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忘六四,平反八九民運

7/6/2017


代理主席,此議題在立法會討論多年,如果我們今天還 在爭論六四事件曾否發生,我會覺得很奇怪。作為一位教師,或說得動聽一點是學者也好,我認為這是歷史事實。我記得每年到了差不多時候,中國都會悼念南京大屠殺的死難者。有同事剛才都提到此事,這是中國歷史的一部分

我們小時候修讀中國歷史現時中國歷史好像已不是一門必修科了解到當中有很多不同的事件,例如秦始皇焚書坑儒,是我們曾經學習過,亦是記載在書中的。我想沒有很多香港的學生喜歡修讀歷史科,因為他們覺得歷史沒有甚麼用處,以香港人的觀念說得粗俗一點,修讀歷史科是"搵不到食",讀完了不知可以做甚麼工作

然而,在外國,例如歐美國家,修讀歷史是很有用的,因為歷史令我們思考很多事情,亦為我們提供了一些事實。黃碧雲議員今天提出的議案其實民主派議員每年都提出同樣的議案因其他原因,可能有一兩年沒有機會在立法會討論。無論香港人或其他人是否喜歡聽到也好,我們會告訴他們這是一個事實

二十八年前的 6 4 日,當權的共產黨政府派軍隊開槍射殺自己的人民,無論一些人是否喜歡都好,這是事實。其他人可以嘗試說沒有這樣的事、哪有事情發生、沒有人死亡,我記得 28 年前有一位袁木曾經這樣說,他可以這樣說的,但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事實

正如有議員剛才說,我們這一代經歷了這個事實,我們的下一代可能很幸運不知是否幸運了,這個用詞可能不太好沒有經這個事實,但這都是一個事實。我們討論的是"毋忘六四"的議案,應否引申到平反這個歷史事件的討論呢?這是另一點。可能有人會不同意,說歷史又何須平反呢?然而,我們正正看到這樁事件令我們這一代有一個歷史的傷口,就是當權的政府竟然以不同的原因,派軍隊射殺自己的人民。我相信這是一個事實

我說出了眾多事實,無非想帶出一點,就是這既然是一個歷史事實,我們不可能忘記亦不需要忘記。香港有一個好處,就是28年來 讓我們從不間斷地重提這個事實,"在傷口上灑鹽",令我們記得曾經發生這樣的事情。有人悼念、感覺傷痛,有人選擇忘記,有人表現出不同的嘴臉,這是個人的選擇。但我想在此清楚告訴市民大眾,尤其是可能沒有經歷這個事件的年青一代,這是歷史事實

1990 年之後出生的朋友,可能只聽聞過這個事件。好像我們修讀中國歷史般,我不知道甚麼是焚書坑儒,我亦好像沒有經歷南京大屠殺,但我知道可以看到有關的相片、史畫,有人把事情寫下來,亦有史學家把事情記錄下來。古代史及近代史都是歷史,年青的朋友今時今日可能選擇以其他方法來看這樁事件,但在中國歷史堙A我們不應該忘記這個歷史事實之餘,也幸運地在香港,28 年來還可以很自由地重提這個歷史事實,是悼念,是在傷口上灑鹽,或說成是甚麼都好, 仍然可以這樣做

每年的 6 4 日,我希望香港的朋友仍繼續有機會重提和討論此事,指出多少年前的 6 4 日曾經發生這樣的歷史事件,並加上自己的感受,使用一些如 " " "不開心 " "要平反 " 。所以,黃碧雲議員今天的議案是值得我們支持的,我們一定要重提這個歷史事實,不能竄改,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要忘記這樁事件嗎?頗困難,我覺得應該要平反,這是大家作為中國人都想看到的事情

第三點,希望我們繼續有言論自由,讓這個事件繼續在香港流傳下去,不被人竄改及忘記。在香港,每天、每年都可以這樣做,正正能讓香港人知道我們還有言論自由。

多謝代理主席

 

更新日期: 2017-7-18