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輸港食水污染事故通報機制及加強協調輸港食水供應

8/2/2006

 

主席女士,香港一直沿用由東江輸來的食水,近年由於東江中上游沿岸不斷發展,東江水受到賈第蟲、大腸桿菌及重金屬污染的新聞屢見不鮮。以往,亦曾經發生東深供水沿線內醫療廢水排出東江,以及東江流域一帶工廠的儲油設施因未有安裝防油泄漏裝置而污染輸港食水的情況。

醫學文獻指出,人類每天均飲用大量食水;長期飲用受到細菌、工業廢料、重金屬及化學物質污染的食水,會同時攝取大量由原水中污染物所衍生的有毒化學合成品,損害人類的健康。原水中的工業廢料會釋出大量有毒重金屬,如鉛和水銀等。食水含多種重金屬會損害嬰兒的腎功能,影響胎兒健康發展。食水如果含鉛量太高,會破壞人類的腦神經中樞,造成永久性腦部損害,使兒童記憶力逐漸下降,智力亦會隨之慢慢下降。

此外,由於前期水質受到污染,食水必須經過後期過濾,加入氯氣以增加其淨化作用,這是其中一個方法。如果水質受到嚴重污染,便須注入更多氯氣以消除水中的氨氮。殘留的氯氣過多,會與有機物質產生化學作用,這些化學作用會在食水中產生致癌物質,例如三氯甲烷,俗稱哥羅芳,即使食用少量哥羅芳也可令人體細胞產生突變,增加罹患結腸癌、腎癌和膀胱癌的機會。

主席女士,儘管當局和廣東省政府近年為了保護東江的水質,一直從多方面積極開展污染整治工程,但東江水的水質問題似乎未符理想,確是不爭的事實。作為第一站接收東江水的船灣淡水湖,其水質自九十年代開始,16年來情況逐漸惡化,起因亦源於有問題的東江水。水務署於2005 年向環境保護署提交的工程簡介透露,近年淡水湖出現大量藻類繁殖並耗盡水中的氧氣,導致大量魚類死亡,造成這情況的元兇是含有大量由硝酸及磷酸形成,為藻類提供高養分的東江水。這正正顯示了東江水嚴重的水質問題並未因東江流域的污染整治工程而得到改善。

根據水務署2005 年年報有關食水水質控制的闡述,有關東江水的水質抽驗統計只羅列了“東江原水內平均氨氮及錳水平”等數據。由於東江水在後期的化學過濾中,被加入了大量氯氣,所以氨氮指數沒有超標,這顯然是意料中事。然而,對於重金屬鉛、水銀,以及過量加入氯氣所產生的三氯甲烷的含量,年報並未有提供有關數據作為東江原水被指為國內“一級至二級”理想食用水質的理據。2005 年出版的《水務便覽》亦只概括地提及署方曾定期為東江水進行化學、細菌學、湖沼學、生物學及輻射學化驗。然而,《水務便覽》中亦未有提供這些化驗的具體內容、樣本數目、大眾關心的測試指標和結果,輸港食水的安全度及兩地檢驗機制的透明度令人質疑。

據聞,為了潔淨東江水,內地輸水沿線作出了一些經濟上的犧牲,包括禁止某類工業在沿線發展,這本是令人鼓舞的現象。可是,珠江三角洲一帶的城市十居其九均出現鹹潮,國內更出現嚴重食水污染及隱瞞事實的先例。

主席女士,現時,在欠缺通報時間規定及並未為嚴重事故寫下定義的通報機制保障,而大量排放化學污染物的大亞灣核電廠與我們又只有一“河”之隔的情況下,對於天天“同飲東江,粵港共榮”的香港人來說,香港有可能成為吉林石化雙苯廠生態大災難的翻版,變成粵港“患難與共”,陷入同飲毒水的境地,並非危言聳聽的說法。特區政府與國內供水地區政府應研究收緊東江水的安全標準,向公眾公布東江水安全指標及有關數據,以及建立突發性及非突發性、嚴重及非嚴重的供水事故通報機制,以完善本港的食水安全政策。

本人謹此陳辭,支持原議案及修正案。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