營醫療服務或購買社會、私人或混合性保險,把“能者多付”的概念滲透社會,是可以改變醫療衛生服務即社會福利的固有意識形態。

在國際經驗,現時大約有5 種不同的醫療注資方法,包括:稅收、社會保險、用者自付、醫療儲蓄戶口及私人保險模式等。香港作為全球發達的自由經濟體系之一,以上各種方法均有其優勢及風險,所以我們認為混合式的醫療融資方法能有效分散風險投資,但我促請當局要盡快結集社會意見。在醫療融資方面,應盡快進行諮詢,不要在諮詢前,便制訂一套具體的方案,這方面是要有共識的。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