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制改革方案

9/11/2005

 

主席女士,對於本港的政制發展,政府有責任提出一個香港市民可以接受和具有實質民主進程的政制改革方案,但在政制發展專責小組第五號報告(“第五號報告”)內提出的方案,我們卻看不到它為市民所接受,也看不到實質的民主進程。

由政府委任的區議會議員,不應賦予他們選舉行政長官或立法會議員的權利。這不是要分化區議會的委任及民選議員,造成他們擁有不同的權利,而是區議會作為區域的組織,負責區內居民的福利事宜、各區的環境改善工作,以及在區內推廣康樂、文化和社區活動,為甚麼居民不能就自己的需要或喜惡自行選出合適的人選作為他們的代表,而要由行政長官委任呢?其實,政府應取消區議會委任制,讓全數議席由直選產生,使市民的聲音直接帶進區議會。這樣,香港的民主空間才得以擴闊。

政府不能純粹通過增加立法會或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人數,便代表增加了民主的意義;增加數量不等於增加質量。政府必須擴大議會的代表性,而不是擴張議會的議席,故此,政府必須把所有公司票、團體票廢除,並要擴闊選舉委員會的選民基礎,這些才是民主的步伐。

我們並沒有看見政府在政制改革方案中提出普選時間表及路徑圖,政府應直接在第五號報告中提出這些路徑圖和時間表,並須妥善地交代當中的細節和安排,以及預計何時才會有普選,讓香港市民知道如何“循序漸進”地實現我們渴求已久的民主。這樣,香港市民才會接納政府提出的方案內容,因為我們能具體及清楚地看到香港的將來。

主席女士,我們樂意與政府溝通,展示香港的需要及期望,一同尋求共識。只是,我們只有兩個月時間討論,而且政府提出的方案確有需要修改的地方,恐怕方案很難讓我們接受。除非政府作出突破性的修改,否則要我們通過此方案確有一定的難度。莫非政府想香港市民再一次站出來,透過行動來宣示對民主的訴求嗎?

我們為甚麼要求民主?只因為我們愛香港,我們想為香港效力。我們從來沒有事事反對政府,只是政府不明白我們,即使政府知道我們想要甚麼,也不能給予我們,政府能給予我們的,卻不是我們所需要的。

因此,我們期望香港政制的民主步伐能前進,能有進步,所以我支持湯家驊議員的議案,政府有責任在方案中提出普選的路徑圖和時間表,使香港早日能實現普選。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