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忘六四

23/5/2018

 

主席,真想不到石禮謙議員會讀出一首這麼好的詩,我其實不知道石禮謙議員的發言要表達甚麼信息,但聽完他讀出的詩,我只能說"佩服"

我們今天的議題是"毋忘六四,平反八九民運"。我當立法會議員已有 10 多年,加上自 1989 年發生天安門事件以來我在議會外的歲月,29 年下來,立法會每年差不多都會在這個時候提出這項議案。

石禮謙議員剛才那首英文詩正正是一個外國人呼籲我們支持天安門母親,記得這件事,陳淑莊議員提出這項議案亦是一樣。我記得曾有一兩年,議會因為種種原因而沒有機會就這項議案進行辯論。不過,我相信我們不是要在這媗G論甚麼,作為立法會議員,我們的責任是把這個歷史事實繼續提出來,讓大家知道。

我剛才在座位上一邊聆聽其他議員發言,一邊準備我的發言稿。我聽到何君堯議員、石禮謙議員、謝偉銓議員及其他議員也提到,內地的局面已改變,貪污情況有改善,國家已興盛很多。然而,29 年前,的確有很多年青人想國家好,但他們的表達方式最後卻遭到血腥鎮壓,釀成六四事件,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我們有責任在這奡ˋ籈畯怐漲~青人,甚至應利用不同社交媒體讓不同年青人知道這個歷史事實。主席,這個事實是毋庸改變的。

我們每年都提出六四議案,無論議員喜歡也好,不喜歡也罷,是否平反也不要緊,我們的目的就是叫大家不要忘記六四事件。正如石禮謙議員剛才發言提出的一個重點:要記着,不要忘記。怎樣記着?在心堸O着。

我當然記着。我記得 2004 年加入立法會,坐在這堬牄戊o項議案辯論,發現只有民主派議員發言,其他議員卻不發言,心媟P到奇怪。剛才亦有不同議員提到,現在身處會議廳內的議員當年非常慷慨激昂站出來表示,那個政權所做的事非常不理想,那種鎮壓方式非常不好,現在卻可能因為種種原因,不能投票不能從心所欲地投票。他不能以投票方式表達,只能把事情放在心中,但不代表他忘記。

無論如何,我們很清楚一件事,香港還有一個優點:在 "一國兩制"下,我們每年也可提出這項六四議案。八九民運能平反嗎?我們當然希望可以。無論如何,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我們每年還可以在這塈i訴年青人,並讓內地當權者知道,六四事件並沒有消失。我有一尊民主女神像,剛才在辦公室內的儲物櫃找到,不過因為擺放太久,頭已掉下來。你看看這麼久遠的事件,我們仍以不同方式燭光晚會也好、每年在立法會提出這項議案也好不斷重提這個歷史事實讓大家知道。

剛才有同事提到,現在的年青人似乎覺得不需要悼念六四,甚或不認同燭光晚會這個悼念形式。然而,這不等於這個歷史事實就此消失。我們想帶出的重點是,立法會有責任每年提出這項議案,讓香港人記得這個歷史事實,叫大家不要忘記。當然,我們可以要求平反。

正如剛才有同事提到,劉曉波、劉霞、李旺陽等的事例,其實只反映了這麼多年來,中國民主運動或民主步伐似乎停滯不前,仍遭到打壓,這是非常不理想的。

"一國兩制"下,我們在經濟上或一些民生事務上雖然與內地有某程度的融合,但與此同時,我們應當緊記,香港還有言論自由的優勢,讓我們可以在每年差不多這個時候,提出這個對當權者來說也許不中聽的事實,提醒大家不要忘記六四;透過這個社會教化模式讓我們的下一代知道,不要讓這個歷史事實有任何機會重演。另外,這項議案的另一重點在於讓當權者知道,除了應平反八九民運外,國家政制亦應有進步,不應只採取着重經濟民生的模式,但求飽足富強。香港還有"一國兩制"的優勢,希望透過這項議案表達信息既不是辯論,也不是討論,只是我們各抒己見讓這個做法繼續延續下去。

我知道大家作出表決後,這項議案不會獲得通過。不過,主席,重點不在於議案通過與否,而在於在"一國兩制"下,我們還有言論自由,每年可重提這段歷史。作為議員,我們有責任繼續提出"平反六四"以及今年的主題"釋放劉霞",叫大家不要忘記這段歷史。

多謝主席。


 

更新日期: 2018-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