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基層醫療

30/5/2018

 

代理主席,我首先感謝胡志偉議員再次提出"發展基層 醫療服務"的議案,讓我們有機會再討論。除胡志偉議員提出議案外,還有6位議員(包括我在內)提出了修正案。我粗略地看過議員的修正 案,認為這次與以往就這方面的討論有所不同。

首先,大家均詳述了疾病預防和健康管理,但有趣的是,大家卻採用"基層醫療"一詞。代理主席,請不要介意我這個教書先生一如教 書般再說一遍。事實上,我們不應用"基層醫療"一詞。如果大家所說的是在社區和家居層面的健康管理及疾病預防,這才是所謂的 "基層",但卻不屬於"醫療"。當我們談論"醫療"時,其實是治療多於一切。我同意葉劉淑儀議員在修正案中提及的中醫問題。中醫在健康管理和疾病預防方面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亦能發揮一定作用。我們不單會向中醫求診......當然,我並非中醫師,不可以亂說,但中醫的角色不單在於治療,也可以固本培元,讓身體更健康,不生病。這是中醫重要的角色。

我希望透過今天的平台指出,不論是各位議員的修正案,還是議 員稍後的發言,其實均不應集中討論治療的部分。我經常強調,我們不應只談論基層醫療。如果基層醫療包括健康為本的做法,其正式名稱應該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代理主席,我十分長氣,不好意思,教書先生就是這樣。大家要弄清楚有關概念。多位議員的修正案皆集中討論健康管理或疾病預防,這是非常好的,正好回應了本年施政報告所指要加大這方面的力度。剛才有議員說道,身為公營醫療機構的醫院管理局只集中於治療方面,並投放了大量資源。我同意應加強這方面的力度。在疾病預防和健康管理方面,政府破天荒向衞生署撥出一筆巨額款項進行推廣,包括將來在葵青區設立地區康健中心。這是怎樣的呢?我要重申,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的第一個層面其實只關乎健康推廣及健康教育,別無其他。如何促進這兩方面呢?便一如母親經常說道,早睡覺、多菜少肉、在感冒時要多喝水等。凡此種種,皆純粹關乎個人健康管理,避免讓自己生病。

這次亦有議員提及第二個層面,指要多接受篩檢及健康檢查。在這方面,大家須小心。如果我們鼓勵政府資助市民進行健康檢查,即進行更多第二個層面的篩檢及注射預防針的工作,這問題不大。當然,我希望局長能爭取更多撥款為市民注射疫苗,預防最近大家皆在談論的麻疹,亦可能要為長者注射加強劑,而 40 歲以下的年輕人則無須注射疫苗。這是防疫注射方面,我們沒有問題。

不過,當我們討論篩檢時,政府便要做一件事。我同意胡志偉議員所說的設立基金資助市民。政府這次推行大腸癌篩查先導計劃及有關 HPV 的子宮頸普查計劃,其實是好事。如果政府牽頭鼓勵市民接受篩查......當然,就有關篩查,社會有一種看法。當市民響應政府接受篩查後發現患有疾病,便須接受治療,這便是所謂的 "篩查醫療化"。當"篩查醫療化"後,政府牽頭資助每名市民 100 元接受例如大腸、子宮、乳房或前列線檢查等,而如果發現有問題,政府會否認為自己須承擔治療費用呢?如果政府認為無須承擔治療費用,但卻鼓勵市民接受篩查,那麼市民接受篩查後又如何呢?在"篩查醫療化"前,篩查最主要的作用是 鼓勵市民做好疾病預防和健康管理及承擔責任,如果自己患病,便及早治療。

不過,如果政府撥出龐大資源進行篩查,便必須想清楚有否投放大量資源提供配套措施,為市民治病。當然,"病向淺中醫"。這是所謂的第二個層面,而非社區層面的基層醫療。因此,我們鼓勵市民接受篩查,如果由政府牽頭提供資助,大家便要小心。我們同時是否應該要求政府不單推廣篩查,還要涵蓋治療呢?我們需加以注意這部分。

大家甚少提及第三個層面,但我曾提及,而我的修正案亦有提及。在家居層面上,局長清楚知道。當局剛發表了香港非傳染病防控策略框架,而所謂的"NCD"其實是非傳染病,例如心臟病、糖尿病、腎病等,患上這些疾病的病人可以在家休養。政府可以在第三個層面為他們提供家居支援,讓他們在家中正常服藥、接受簡單的治療,無須住院。這是第三個層面。

在這個包含 3 個層面的框架下,社區的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是非常重要的。我這次修正案有關護士診所的建議,正正在這方面發揮很大作用。我重申,護士診所並非新事物。門診、專科門診及醫院皆設有護士診所,作用在於將病人分流,並根據醫生指示,向病人提供治療。對於在社區層面的疾病預防、健康管理、健康促進、篩檢,以及在家居處理健康問題(例如非傳染病的健康管理),護士診所其實在第一、第二及第三個層面皆能作為相當好的配套,因為護士所接受的訓練可以配合得到。

此外,其他人士(例如社區上的藥劑師、物理治療師、營養師、臨床心理學家及社工等)皆可以在不同層面發揮作用。例如,他們在第一個層面可以擔當"母親"的角色,提醒市民要早睡、多喝湯水、多喝開水等;在第二個層面,他們可以進行篩查及注射預防針,而在第三個層面,即家居健康及非傳染病的管理方面,這團隊亦可以發揮良好作用。因此,護士診所可以發揮重要的作用。我所說的不止護士個人,而是整個團隊在社區的基層醫療服務中可以發揮很大作用。因此,我提出修正案,希望大家支持當局在這方面提供更多培訓,令他們在社區上可以在健康管理(特別是疾病預防)方面發揮適切的作用。

我的修正案第二部分有關聽力問題。我曾在不同場合論述這問題。這次,議員的修正案涉及不同的服務範圍,例如牙科及中醫等。其實,根據政府在 2013 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約有 14 萬名 65 歲的長者開始聽力衰退。在 2015 年的調查中,雖然樣本較小,但結果發現約有四成 60 歲以上人士出現聽力問題。在這方面,政府做得很少,單靠耳鼻喉科的專科門診,是無法處理的。如果一個人聽力衰退,對其社交或其他方面皆會造成很大問題。

我的修正案希望政府加強資源,在第一、第二及第三個層面上在社區內做好這方面的預防工作。除了預防疾病外,如果健康管理做得好,市民亦會高興,因為在與人傾談時,有良好聽力可讓他們聽清楚對方的話。當然,對方可能聽不清楚他說甚麼,但這不要緊,只要他聽到對方說甚麼便行了。所以,我的修正案希望加強這方面的工作。我的修正案第三點關於兒童健康問題。當然,政府會反駁,指衞生署已做得很好。不過,大家都明白,雖然衞生署現時提供的兒童健康服務涵蓋小學生及中學生,但特別是兒童精神健康服務卻有多人輪候。當局可否在社區上加強這方面的篩檢,令可能患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兒童及早接受治療呢?當局可借鑒護士診所的模式為兒童進行分流或提供支援,讓他們在接受醫生診治前獲得適當的照顧。政府過去就這方面投放的資源並不足夠,而我不知道為何會由教育局成立有關中心。這樣並非不好,但食物及衞生局應正視這問題。整體而言,我的修正案重點指出,如果政府認為整體基層醫療健康服務是重要的,便應在不同層面下工夫,而人手是很重要的。我希望局長長遠可以培訓適當人手,令包括護士、醫生及其他醫護人員的整個醫療團隊可以在社區發揮疾病預防及健康管理的功用。

多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18-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