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普通科門診服務

6/7/2005

 

主席女士,我們今天討論的議題是由長者深宵排隊8小時以上輪候普通科門診診症籌的荒謬事件所引發。究竟病人輪候時間極長,是否正正代表了門診服務有所不足呢?據我瞭解,部分分時段派籌的普通科門診表示,每天剩餘不少診症籌無人領取,這包括了下午和晚上的診症籌。按道理來說,服務供應本屬正常,但為何仍有不少長者須深宵排隊輪候診症籌呢?

其實,先到先得的派籌方式與缺乏安全感的使用者之間,出現了管理上嚴重的心理錯配問題。我們要明白,普通科門診病人大部分是65歲以上的長者,當中大部分均須全盤依賴公營醫療服務,以維持他們這些低收入或長期病患者的需要。由於診症籌配額有限,先到先得的派籌方法,不能保證他們可以得到唯一的診症機會而令他們安心。故此,現行制度根本是不可行的。先到先得的派籌方法反而令服務本來已相當緊絀的普通科門診,製造了服務供求不足的問題、透過須提早輪候派籌這個競爭劇烈的假象,加上長者一般傾向有早診的習慣─他們覺得越早排隊輪候,越保險和越安心。這種先到先得的方法無疑加劇了此類心理─傳遞了一個錯誤的信息,鼓勵他們盡早排隊,令他們認為越早排隊越有利,造成了一種“鬥早”心態和“鬥早”排隊潮,無限地延長了派籌的時間,加劇了問題的嚴重性,使長者不必要地飽受風餐露宿之苦。我覺得現時的派籌機制其實完全沒有作用,這事實反映了管理層在服務管理和行政方面的極大漏洞,資源錯配造成了普通科門診在上午、下午,甚至夜診時段使用率不均,這不單止浪費寶貴的人力資源,亦極有可能令部分病人因這漏洞而被拒諸門外,未能獲得應有的診斷,使基層病人成為這僵化制度下的受害者。

主席女士,為人詬病的派籌制度反映了管理層的嚴重失誤,先到先得的派籌制度所衍生的問題,雖然不能代表普通科門診服務的質素欠佳或不足,但對門診服務有一定的影響卻是事實。無論如何,當局必須首先改革派籌制度,並從行政管理方面入手,積極探討及改善服務質素,使基層健康服務得以延續。

事實上,今次的事件引起我們關注的是,派籌背後普通科門診的管理質素,以及醫療政策方面的兩大問題。政府必須率先調查本港74 間普通科門診服務,在這段時間或過去一兩年時間內,究竟有多少病人因未能獲派診症籌而導致無法就醫?政府必須提供因未能獲派或得到診症籌而無法即日接受治療的病人數目及有關數據。利用有關數據,我們可以清楚知道派籌制度及資訊通報這等管理漏洞,導致了多少人不能當天便可獲轉介至其他地方或獲得他們所需的求診服務,以致遺漏了他們,令他們得不到適當的治療。

據瞭解,普通科門診的診症處並沒有中央統籌機制,只能各自統計此等類似的數據。究竟全香港、九龍及新界有多少人因拿不到診症籌而未能就診?這些數據基本上是欠奉的。政府必須搜集此類數據,分析服務受阻的原因,盡快重整管理策略,並為基層健康策略重新定位,以及考慮增加或靈活調配現有的資源,因為7個不同的聯網便會有不同數量的需要,所以要根據這些需要而再度調配資源。我希望“鬥早”輪籌,而某些時段卻沒有人輪籌的浪費情況可以避免。

有關的數據還可以讓我們思考的是,除了管理質素外,普通科門診是否存在政策方面的漏洞。其實,普通科門診服務在醫療資源被大幅削減的政策下,診症數量已經大減。正如剛才亦有議員提過,病人增加,資源卻減少了,因而造成這個問題。大部分區域和其他時段可能已經飽和,但有些區域卻可能沒有人到來求診,導致部分基層病人無法享用一些基本及應該有的醫療服務。

主席女士,醫院管理局(“醫管局”)自2003年7月開始接管壎芵p後,普通科門診引入了家庭醫學模式,原本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可是,相對來說,家庭醫學模式強調的是診症時間偏長,可能由於資源問題,令派籌的數量減少了,以致這原本能為社區預防性治療開展新路向的好措施,卻可能反過來變成新的障礙。近年,醫管局把專科門診部分病情穩定的舊症病人轉移至普通科門診,這無疑亦加重了普通科門診或街症服務的負擔,這些長期病患者雖然希望得到貼身的照顧,但正如剛才有議員提及,因為減少藥量而無端加長了派籌時間,不必要地增加了輪候的次數,這各方面都出現了一些問題。每年,對於這些改變,普通科門診並沒有獲得大幅增加醫護人手,因而對普通科門診造成了一定的壓力。政府如要改善普通科門診的服務質素,以上提及的人手及資源問題均屬首要考慮的問題之一。

主席女士,要真正改善普通科門診服務,政府除了要檢討行政管理和服務流程外,亦必須從政策方面茪漶A重新調配資源和人手,令普通科門診可以把醫院第三層的中層服務及基層服務有效地連貫起來,以達致各項醫療服務轉介的目的,令病人能得到適切的治療。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支持鄭家富議員的議案。

 
更新日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