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研究有關滅貧事宜小組委員會有關在職貧窮的報告所提出的建議

15/2/2006

 

代理主席,根據研究有關滅貧事宜小組委員會的報告,反映本港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已由1982 年的0.451 上升至2001 年的0.525。統計處的資料亦顯示,2005 年第二季度約有75 000 人的入息低於5,000 元,較1998 年增加兩倍。這些數字均顯示本港貧富懸殊的情況已經越來越嚴重。

隨?社會經濟轉型及生產方式的轉變,香港已經由七八十年代從事生產為本及勞工密集的工業、製造業等,走向以服務為主及知識型的經濟。人力資源的需求亦已由以往低技術及體力勞動工人,轉為要更多具專業及有技術的人員。本港現時有超過100 萬的勞動人口,其學歷只及中三或以下程度,他們所具備的勞動條件並末合乎當前知識型經濟的轉型需求。縱然近來本港經濟錄得持續的增長,但對於一眾低技術工人並無大幫助,他們仍然長期陷於低工資、甚至處於失業的狀況。

政府數據顯示,在職貧窮家庭的就業人士大部分從事低技術工作,例如文員及服務業工人等。在職貧窮家庭的就業人士現時所賺取的薪酬遠低於1998 年所得的工資。香港沒有正式的在職貧窮線,但一般認為如果家庭中最少一名成員就業,而家庭每月收入低於同等成員人數的家庭收入中位數五成,即屬在職貧窮家庭。為求得出更準確的在職貧窮家庭數目及制訂更適切的政策,政府應盡快制訂在職貧窮線。

根據社會福利署推行的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計劃,任何人及其家庭如果每月可評估的收入總額不足以應付綜援計劃下認可的每月需要總額,即符合資格領取綜援。綜援計劃下的低收入個案是本港在職貧窮家庭的組成部分。截至2005 年10 月,在綜援計劃下屬於低收入類別的個案約有18 000 宗。其實,在職貧窮人士往往要面對兩難的局面,即使他們找到工作,也未必可以解決三餐一宿的問題,因為他們的工資僅能應付交通費,無法應付其他生活負擔。那麼,他們應努力工作以賺取僅可糊口的生活費,還是應無可避免地停止工作或只從事兼職工作,以符合領取綜援的資格呢?

所以,政府必須改革現行失業綜援的制度,協助領取失業綜援者重投勞動市場,減輕政府在失業綜援方面的負擔,例如把現時失業綜援的薪金最高豁免額提高,或參考英國的稅務補助計劃,為有需要照顧子女的在職低收入人士提供子女補助金額,以提供誘因鼓勵他們繼續工作。此外,政府亦可參考英國在1998 年推行的“新協定計劃”的概念,向失業者發放求職津貼。如果失業者在半年內仍未找到工作和持續領取津貼,必須強制他們參加就業計劃。

根據“2004 至05 年度世界發展報告”,過往的經驗有力證明開創良好的就業機會,是幫助人們脫貧的最佳方法。國際勞工組織倡議,必須透過提高生產力和開創就業機會,方可減少貧窮及在職貧窮。故此,我同意報告內提出致力發展本地製造業,並鼓勵製造業回流香港。政府亦應為那些可為低技術勞工創造就業機會的工業類別(例如物流業及回收業等),提供稅務優惠及贊助。同時,政府亦可考慮設立相應的利得稅豁免優惠,鼓勵企業履行社會責任,增聘領取失業綜援者,協助他們融入社會,發揮工作能力。

代理主席,要協助在職貧窮人士的最佳方法,是給予他們提升技能及再就業的機會,讓他們重新融入社會。因為工作除可滿足一個人最基本的生活需要外,亦可改善家庭的經濟環境,獲取家人的肯定,減少家庭衝突,更重要的是為下一代建立自力更生的重要信息。單單的經濟援助未必能觸及受助人所面對的問題核心,長期的金錢支援只會構成政府的財政壓力,並對失業者重新投入勞動市場造成不良影響。長遠而言,對社會整體的人力資源及生產力亦會帶來負面影響,使貧窮問題循環不息。因此,政府除了為低技術工人訂定目標更明確的教育及培訓課程外,更應為未來本港的人力資源架構進行深入探討,以及研究如何協助年青人繼續進修及強化他們的就業能力。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支持原議案。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