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撥款條例草案

25/4/2018

 

主席,我發言表述財政預算案("預算案")如何配合施政報告幫助香港市民。我會集中談論醫療衞生和老人服務,並簡短討論房屋問題。負責老人服務的局長在席,但我稍後才會討論與他負責的範疇有關的事宜。我先談談醫療衞生服務。

預算案實在大刀闊斧,醫療衞生服務的撥款約有 5,800 億元。為甚麼撥款額這麼龐大?當中 5,000 億元是不能動用的,因為 2,000 億元會用於十年醫院發展計劃,3,000 億元則預留給第二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所以,這些都是空數。衞生事務委員會昨天通過一筆撥款,用以開設一個職位,負責監督第一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而這些撥款是上述空數的一部分。事實上,預算案給予醫院管理局 ("醫管局")和衞生署的經常性撥款只有約 720 億元,當中 620 億元給予醫管局,100 億元給予衞生署。

當然,我們歡迎政府給予醫管局和衞生署約 700 多億元的經常性撥款,但根據政府的說法或"財爺"的看法,620 億元是恆常化的經常性撥款,會在某個年度增多或減少。當然,我們歡迎政府增加撥款,但政府不能減少撥款。此外,政府會以 3 年為一周期逐步增加醫管局的經常性撥款,使提供公營醫療服務的醫管局能更有效地規劃資源。否則,即使政府撥款 5,000 億元興建多間醫院,也會缺乏人手。主席,人手開支是經常性開支,僱主不會在員工上任 1 年後便辭退他們。所以,我們歡迎這個撥款模式,因為這個周期讓醫管局能夠進行詳細計劃,也能夠聘用足夠人手以應付服務需求。政府向醫管局撥款 620 億元,醫管局便能夠增加病床、服務和手術室節數。但是,有議員問輪候時間會否縮短?輪候時間縮短了多少?這些問題還沒有答案。

我很擔心日後只會不斷"加辛",增加的不是薪酬,而是辛苦。現時醫護人手不足、人手規劃欠佳,但醫療設施卻不斷增加。雖然大家以為醫管局有了 620 億元經常性撥款,一定能夠提供優良服務,但不要忘記,提供服務需要人手,否則輪候時間便會更長,被人責罵的只會是前線人員。所以,政府給予醫管局經常性撥款似乎是好心做壞事。我同意和支持給予醫管局經常性撥款,但政府和食物及衞生局應督促醫管局和衞生署,在人手規劃方面做得更好。此外,特首提到一種現象,醫管局 新入職員工 首兩年不設增薪點。我們已經就此爭論 10 多年,終於有機會解決這個問題。這方面的經常性開支涉及約 4 億元,我請"財爺"多撥款 4 億元予醫管局,否則一些員工便會不獲加薪,因為增加他們的薪酬需要動用 4 億元。難道醫管局要減少聘請人手?首年入職員工獲得加薪的話,醫管局便需要 4 億元經常性撥款,所以醫管局會考慮減少聘請人手。我們認為這種現象絕對不能接受。"財爺"聽不到我的意見也不要緊,我希望他的下屬聽到。政府應向醫管局增撥 4 億元經常性開支,以免醫管局日後以此為藉口減少聘請人手。我們必須留意的是,同樣地,政府只會是好心做壞事。

過往統計顯示,護士在工作 3 年內離職的人數相當多。如果增撥4 億元能夠讓入職首兩年的員工獲得加薪,便可以挽留人手,因為他們會比較服氣。他們工作那麼辛苦,沒有理由不獲加薪,加薪應有助他們繼續留任。此外,工作了 6 年至 10 年的護士離職的人數最多,這些護士經常投訴工作辛苦,而且只有"加辛",是辛苦的""。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他們還要進行臨床督導等工作,所以他們有意離職。數字亦顯示,這些護士的流失率約佔護士的整體流失率四成。在醫管局成立初期,護士職系員工每年獲得一個增薪點,即薪級表第 15 點至第 25 點。現時他們每年也獲得加薪,但他們的薪點已經改為薪級表第 17 點至第 21 點。換言之,他們會較快獲得加薪,這個做法的好處是能夠挽留這些護士。當然,護士不會只是向錢看,但既然政府有錢,不如增加他們的薪酬,令他們覺得工作不太辛苦。我希望政府考慮這一點,以便改變這種現象。我剛才提到 5,000 億元撥款會用於興建多間醫院,但我不知道人手是否足夠。醫管局的最新數字顯示,醫管局今年會聘請 820 名護士,問題是擬聘請的護士會填補離職人數,還是應付額外的服務需求?如果兩者兼得,我們當然會拍手支持,但我不相信聘請 820 名護士便能符合我們 10 多年來提出的要求,即護士與病人比例是 16 的國際標準。我希望"財爺"聽到我的意見後,能在這方面投放足夠金錢。

除了醫院護士以外,社康護士的工作也十分辛苦。政府剛才答覆一項質詢時表示,社康護士日後會增加 5 000 人次的家訪。政府會否就 5 000 人次的家訪增聘人手?但政府沒有提到會增聘多少人手。社康護士是否又要加班,星期六、日都要工作?請"財爺"正視問題,總是"加辛"也不是辦法。

我想談談精神科服務,這項服務亦與羅局長有關。政府增加了很多地區服務,也提倡精神健康服務 "去院舍化 ",以及透過 "一校一社工 " "一校一護士 "政策,幫助有精神健康問題的學生,我們絕對表示歡迎。但是,前天舉行的事務委員會聯席會議提到,青少年的精神科評估服務遇到了瓶頸,政府大致上能夠應付 0 6 歲兒童的需要,但 6 12 歲的小學學童,可能要輪候一年,其後再等 36 個月才能得到適當治療。有關工作要由精神科醫生和精神科護士負責。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2018-2019 年度,即今年 9 月入學的精神科護士學額竟然大幅減少 27%,由 190 個改為 140 個。"財爺"或局長可能認為不要緊,這是 5 年後的事,因為這些學生今年入學,5 年後才畢業,屆時我們已經退休,並離開政府。可是,屆時每年畢業的精神科護士會少於 140 名。我們都知道,這數年有一個退休潮,也正值服務增長期,請"財爺"想想辦法。政府要提升精神科服務,要制訂完善的人手規劃。

我們絕對歡迎政府給予衞生署撥款,多年來,這次撥款的增幅最多,因為行政長官表示,政府會全力推動基層醫療健康,並在葵青區進行試點計劃,所以衞生署也要增加人手。衞生署現時人手不足,增加撥款後便能進行慢性病、疾病預防、健康推廣、健康教育等方面的工作,但政府也有需要增加人手。

主席,我一直討論人手問題,可能你會感到沉悶。其實我也感到沉悶,10 多年不斷發表意見,但人手問題還未解決。要解決人手問題,除了利用撥款進行培訓,還需要經常性撥款,以維持人手供應,支持相關服務。

最後,我想稱讚一下政府, 政府將全力推行 "認可醫療專業註冊計劃"("行政規管"),我們多年來不斷爭取這個計劃。言語治療專業已獲認證,但業界擔心的是,政府沒有清楚說明細節。這項計劃需要資源,例如必須成立一個管理局負責行政規管,管理局亦可舉行聆訊及研訊,但業界希望政府承擔律師費用,讓業界安心。假如李國麟被人控告,並有可能被"釘牌",當然有需要與律師一起出席研訊,但律師費用何來?我們希望政府承擔律師費用,希望"財爺"考慮作出相關撥款。

我已發言 10 分鐘,但我還要提到,財政司司長會就安老服務作出 34 9,000 萬元撥款,但當中只有 36%是經常性撥款。換言之,當中 60%以上不是經常性撥款。這是一次性撥款,但日後是否可以改為恆常化撥款?我們擔心的是,34 億元撥款實在動聽,即政府就安老服務撥款差不多 40 億元,但原來過半數是非經常性撥款,日後該怎麼辦?明年能否延續這些服務?無論 NGO(譯文:非政府機構)、社署或在老人院工作的護士都會擔心,明年沒有相關撥款的話,能否維持足夠人手?政府需要正視這個問題,不要作出一次性撥款並推出服務,然後置之不理。"財爺"現時不在席,但他的下屬應該聽到我的意見。安老服務要有延續性,也需要良好規劃;否則,大家都會覺得安老服務並不穩妥。

我想談談老人言語治療服務。政府會撥款 6,300 萬元聘請言語治療師。但是,業界向我反映,現時言語治療師並不足夠。其實,他們可以吸納 200 多名言語治療師,但他們非常關注服務水平。他們希望NGO 及醫管局均有足夠言語治療師提供服務。臨床督導是重要的一環,希望局長關注臨床督導水平,並提供足夠撥款,使業界及 NGO均能提供高水平的服務。以吞嚥困難評估為例,這是一項非常複雜的評估,雖然現在我們都沒有吞嚥困難問題,喝水不會被嗆到,但 30 後,我們喝水可能會被嗆到,需要接受專家評估。服務要到位,服務質素也要有保障,所以,我們希望政府作出撥款,讓言語治療師安心提供服務。

安老院舍的"到院藥劑師服務試驗計劃"暫時獲得延展,但這項服務在 8 年多以來非常成功,所以我希望政府就此作出經常性撥款,不要再逐年延展這項計劃。

對於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我們當然歡迎,但有否足夠人手提供服務?很多社區復康服務都需要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和護士等,如果人手不夠,NGO 也可以加入提供服務,但長者仍然要輪候。所以,我希望局長正視人手規劃問題。

對於醫療券,我不再多說,最重要的是防止濫用的機制。我也想談談長者聽力治療問題。年紀大聽力衰退是很正常的現象,我們都希望長者聽得更清楚。可是,政府在這方面沒有做任何工作。局長,在聽力治療方面,香港的情況只是較非洲 的情況略為優勝 ,全港只有200 名聽力學家。政府應否在這方面增加撥款,改善長者的聽力問題?預算案沒有相關內容,希望局長考慮爭取相關撥款。

最後,我當然要談談房屋問題,在預算案中房屋政策乏善可陳。雖然租管是需要處理的重要問題,但預算案沒有提到相關撥款。(計時器響起)我希望大家在香港安居樂業。

多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18-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