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範禽流感

30/11/2005

 

主席女士,禽流感在全球各地蔓延,多個亞洲地區包括中國、泰國、印尼已分別發現多宗人類感染病毒的病例。

專家又指出H5N1 病毒已在禽鳥間建立了永久的生態龕。這正代表對抗禽流感是一場漫長的抗爭,二十一世紀人類所對抗的是一連串我們所知有限,但其變化迅速的自然災害。

就地區性而言,按照病毒變種的可能性、跨界別傳染性、地區植根性、傳播速度及致命性來說,禽流感並不僅是植根於某些亞洲地區的區域性風土病,而是可能會肆虐全球的世界性風土病。

主席女士,儘管禽流感被喻為前所未見,來自自然界的威脅,可是一旦疫潮在本地或外地爆發,或多或少總涉及人為因素,這可能將歸咎於政府對抗禽流感或流感的計劃未盡完善,以及在某些公共?生政策上,長期周旋於業界及公眾利益之間,舉棋不定所致。事實上,禽流感的趨勢已開始在世界各地爆發,本港市民的防患意識已提高,隨之而來是市民對活家禽的需求穩定性大減,令活家禽的零售價格下跌,市場亦已開始萎縮,這行業可說是黃昏工業。我深信政府不用擺出強硬的姿態,進行強制性的牌照回收,也不用對業界作出大量賠償,活家禽零售的運作模式在自由市場經濟壓力下,最終也難逃被淘汰的命運。我相信這是港府不急於全面取締活家禽零售行業,以落實執行中央或分區屠宰的原因,亦是當局拖延有關政策的重要原因。可是,這些經濟及政治利益的考慮,卻為本港的公共?生政策加添了一些無謂的掣肘。其實,從科學角度來看,儘早落實中央及分區屠宰一定比遲做好,香港也會安全一點。主席女士,一旦有業界的人受感染而死亡,病毒人傳人在社區爆發的機會便很大,政府會否再一次重蹈SARS 的覆轍,為這些人為錯誤承擔政治責任呢?由行政長官領導應變流感大流行的督導委員會已經成立,月底在公立醫院進行了不同的大型禽流感演習和事後檢討,而醫院管理局(“醫管局”)於早前亦進行了多次抗疫演習。在姿態上,政府似乎是應做的都已做了,然而,單靠這些局限性的演習,政府是否便能應付疫情在社區爆發的情況呢?過往的大型禽流感演習只局限於醫院內部進行,是前線人員在治療及信息通報應變方面的預演,一直缺乏市民的參與,市民的位置可說是相當被動。我認為禽流感在社區爆發之前,居民在生活上及區內活動的行為及心理調整必須得到預先的指引及預演,以便配合前線人員及政府分秒必爭的抗疫行動,把人為的失誤減至最低。

本地私營安老院舍的現行運作模式、?生情況及服務質素一直是參差的,如果禽流感一旦在社區爆發,我非常質疑及憂慮安老院舍的抵抗力及應變能力。故此,我認為演習的試點必須擴大至社區層面,並且聯絡安老院舍,以及定期進行,以實戰方式加強公眾、私營安老院服務提供者、社區健康照顧者的健康教育知識,以提高及提醒市民長期保持最新和最貼身的抗疫意識。

另一方面,政府有必要回應世?的建議,安排全港約82 萬名65 歲或以上長者,特別應主動呼籲部分較被動的長者,接受流感預防疫苗的注射,加強抵抗力。最後,我敦促政府積極聯絡生產特敏福的藥廠,以詳細解釋本港的需要,希望對方瞭解我們的整體情況,我們亦要瞭解對方的整體生產及供應情況,以保證供應承諾能在關鍵時候兌現,為本港提供夥伴性的協助和技術支援及建議。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支持原議案及修正案。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