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推展廣深港高速鐵路西九龍站"一地兩檢"安排的後續工作的議

1/11/2017

 

代理主席,今天是討論根據《議事規則》第 40(1)條提出的中止待續議案。上星期的會議結束後,一位時事評論員的說話提醒我看看整項議案的內容,我也少有這麼努力的。容許我用少許時間讀出政府提交的議案,因為上星期那位時事評論員說,政府今次提交的議案由始至終根本不是討論高鐵及 "一地兩檢 ",而是討 "三步走"。我的發言時間還有 10 多分鐘,讓我先用少許時間讀出議案。

政府今次提交的議案題目是 "有關推展廣深港高速鐵路西九龍站 '一地兩檢 '安排的後續工作 ",這項由陳帆局長提交的議案是說,"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於西九龍站進行香港及內地的清關、出入境及檢疫手續的安排(下稱'一地兩檢'),本會支持特區政府依據於 2017 7 25 日公布的'三步走'建議,推展'一地兩檢'安排的後續工作,包括與內地達成《合作安排》,尋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決定予以批准及確認,然後展開本地立法工作,以達致高鐵香港段在 2018 年第三季通車時可在西九龍站實施'一地兩檢'的目標,以發揮高鐵香港段最大的運輸、社會和經濟效益,為乘客帶來最大的便利。"

我再三閱讀議案後,想起那位時事評論員所說的話,政府把議案提交立法會,由始至終根本不是希望我們討論是否支持高鐵及"一地兩檢"。套用同事剛才的說法,政府是尊重立法會才提交議案,告訴議員政府希望用"三步走"的方案推行"一地兩檢",徵詢議員是否同意採用這種方式。毛孟靜議員說她不同意,所以不用討論。我也覺得不用在此討論這項議題。為甚麼?根據同事給我的資料,行政長官在 10 26 日說,她尊重立法會才向立法會提交議案,供議員討論。如果議員在辯論期間"拉布"談不攏,基於時間限制,便不用理會是否尊重立法會,政府"不排除"同步啟動"三步走"方案。政府是用"不排除",我是照讀出來的。換句話說,是否討論此議案根本無關重要,只是禮貌上為了尊重立法會才這樣做

我們用了差不多兩天的會議時間,再加上今天討論這項議案,為何政府要問我們可否用"三步走"的方式呢?這引發我得出一種看法,讓我用一個比喻來說明。政府代表香港人,邀請內地租用香港的地方進行清關、出入境及檢疫工作。政府問香港人可否用這樣的方式邀請內地來港租用我們的地方,並先徵求人大的確認及批准後,才提交立法會立法。然而,直至今天,我們也不是在討論"一地兩檢",所以,代理主席,你是正確的,立法會不用討論"一地兩檢",因為稍後可能有機會討論。但是,政府說了這麼多,為何在此階段卻要求我們討論這議案呢?我覺得政府無須在這階段提出這項議案並花這麼多時間討論,所以我支持毛孟靜議員提出的中止待續議案

其中一個理由是,我相信議員不太在意討論政府應否使用"三步走",司長是在7 25日提出"三步走"的方式,主要是希望香港與內地......

我由始至終也說我不支持政府的議案,但我支持毛孟靜議員根據《議事規則》第 40(1)條動議中止待續議案。當然,你說我偏離主題,但我有需要解釋政府的案,因為我要解釋為何無須在此討論此議案。我並不是說,因為我們稍後一定會輸,所以之後可以再討論政府議案的內容,我是說,我必須指出這個議案的內容,以及為何今次無須討論此議案,因此我支持毛孟靜議員根據《議事規則》中止此議案辯論。我覺得我的立場很清晰

不過,我作為教師,也很明白午飯後到了下午 2 時、3 時會感到疲倦。我希望代理主席在我闡釋內容時專心一點,聆聽我為何覺得無須討論這項議案。我感謝你打斷我的發言,現在讓我再繼續談司長的說話,幸好我手上有講稿,讓我說下去

我剛才說的"三步走",是香港邀請內地租用香港的地方,我強調,是香港邀請內地,內地沒有說要這樣做,這就是"三步走"。為何要在此討論這些地方?根本無須討論。為何我會這樣說?第一,"三步走"的形式是,內地與香港特區達成《合作安排》。特區政府代表香港人希望能夠代表,因為我們的特區首長不是直選產生的跟內地討論這些安排,立法會不能說贊成或反對,對嗎?我記得有時 評論員打趣地說,贊成的議員聯署寄信給政府表示贊成便可以了,何需立法會浪費那麼多時間討論呢?這正正說明,其實"三步走"中的第一步已無須經我們討論,政府問我們取民意,雖然有幾位前議員被取消資格,但我相信民主派所代表的民意是不少的,最低限度有過半數。我們的民意很清晰,政府還要討論,是否有需要呢

根據司長所說,第二步便是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批准及確認《合作安排》。這亦與我們無關,無論我們贊成或反對,司長根本亦要進行所謂procedural的一步,通俗一點說,即是怎樣亦要"走一轉"。第三步才是立法會立法,按照司長的說法,是香港特區透過本地立法實施

政府有否必要在現階段在立法會討論"三步走",尋求我們的支持呢?代理主席,我有保留,我認為絕對沒有需要,因為不論我們是否支持政府,正如我剛才的說法,政府代表香港人請內地租用我們的地方,行使這些權力,其實無須在這堸Q論,因為不論我們是否贊成,政府也會照做,為何要在這堸Q論呢?我真的不太明白。所以,毛孟靜議員的做法是好的,與其一早討論,不如先中止辯論,這便是我的邏輯

最後,議案有9位議員提出修正案,當然,我不會那麼無賴,讀出該9位議員的修正案內容,我有15分鐘發言,無須這樣"拉布"。但是,綜觀那9位議員的修正案不外乎幾點,第一點,他們集中說無論是"三步走"還是在"三步走"後推行的"一地兩檢",政府基本上都沒有進行公眾諮詢。第二點,他們不贊成"一地兩檢",代理主席,如果他們由始至終也不贊成以"一地兩檢"的方式進行清關、檢疫和出入境等工作,政府問我們是否支持,我們又要在這堸Q論,是否浪費時間呢?所以,對於議案辯論應否中止,我的邏輯很清晰,我們做教書的,很有責任感,邏輯思維要清晰,說話要清楚。

此外,有議員說政府的"一地兩檢"方法,又或"三步走",其實無須問立法會是否支持,因為根本違反了《基本法》,第十八條,第二十二條,第二十條也違反了,政府又未能解釋,我們還應再作討論嗎?議員的修正案提出的另外一點,是"一地兩檢"違反了"一國兩制",是不可行的。綜觀 9 位議員對於政府議案提出的修正案,均集中說這 4 點,而這 4 點又與"三步走"沒有直接關係,既然說得那麼複雜和混亂,我相信我比鄭松泰議員還要混亂,亦可能我有點老人癡呆和愚蠢,所以覺得如此混亂,我認為真的無須在這堸Q論,為何我們仍花那麼多時間討論呢

再者,政府希望得到立法會的民意授權,這是不爭的事實,無論你是大多數或少數,建制派或民主派,我們是有民意授權,是選出來的,雖然我屬於"妖魔鬼怪功能界別",我也由我的界別選民選出來的,有很多票。政府問我們是否同意"三步走",我也只會說同一句說話,就是政府沒有必要問我們是否同意"三步走",我們根本不同意"一地兩檢"的做法,那麼是否採用"三步走 "又何需在這堸Q論呢?代理主席,這是相同的邏輯。所以,我相信此事根本由始至終無須討論

退一步想,為何有這個討論呢?我懷疑會否是政府的攻心計,先在現階段拿出來討論,讓我們集中火力討論"一地兩檢",因為政府大部分市民支持 "一地兩檢 ",而我們屬少部分人士也討論 "一地兩檢"的話 ,在數天內便可說盡 "一地兩檢 "的好處和壞處和政府的做法,討論後便黔驢技窮,日後完成"三步走"進行立法時,在法案委員會上,政府便可說我們的意見早已表達,了無新意,無須多談,"一地兩檢"是可行的

政府邀請內地租用我們的地方,說在我們這個家中實施 "一地兩檢"是好事,但政府會否這樣做真的不得而知,當然,如果這樣做又跟議案無關,代理主席,我知道,不過,如果那麼多事與這項議案無關,為何還要在這個時候討論呢?所以,我絕對贊成毛孟靜議員根據《議事規則》第 40(1)條動議中止待續議案。

最後,我想說一句,"林鄭" 政府的競選口號為"同行""we connected"......不好意思,"ed"是我加上去的,我未能像劉家傑的發音那麼好,應該是connect。新一屆政府做了那麼多工作,它還有 4 年多任期,而我們還有兩年多三年任期,我希望我們可以一起坐下來,嘗試 "we connect"。其實,"一地兩檢" "三步走 "不一定在立法會討論,我們還有其他場合可嘗試"we connect"。討論完畢,最後高鐵便能迅速到達福田、北京或溫州,如果市民要乘搭便乘搭,不乘搭便不乘搭,這便是民生,

 代理主席。我不經不覺已發言 14 分鐘,應該差不多到"阿廷"了。多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18-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