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 - 衛生、食物安全及福利

26-28/10/2005

 

代理主席,以下我會就衛生、食物安全及福利政策的範疇表示關注。施政報告以“ 強政勵治、福為民開” 為題, 但細心察看施政報告提及衛生及安老政策部分,我們發覺著墨非常少,令人懷疑當局是否有誠意解決現時社會上的實際問題。

在衛生政策方面,我們歡迎施政報告提到關注學童飲食習慣的問題。有調查發現,現時本港每5 名小學生中便有1 個肥胖兒童,而導致學童肥胖的原因, 除主要缺乏運動外, 還有他們很喜歡吃“ 垃圾食物”。這種不健康的飲食習慣, 長遠而言, 會增加高血壓、心臟病和糖尿病等慢性疾病年輕化的機會, 對整個社會造成沉重的經濟及醫療負擔, 情況不容忽視。透過學校、家長、食品供應商的合作, 把健康的飲食生活意識灌輸給學童是值得鼓勵的。然而, 健康的飲食習慣和態度亦應同樣推廣至長者層面。長者普遍忽略食物中的營養成分,沒有特別注意選擇食物的重要性。當局應該加強教育及宣傳, 提高長者對飲食習慣重要性的認知, 以及最重要的是向高危長者, 例如獨居老人、接受綜援的老人提供適切的支援。

在醫療改革方面, 7 月份發表的“ 創設健康未來” 討論文件強調要加強基層健康護理,專業的醫護界應該把保健及預防疾病等護理服務視為首要的工作。可是, 該文件只強調要發展家庭醫生, 加強社區治療, 未有就如何發展健康衛生服務團隊以配合家庭醫生的運作,作一個具體的安排,方案中對護士、藥劑師、營養師、治療師等專職醫療人員亦未有特別具體提及。那麼,這個計劃只會變成基層醫療化( medicalization of primary care) , 試問又如何達到“ 預防勝於治療” 的理念呢? 因此,我們認為政府應該妥善利用衛生服務團隊的功能及角色,在健康推廣及健康教育方面為社區提供協助,全面發揮以社區為本的健康服務概念。此外,“ 醫護改革報告書” 只為日後醫療改革、衛生服務勾劃出一個宏觀的藍圖, 以概念先行、欠缺具體細節的模式出發,市民真正關心的融資問題卻未有提及。我們希望政府於年底推出的醫療融資方案是經過深思熟慮,並讓市民有充分討論和發表意見的機會,就香港未來的醫療融資方案有一個整體性的參與。

我相信市民最近非常關心禽流感的問題,禽流感會否在香港大爆發呢?香港是否已汲取了上次SARS 的教訓, 提高警覺, 阻止禽流感迅速蔓延呢?對此種種問題, 我們實在有點失望, 政府在這數星期的表現, 令我們覺得準備還未充足。口服藥劑不足、疫苗欠奉; 我們既管不到禽鳥, 活雞又無須禁止進口,政府更呼籲市民不要搶購藥物, 說無須擔心, 因為有完善的通報機制及有效的防疫措施。類似這種信息, 似乎每天都不同, 令市民覺得非常混亂,造成人心惶惶。我們建議政府應該在提高警覺及對各類傳染病作高度戒備的時候,亦須向市民大眾及前線的工作人員提供有系統及清晰的信息,釋除疑慮, 令他們可以站在最前線幫助我們防疫。

代理主席,現時護士人手出現短缺,公立醫院、私家醫院及護理安老院均人手不足,這個問題不容忽視, 而歸根究柢, 是政府在過去5 年來在整體護理人力資源的規劃上出現嚴重失誤所致。政府千萬不要再以“ 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的方式,例如重開登記護士課程等手段,到頭來只是“ 治標不治本”。我們建議政府應該亡羊補牢, 盡快重新規劃本港的護理人手, 要求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增加撥款,令相關大學開辦適數的護士學位,培育出高水準的專業護士, 這樣才能配合政府推行衛生政策。

在食物安全方面,施政報告提出了綜合食物鏈管理制度,在政策及意念層面上,政府似乎終於意識到安全及質量監控必須在整體食物供應過程上全面進行的重要性。對於政府正視這問題, 我們表示歡迎。然而, 對於報告引述政策及架構上的安排,我們還感到擔憂。施政報告就食物安全制度作出了政策上徹底的改革, 而架構重組明顯是要把一切有關食物安全工作分割出來,集中在行政資源及專業處理日後食物安排事務。可是, 重組架構是為了改革,還是這架構真的可以令食物安全問題徹底得到解決呢? 今次重組是否只涉及管理,或令官僚架構擴大, 增加一些首長級職位, 令衛生福利及食物局有更多冗員? 抑或重組架構真的可以使資源調配更靈活? 這一點我們將拭目以待。此外, 我亦期望政府盡快公布重組後的高層人員數目, 還有前線人員的數目,令市民和立法會也可以真正瞭解情況,以免再被人說是“ 肥上瘦下” 。

代理主席,衛生福利及食物局的文件指出,重組後隸屬食物安全檢驗檢疫署的巡查處將由本地不同專業人士組成特別隊伍,展開對其他食品供應國家內加強巡查食品源頭的工作。我們對這政策的可行性抱有懷疑態度,香港作為一個幾乎完全依賴外國或內地食品進口的地區,對眾多食物供應國及龐大的海外食品市場進行源頭監控或監管,實際上是不可行的,亦不合乎經濟效益, 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做法。加強巡查別人並非良策, 而與其這樣做, 倒不如跟源頭政府達成更密切的信息互通及質量協議的共識, 才是理想的辦法。我們必須透過維持食物通報機制的透明度, 確保信息能夠正確無誤, 以達致源頭管理的目的。與此同時, 亦要加強本港化驗所的功能, 使它們能加強對各類食品的抽驗,以評估供應地有否履行安全作業的承諾,並且如果食品不符合標準,我們在必要時應該採取主動,對一些超標食品實施有限度入口,甚至全面禁止入口。此外,亦可積極研究對進口食品發放優質認證標籤,使市民可以安心食用。

其實,本港有機農業可提供市民較安全、健康、高質素及高檔次的食物選擇, 其理念與標籤制度很類似。有見及此, 我們希望政府能支持有機農業在香港成為可持續發展的行業。政府不但須在態度上重視,亦須提供實質支援。我們希望政府能夠以積極進取的態度處理農業政策, 給予政策上的支援,例如增撥農地、財政和技術上的支援,以配合有機耕作轉型計劃的發展,為有機農作物在香港食品市場普及化創造有利條件。

代理主席, 最後我亦想談一談安老政策。安老事務不單止關乎福利政策,與衛生政策亦息息相關。我們關注到香港的老年人口不斷上升, 長者對各類型安老院舍及護理服務的需求也日益增加。要讓長者晚年得到良好的照顧,改善安老院舍服務及維持高質素的護理服務是必需的。安老院舍提供的服務不應只停留在照顧長者個人衛生及生理需要的基本護理服務水平,而應提升至全面性護理照顧服務, 包括身、心、社、靈等各方面的照顧, 才能為長者提供一個健康晚年。社會福利界對護士的人手及技能水平有一定需求,護士的專業角色在提供整體及全面的長者護理服務中,擔當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可是, 現時政府資助院舍的撥款模式只衛重提供生理需要的基本服務,未有隨著社會對安老院舍服務及護理服務質素的要求而檢討資助方法,仍然將撥款聘請護士的資助金額維持以登記護士多及註冊護士少比例的入息中位數作計算。在資助金額有限的情況下, 安老院舍要控制經營成本, 往往只能以不高於資助中位數的薪酬聘請登記護士,甚至是健康服務助理。在薪金不吸引、晉陞機會低的情況下, 試問安老院舍怎能吸引高質素護士投身院舍工作?又怎能提升整體安老院舍的護理服務質素?

我們認為政府必須正視老化過程中長者對健康問題的需要。要提高安老院舍的服務質素,政府應檢討現行資助非牟利機構開設安老院舍的模式,調整註冊護士及登記護士的人手比例,以提高資助金額中位數,使這些機構能提供更穩定的工作環境, 令安老院舍有足夠能力聘請較高質素的專業護士,這樣才可協助安老院舍提高質素,以達致可提供全面的老人健康護理服務水平, 讓長者可享受健康晚年。

局長可能認為這建議過於理想化,但我想請問局長,如果沒有理想, 又怎能制訂出一個有靈魂的安老政策呢?

代理主席,現時為長者開設的日間護理中心約有七百多間,但這數目遠遠未能應付不斷上升的老年人口的需要。我們建議政府增加日間護理中心的數目,為長者提供更多社區支援服務之餘,亦能夠使長者積極參與社區舉辦的社交及文娛康樂活動, 協助他們融入社會, 度過健康的晚年。我亦建議中心內開辦更多護老課程,透過這些課程令長者掌握基本照顧自己的方法,無須經常依賴別人。

至於長者健康中心服務,我們曾向一些長者代表瞭解長者健康中心的服務, 他們表示現時要輪候46 個月才可在長者健康中心進行身體檢查。試問有多少長者能輪候四年多時間? 這情況實在令人難以想像。要解決眼前的問題,我建議當局必須有效及妥善運用資源,按不同地區的長者人數分配長者健康中心的名額,並就每年各區老年人口的增長與長者健康中心的名額成正比增加,以縮短長者輪候作身體檢查的時間。此外, 政府亦可參照學童保健計劃, 為長者提供類似的保健計劃。長者只須每年向政府交付適數款項, 便可接受眼、耳及牙齒等健康評估及身體檢查。此舉有助長者瞭解他們的身體狀況、更留意自己的健康, 推遲因老化而出現功能失常及患病的機會。

此外,我又建議政府為長者設立醫療安全網。現時很多非領取綜援長者的醫療收費減免機制十分苛刻,而且手續繁複。在配合公私營醫療合作的發展,政府應該積極研究“ 錢跟人走” 的資助方法,讓資助款項直接由長者自行運用,除提供較大靈活性外, 亦可讓長者有更多選擇。這種引入市場機制競爭的模式可提高安老院舍的服務水平, 一舉兩得。

代理主席, 最後, 我們關注虐老問題. 我們提出了很多安老服務問題,但虐老問題實際上卻被忽略。在香港, 虐老問題不單止屬於家庭暴力的一種,虐老也不僅在家庭內發生,在社區和院舍亦時有所聞。據新聞報道可知,由於院舍質素參差,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虐老問題,我們建議政府應該增撥資源, 加派人手巡查安老院舍, 進行定期監管, 甚至加大力度, 取消它們的牌照, 才能防止虐老的情況出現, 使長者在社區安享健康晚年。

代理主席, 我謹此陳辭。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