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食物安全監管機制

2/11/2005

 

主席女士,在就施政報告進行辯論後,食物安全似乎成為另一個話題。今天的報章又報道有關食物不太安全的消息,例如超出安全標準的皮蛋、蔬菜中殘餘農藥的重金屬含量極高,以及泡菜內有蟲等。我們想看看政府究竟如何完善食物安全監管機制。

對於政府把食物安全議題完全集中於架構改組方面,我們現時只看到以架構重組為主導的改革可能引致官僚架構變大,但卻看不到局方在這方面所執行的具體措施為何。對於新政策的可行性及成效能否令政策質素有所改變,令食物監管工作更臻完善,我們看不到政府作了任何保證。我們認為政府必須就以下兩個大題目,向公眾作詳細交代:第一,政府如何利用現時重組架構的建議,完善現時的食物安全監管機制?執行架構擴大後,除可能增加D8 的首長級職位外,是否意味?前線執勤人員的職務、能力、工作量及專業知識亦須同時有所提升呢?現在,容許我重申一點,我認為重組並非壞事,但政府絕對有需要公布在重組前後前線人員的編制安排及職能,避免再次被人批評肥上瘦下。除此之外,政府亦應盡快公布如何為這些前線員工安排一些較適當的培訓,讓他們在工作上更能全面配合上述變動,在巡查、抽驗等職能方面作出配合,令食物可受到安全監管。

第二,政府如何具體執行“由飼養到餐桌”或“由土地到餐桌”的食物安全概念,而執行方案如何能在公眾及業界利益之間取得平衡呢?主席女士,食物安全可以表述為食物由種植、養殖、加工、包裝、貯藏、運輸、銷售、消費等活動均符合強制標準,並不存在可能損害或威脅人體健康的有毒或有害物質,危及消費者健康的風險。這概念表明,食物安全包括生產安全、經營安全、過程安全、結果安全及未來安全。這種“由飼養到餐桌”或“由土地到餐桌”的食物安全概念,我相信在食物安全監控的國際論述中,並非陌生的概念。因此,我們認為無論是源頭管理,經營過程或管理層面,以及零售層面管理,大部分均須與全方位抽查及檢驗掛勾。政府必須設立一套完善緊密的抽查檢驗網絡,增加資源強化本港化驗所的功能,在不同地域設立關卡,以確保輸港食物及本地生產的食品均達到國際安全標準,以及對未有超標的高危食品進行更多風險分析。與此同時,我期望政府能增撥資源,加強本港化驗所的功能,並積極研究香港可否自行對外來食品作認證標籤,令香港市民更有信心食用這些食品。

此外,在源頭管理方面,我們亦須加強監管現時看來安全,但將來可能變成不安全的食物。根據香港蔬菜統營處的資料顯示,本港每天有85%的蔬菜供應是來自粵北、珠三角及東莞等地區。最近,有報道指珠三角地區有近四成農田土壤受重金屬污染。據我們的瞭解,抽驗蔬菜重金屬含量的工作,一直是由食物環境?生署(“食環署”)負責,但該署的職員卻聲稱至今尚未發現任何超標樣本。然而,署方可能忽略了重金屬也會對人體構成極高風險,並引致不同的疾病,例如市民如長期進食含重金屬的食物,即使重金屬含量未有超出安全標準,但卻會在體內積聚,並可能引起不同的疾病,例如癌症、神經或腎臟受損的情況。局方作為市民健康的把關人,對於這些未來可引發慢性高風險的食物,應採取較積極主動的源頭堵截行動。除加強抽驗外,局方甚至可在適當時候,停止進口這些未能達到標準的食物,以完善食物安全,為香港營造健康城市的氣氛。

主席女士,其實,香港作為一個幾乎完全依賴外地及內地食品進口的地區,要對眾多食物供應國家及龐大的海外食品市場進行源頭監察,既不可能亦完全不合乎經濟效益,因此增加巡查次數並非良策。既然如此,我們應與來源地政府建立更緊密的信息互相通報機制,並在質量方面達成各項協議,才是理想的辦法。我們認為必須透過維持食物通報機制的透明度,確保信息正確無誤,以達致有效源頭管理的目的。我們期望透過抽查,以評估供應地有否履行安全作業的承諾,並在有需要時採取主導,通過協議賦予的權利,拒絕超標食品進口,甚至對超標食品實施全面限制,全面禁止入口。我們認為這樣才是有效管理源頭的方法。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並支持原議案及修正案。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